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莫道桑榆晚之二:记抚顺市《爱之声》合唱团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6/11 9:06:04  作者:黄裳 编辑:于小一  

  (纪实文学)/黄裳

  这里没有迟暮的岁月,只有蓬勃的年华,透过动听的歌声,每一朵晚霞都绽放出别样的风采,那么绚烂,那么深情。------ 题记

  二、 《蓝色多瑙河》

  “春天来了......” 这个冬天,我是在这首经典乐曲声度过的。

  合唱团要筹备五年团庆汇演,选定了一个高水平的合唱曲目《蓝色多瑙河》。这首在维也纳金色大厅唱响的经典歌曲,着实考验这个业余合唱团的演唱水准。

  新歌开练,从唱谱开始。 高瑞民老师一边啧啧称赞这个团的音乐素养好,一边竖起拇指 。

  “给你们点赞啊,真牛!每次教唱,几遍就能拿下来。”高老师一脸满意的神情,幽默地说道。然后又问一句:

  “大家能忘不?”

  “能---!”学员们齐声回答。

  一阵愉快的欢笑声,充溢了课堂。

  记忆力这东西总是和年龄挂钩的。老师教的认真,学员也很刻苦,人人都很勤奋,一周除去两个上午的教唱训练,学员们吃饭睡觉时都不忘记在大脑里复习歌曲的旋律。但是,还是经常出现差错。 

  团长着急,声部长更着急,因为谁也不想让自己的声部落后。各个声部长想尽办法,在群里发每个字的发音,每个叫不准的节拍的唱法,再把吴灵芬指挥的原唱发给大家。让大家随时随地的反复温习,努力往脑子里储存信息,熟烂于心。一时间,学员恍如掉进流动的旋律里,有学员戏称,每天仿佛都在与《蓝色多瑙河》谈恋爱,还写了一首词来描绘大家的状态 :

  长相思·戏说

  朝琢磨,暮琢磨,萦绕余音细品多。谁人似入魔? 

  坐吟阿,行吟阿,梦里春光多瑙河。爱之声恋歌。

  只是,每到上课时大家耳朵听着伴奏,眼睛紧盯着谱子上自己的声部,生怕唱串了旋律,唱错了词,唱跑了音。尽管高老师的指挥专注、激情、充满活力,但是谁也顾不上理会老师指挥时的节奏和传递出来的情绪。一段时间下来,教室里的和声怎么听,都是把多瑙河的春天唱成了东北农忙时节割麦田的节奏。

  有一天,高老师终于忍不住了,将舞在半空中打节拍的手停了下来:“你们不能让我一个人自个儿在前面陶醉啊!”

  高老师擦了下额头上的细汗。“多瑙河的水是碧蓝清澈的,春天,要轻灵,要清新,要有美感啊!”他用一脸沮丧的神情,无奈地说。

  教室里没了一丝声音。此刻,大家的内心也是一阵懊恼,一阵焦急,一阵羞愧。

  一见大家的表情,高老师又耐心地说:“你们要学会跟着指挥的节奏、情绪走嘛”。随即他抬手捋了下背头,一扬眉,用调侃的语调笑道:“我觉得自己挺精神的,年轻时也是帅小伙,怎么就没人看我一眼呢!我有那么讨厌么?”

