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徐洪:百年前的抚顺车牌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9/7/1 9:01:01  作者:徐洪 编辑:李丹  
[导读]:上世纪初,抚顺陆路运输曾广泛使用木轮马车、铁轮马车、胶轮马车。清末民初,以结构笨重,行驶缓慢的马车为货物运输的主要工具。

   上世纪初,抚顺陆路运输曾广泛使用木轮马车、铁轮马车、胶轮马车。清末民初,以结构笨重,行驶缓慢的马车为货物运输的主要工具。

  新中国成立以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后,抚顺的公路建设四通八达,运输工具更是不断更新迭代。如今,私家车逐渐普及,人们出行及货运更加便捷。然而你见过百年前抚顺的车牌照吗?这里让我们共同欣赏一下。

  (图一)

  图一是大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的车牌。清末民初以前,抚顺地区与东北其它地方一样,还没有汽车,铁轮马车成为客运和货运主要运输工具。抚顺是奉天(沈阳)通往兴京(新宾)的要道,还有南通本溪、北至铁岭的干道。当朝对驾车营运进行管理,缴纳一定的捐款后,方可营运,类似于今天的营业许可证和车牌照。

  根据记载,清末奉天省列为国家税者26种,地方捐58项。其中抚顺开征的国家税有:田赋、盐厘、契税、矿税、统捐、木税、茧丝税、当税、牙税、斗秤贴税、烟酒税、牲畜税等12种。开征的地方捐有:亩捐、车牌捐、商捐等12项。

  抚顺自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10月开征车牌捐。四套牌收捐小银元4元,三套牌及轿车牌收捐2元。抚顺县1910年(宣统二年)征收车牌捐11800元。抚顺自1908年(光绪三十四年)开征人力车捐,每车每月收捐小银元5角。

  (图二)

  该车牌照铜制,方形,巴掌大小,上方有一小圆孔,为穿绳悬挂或用于钉固的钉孔。正面枝叶圈围的六边形内,镌刻有阳文“光绪三十四年度起大车马牌通顺期满作废捐银一元”字样,竖向右读楷书。背面窗状几何图案内刻有阳文“奉天省/度支司造”字样(图二)。古朴老成、保存完好。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正值抚顺建县,此前抚顺先后归承德县和兴京县所辖,但一直隶属于奉天。该车牌既然为奉天发行,自然也在抚顺地区使用了。(图三)。 

  (图三)

  这是一枚民国元年(1912年)抚顺的骡马车牌。与奉天车牌相比较,这是个圆形铜牌,正面图案文字也有了变化。上端穿孔两侧多了“财政”二字,左右下三面用米字花图案围成的方框內,阳文楷体刻着“民国元年抚顺煤矿区骡马车牌有效期内使用捐一元”字样。也是交一元钱就可以办理马车的营运牌照。抚顺牌的背面没有图案,仅有一串“0251”的数字,应该是流水编号,类似今天车牌号码。图四便是上个世纪二十年代千金寨“日人街”内营运的 “马车的士”。


  (图四)

  抚顺是以煤炭采掘而发展起来的城市,清末“日俄战争”后日本霸占了整个抚顺矿山,开始疯狂地掠采抚顺的煤炭资源。民国元年炭矿刚刚兴建瓦斯发电所,电力运输还没有形成规模,矿山运输成为煤矿的重要行业。坑下靠矿工肩挑背扛,出坑后全靠骡马车运输。不难想象当时抚顺炭矿各个坑口,以及周边公路上成群结队的运煤马车。抚顺宝贵的资源就这样被一车车运出了矿山。

  图五这枚老明信片,以半年为单位纪录了明治40~42年(1907~1909年)上半年,抚顺炭矿的产量与贩卖量。该日制片真实记载了日本占领抚顺煤矿最初几年的掠煤情况。从图中我们可以看到,从1907年开始,在两年半的时间里,抚顺煤炭的产量从9万吨到33万吨的快速上升,反映了这几年炭矿惊人的掘采速度。而这些煤炭出坑后就全靠骡马车运输了。  

  (图五)

  图六是一枚民国三年(1914)的车牌,较之图三民国元年的车牌有了明显的变化。首先是造型改成了八边形,车牌的正面去掉了字框,增加了周围的装饰图案;最重要的是“捐银”提高到了三元。据史料记载,这一年抚顺炭矿开始在煤田最西端的古城子实施露天掘,该处煤层埋藏最浅,易于露天开采。随着炭矿不断剥离扩采,大量的土石方需要外运,矿山的运力需求大增。而到矿山从事营运的车辆也日益增多,矿方借机提高“捐银”,以此来搜刮百姓民工的血汗钱。

  (图六)



  小小车牌反映了百年抚顺煤炭史,也记载着抚顺先人生活的艰辛。特作小文说给世人听。(作于2019年1月8日星期二)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