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莫道桑榆晚之一:记抚顺市《爱之声》合唱团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6/4 11:07:10  作者:黄裳 编辑:卢然  
  (纪实文学)/ 黄裳

  这里没有迟暮的岁月,只有蓬勃的年华,透过动听的歌声,每一朵晚霞都绽放出别样的风采,那么绚烂,那么深情。 ——题记                                 

  一、《去一个美丽的地方》

  2018年10月,朗日熏风,闺友约我说去个地方。

  一下车,我便被空气中流动的一阵隐约的琴声吸引了。

  走近一幢不高的老式楼房,穿过门廊再往里走,优美的琴声伴着动听的歌声便从房间里飘了出来。

  确切的说,这不应该算作一间教室。不规则的房间造型内,框架结构的过梁横竖突兀在那里,有一处天棚还裸着水泥底色,横梁和墙面上拆装卯孔的痕迹让我的脑海里一下蹦出“千疮百孔”词语;南向一排连体大窗与东向的窗子之间,一道两米宽的墙面,抹斜着直接把房间削去一角;紧挨着门像屏风一样的承重墙垛前,摆放着一张小桌子,桌上放着两个老式的暖水瓶和一堆品貌各异的杯子;从墙垛的背面到东窗,是三级拼接的阶梯,上面铺着陈旧的红色腈纶地毯;阶梯上方的墙面上,两大张历届演出的照片,醒目地昭告进来的人,现在这里是与文艺相关的地方;教室前排两张并列的课桌中间,有条只能容下一人过道;桌子后面八十几个小坐椅像田里的秧苗,挤挤插插从前往后排开,椅子小得有些精致,坐起来不大稳当。一台电钢琴,摆放在第一排小桌前,面向我们坐着一个弹琴的清秀女孩,另外是一个颇有风度的年长老者。长者面前是一个谱台,紧挨他的身后就是一面教学用的绿色玻璃黑板,上面写着一行行简谱音符。

  跟着友坐下后,她顺手从包里拿出一叠歌篇放到我面前:“今天我们要学唱《去一个美丽的地方》”。友拖着特有的京味口音说。

  我翻看了一下谱子,刚刚听到的那段优美的旋律,就应该是这首歌了。

  秋日午后的阳光,穿过窗棂洒满房间,很温暖。   

  有音乐的地方,心情总是明丽的。此时,教室内还没有几个人,于是,原本就是喜爱音乐的我,伴着琴声与友拿着歌篇哼唱起来。

  友嘴里一边欢快地唱着,一边一脸欣悦地对我说,这就是她们的《爱之声》合唱团。看得出来,她非常热爱这个集体。

  这时,陆陆续续有人走进教室。友一边和他们打着招呼,一边不忘给人介绍我是她的闺蜜。我惊异地发现,进来的男男女女,都是有些年纪的人,只是精神状态都很好。有位男士随着琴声高声唱了几句,那歌声,嘹亮、清透,仿佛是从三十几岁的青年胸腔里发出的声音。

  “好动听的歌声啊”我赞叹着。友用略显骄傲的神态,笑说:“怎么样?这儿五、六十岁的算年轻人,大多都是七十左右岁的,甚至还有八十岁老人呢。刚刚唱歌的这位已经年近八旬了。”

  瞬间,一份好奇驱使我的目光满屋飞落。

  “这个团已经有十几年的历史了,在全国的合唱比赛中都获得过金奖。”友一脸兴奋状,继续说道:“我们团有两位专业老师,还有一个非常优秀的团长,想加入我们团都要经过考试,合格了才能录取。”友似乎在炫耀,眼神里流露出满满的自豪感。

  此刻,我的心里已经塞满了一探究竟的好奇。

  上课时间到了。 

  一位面容清秀略显偏瘦的斯文老者从靠墙垛桌前的椅子上站起来:“我王二小今年69岁了,眼睛看不大清楚大家,只能凭耳朵听声音”。大概是听到有新的学员了,老者用诙谐的语调,微笑着温和地介绍说。