  “哈哈......”一阵哄堂大笑。教室里的氛围立时轻松活跃起来了。

  我渐渐发现,每次当大家唱歌表述的情绪走入误区时,高老师都会用睿智幽默的语言边调节气氛,边引导大家如何把控好乐曲的精髓。

  北方第一场清雪洋洋洒洒飘落时,我结束了一次外地采风活动,赶去上课。

  外面的气温已是零下,落雪的清晨,一片洁白,空气显得格外的干净、通透、清新。但是交通因为雪的光顾有些堵塞。

  提前一个小时我从家里出发,伴着“咯吱咯吱”踏雪的声音,嘴里呵着冷气,不时脚底停顿一下,绕过地上湿滑的路面。

  一进课堂,只见绝大部分人都已经到齐了。此时,陆陆续续还在往里进人。

  这段时间有流行感冒,友说,她前几天感冒刚刚好。

  九点钟一到,团长吉春华便站在了前面。

  “今天王老师感冒发烧,在家里起不来了,高老师正在来的路上,我来领大家练声。” 她面含春风,微笑着对大家说。  

  吉春华团长个头不高,说起话来字清声润,干净利落,精力充沛得让人猜不到她的年龄。其实,她在2006年就是这个团女低声部长了,后来又任合唱团团长。吉团长的音乐修养极好,美声音域宽润,女高、女中驾驭自如,从她标准口型里发出的声音,即优美又纯正,而且看她指挥时给的手势,也是准确细腻,节奏鲜明,使人瞬间感觉到她身体里蕴涵着一股如年轻人一般的巨大的能量和活力。   

  同往常一样,全体起立,练习音阶发声,一个循环声部下来,大家纷纷脱去厚重的外衣,气血畅通也让身体不断散发出热能,吉团长擦了擦鼻翼上的汗,我也借机打开保温杯润口水。

  吉团长是个责任心很强,做事也非常认真的人。其实,这几天她也生病了。她拖着略带沙哑的嗓音,一边领着练声,一边用眼角的余光瞥着窗外的大门口。很快,二十分钟过去了,还不见高老师的身影。团长面带笑容,一边翻着谱台上的谱子,一边用掩饰不住的几分焦急和担忧的语调小声嘀咕:“雪天路滑,可能路太拥堵了。” 

  一层厚重的忧虑笼罩了我的心:这样的天气,这样难走的路,一位古稀老人怎么来啊!?正担心时,只听团长眼睛看着窗外,边打着节拍,边用兴奋的语调说:“来了”!

  “哗......”高老师走进来的那一刻,教室里爆发出一阵潮水般的掌声。 

  我心里立时涌起一股热流,一种感动,竟有些泪湿。为这样一位有着执着追求的老艺术家,也为教室里这些已近暮年却仍向往美好生活的学员们。 

  “春天来了,多么美好 ,多么美好 ......” 

  今天的《蓝色多瑙河》似乎是这么多天里唱的最顺畅、最有情感、最富有春天气息的一次。每一个音符里都跳动着春日里明媚的心境,小草萌发,鸟儿在丛林里嬉戏欢叫,蜂蝶起舞,河水碧蓝澄明......高老师往日脸上焦急无奈的表情换成了欣欣然的神态,春华团长也舒展了紧缩的眉头,大家惊喜地听到,从每一个声部中汇聚过来的声音,都带着春潮涌动的信息。

  这歌声深深感染了我,让我的脑海里不时浮现出盎然春日的画面。 

  这里的每一位歌者,都曾经在重要的工作岗位上为社会贡献过自己的最好时光。但是,他们并不是转换了角色便颓然了生活,当岁月荏苒迟暮的年轮时,他们更懂得将自己活成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纵使连根拔起,也能重新栽种,心向阳光,换一种形式,继续葳蕤生长。

  我想象不出,有一天,在炽热的美光灯下,在阔大的舞台上,像《蓝色多瑙河》这种在维也纳世界顶级音乐殿堂里演唱的歌曲,可以从这样一个简陋的教室里演练成型,由这样一群已过半百、花甲及至古稀、耄耋之年的老人口中演唱出来,会带给观众一份怎样的感动。此刻的我,坐在这里只能深深感受到每一片遇到过春天的秋叶,依旧激情奔放,欣欣向荣。从他们执着追求的精气神中,我能领略出一种让很多年轻人都自愧不如的对待生命那种积极向上的热情和精神,那种从内心迸发出来的对生活的热爱,对艺术的追求,无异于风华正茂的青年人。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