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韩建华:心中的守拙园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7/5 11:54:42  作者:韩建华 编辑:M  


图片来源:网络

  我常想,修炼自我才能遇见最好的自己,只有遇见最好的自己,才有可能遇见人世间的美好。2019年初,我用全部的爱恋努力寻找一个心灵的桃花源,于是,上苍让我遇见了守拙园。 

  来守拙园,是我来皖南之前备课中的一个重要环节,而今,她就要向我张开胸怀了,你不知道我内心有如何的激动!这里是陶村,是陶渊明故居,“开荒南野际,守拙归园田”,守拙园因此得名。

  烟雨蒙蒙,多少亭台,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油菜花初开,这一切组合成一副流动的桃花源图。

  小时候在《桃花源记》里初识陶渊明,长大以后特别是进入中年,这位五柳先生的闲适自得、独善其身、清高狷介的品格深深影响着我。辛弃疾这样赞美他,“晚岁躬耕不怨贫,只鸡斗酒聚比邻。都无晋宋之间事,自是羲皇以上人。千载后,百遍存。更无一字不清真。若教王谢诸郎在,未抵柴桑陌上尘。”

  我记得读后我异常感动,还有一首和“两袖虽轻不怨贫,却将梅竹作芳邻。怡情总向云边月,倾泪更陪卷里人。天不老,梦犹存,乐同鸟雀共天真。荼蘼落尽东流水,留得诗心不染尘。”虽然我深感自己不配和如此高尚古贤人的诗词,但也算我对之做一次高山仰止吧!苏东坡说“欲以晚节师范其万一也”,对于我来说,师范哪怕只是万万万一,足矣!心灵上能与如此高尚的古人万万万一的相通,是我今生最好的遇见,能有如此遇见,幸甚至哉!


图片来源:网络

  写到这里,我无比感慨,感谢学习,尤其是古典文化的学习,为我心与古人之心搭上一条路,走在这条路上,灵魂是宁静的、自由的、舒展的、坦荡的,可能任何的修饰语都不能足以表达。真真是“微斯人,吾谁与归!”

  生活中我极其讨厌刻意人脉,喜欢顺其自然,不附庸权势,不追逐名利,努力做本色的自我。虽然久在尘世积习深,但努力做到且行且拂尘,且行且修心。喜欢“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的意趣,让“左手工作右手学习”成为常态。

  说到学习,我感谢它给我带来的欢喜,我喜欢独处,在清静中工作学习,陶冶自己,提升自己。整个一所大园子,我没遇到其他一个游客,我便受用的无边的清幽了。拾阶而上走过御赐的守拙园大牌坊,转角通幽处一方巨石上刻着《桃花源记》,石刻边是盛开的一树桃花,石下是一潭清水,鱼儿自在悠闲,心,被眼前的遇见融化了!

  我在守拙园的时空里,心里背诵着《桃花源记》里那些句子,阴雨绵绵中,独自一人,我没有一丝恐惧感和孤独感,却感觉古代的贤人就在我左右,正如辛弃疾所言,“须信此翁未死,到如今凛然生气”,这种凛然之气影响着后人。我想起台湾作家陈冠学,辞去教职重归故里,过着晴耕雨读安贫乐道的生活,我在工作之余读着他们的作品,每每都是异常的感动,此时行走在守拙园,我正和他们灵魂合而为一,正一起穿越千年的时光!

  不来江南,你永远不会遇见传说中的蒙蒙烟雨,永远也体会不到她给人带来的柔情,此刻江南的烟雨柔柔地打湿我的眼眶,流淌进我的灵魂深处!我走在故渊池边,细细体会“羁鸟恋旧林,池鱼思故渊”的况味,不远处的白墙黛瓦倒映在池水中,又何尝不荡漾于我的心池之水呢!

  我穿行于小菜畦里,俯下身透过露珠看黛色的马头墙,慢慢体会“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的惬意。我登高远眺,群山悠然,尽在云雾缭绕之中,近处的徽派建筑错落有致,伏在木制的栏杆上,远近相闻鸡犬声,各种鸟啼声,菜园绿意无边,故渊池微波粼粼,我一个人坐拥清凉,我欲大声呼唤又止,唯恐惊了天上人!

  回来后,我们单位要求在“学习强国”平台上学习,我偶然间在《慕课》栏目中看到南京大学教授莫砺锋的关于陶渊明讲座,这让我在工作之余一次又一次地开启“后旅游”期,止不住一次次回忆守拙园,想起那位令后世人无比敬仰的五柳先生。

  我在单位图书管里找到陶渊明诗集,如获至宝,正如辛弃疾所说“读陶渊明诗不能去手”。

  我还要说一遍,遇见最好的自己,才有可能与一切美好相逢!

  我庆幸自己身在红尘,心却化外一方。我常常和我儿子说,“你妈妈的事业刚刚开始,你妈妈的学习也刚刚开始”。遇见如此值得终身学习并以此教育后人的古贤德之人,让我不见贤思齐很难!

  据说在全国范围内,至少有其它五个桃花源与其争之说,但无论哪一处真正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都是当地人对美好的向往和追求,如果再多一处,那就是我努力筑就的心之桃花源。

  此时,我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在今后的日子里我要顺着桃花源这条美丽的线索,感受每一处桃花源,在理想的乌托邦里,在心灵的沃土上,细细耕耘,修篱种菊,让心更净,意更远,情更纯,洁净,从容,真我,方不失五柳先生守拙之本意。

  “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