  “全体起立”!这一句声音却很坚定。 

  我赶忙跟着大家站起来,心下正一边为这位儒雅的老先生的幽默暗笑,一边又狐疑不知道该干什么时,教室里已经响起了"ma--mi--mu--mei--mo "的声音。

  王老师边熟练的指导着美声唱法的发音位置,边让各个声部轮流练习,仔细认真地倾听每一个发出的声音是否饱满,运气是否畅通,喉咙是否打开,发声是否正确等等细节,反复强调,王老师的听力极佳。

  一轮训练结束的间隙,友用她改不过来的京腔口音在我耳边悄声说:“这是王恩沛老师。王老师已经八十多岁了,前几年我们给他过的八十大寿,他就喜欢往年轻了说。还有前面坐着的一会儿指挥的高瑞民老师,也已经七十多岁了。”我心里一阵窃喜,心说:真是个风趣的老头。

  王恩沛1961年毕业于沈阳音乐学院作曲系。十年动乱过后,也迎来了他在抚顺市鼓舞团的文艺春天。1997年他从群众艺术馆副馆长的任上退休后,便开始了全新的晚年生活。教声乐班、带学生,在市老年干部声乐团任艺术指导。他兢兢业业奉献自己的音乐才华,也乐此不疲的享受唱歌、听歌的快乐过程。从他灵活的十指在黑白琴键上弹出的悦耳旋律里,没有人能听出这是出自一位年过八旬的老者之手演奏的音符。

  开过嗓后,进入新歌演唱学习。高老师站起来,把谱台往前挪了挪,尽量给自己腾出一块活动的空间。音乐再次响起,前奏旋律《去一个美丽的地方》,高老师一边指挥四个声部轮流练唱,一边逐段打磨,从对乐谱的分析,到对歌词的解读,每一个音符的强弱处理,声音的换气口,节拍的乐感等等,耐心细致,交代的清晰明了。他一边调动着大家的情绪,一边用鼓励的口吻说:“我今年和王老师同岁,69了。我都能记住四个声部,你们只记自己的声部,一定没问题的。”

  高老师一开口,便传递出一股乐观积极情绪,很有感染力。看着高老师指挥的神情,一脸的沉醉感,身心由内而外焕发着朝气,坚实硬朗的身姿看不出一丝暮岁沧桑的痕迹,那表情既生动又可爱,哪里像一位已过古稀之年的老人呢。

  高瑞民曾任抚顺市歌舞话剧院副院长,国家级指挥家。在专业39年的指挥生涯中,战绩卓著,获奖不胜枚举。从1960年他便踏上了自己选择的音乐道路,退休后的他更是把自己的音乐与艺术人生发挥到极致。他长年为一个个合唱团做指挥,严谨的与队员们打磨合唱曲目,一次次与合唱团一道参赛,七个流动的音符,在他的指挥下,演绎出高山流水,演变成千军万马。他的晚年生活也在鲜花与掌声中,不断注入鲜活的生命力。

  利用课间休息,吉团长和高老师、王老师及四个声部长对几位想参加合唱团的人进行了声乐和乐理视唱练耳考试。考试的过程还是很认真的,四个参加考试的人选只录取了两个,百分之五十淘汰。

  友更是抓紧一切时间,用兴奋的语调,快速为我推荐、介绍着两位优秀的任教老师。有专业老师带领的合唱团,怎么能没有吸引音乐爱好者的魅力呢?

  “让歌声轻轻张开翅膀,带我们去一个美丽的地方。那里有花雨飘落的丝绸古道,那里有天马驰骋的瀚海疆场,祁连山的雪峰,升腾着五彩祥云,那里有火红的夕阳......” 随着高老师表情丰富的指挥,我情不自禁地跟着大家一起放声。

  就是在这样一间简陋局促的教室里,有一群年过半百、花甲、古稀、甚至耄耋的老人,他们似乎忘记了自己的年龄,认认真真地唱着一个个跃动的音符,从他们歌喉发出的声音,那么有朝气、那么动听。那歌声描画出的沃野、夕阳,让人感觉生活是如此美好!我看到每一张脸上展露出的乐观、积极、优雅的神情,就像满天的晚霞一样生动、迷人。 

  “......那里是一座艺术的殿堂!”这优美的旋律,如诗如画的意境,流动的音乐氛围,让人着迷。一下午,我都沉浸在深深的感动和欣喜之中。

  当我走出这间简陋的教室时,内心升腾起一种向往的情愫,我在心里说:这儿真是一个美丽的地方。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