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 街巷记忆征文 】王鸿君:消失的老街—万新街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9/5/21 10:54:25  作者:王鸿君 编辑:李丹  
[导读]:我的小学时代就是在那条老街的一间平房中度过的,四十多个孩子拥挤在六十平米的房子里,可充满的都是快乐。

  提起故乡,总会激起人们的无限遐想和情思,在外漂泊的游子,总会有一点淡淡的依恋和乡愁。因为,那里保存着人生中最初始的记忆,保存着童年的纯真和梦想。无论你走多远,无论经过多少岁月,每每想起故乡,总会有一股温暖的情愫萦绕在心间。

  抚顺市有一条普通的老街——万新街,那里是一个工矿区,百年老矿——老虎台矿就在这不远的山坡上。50年前,我就出生在这条老街的一个小小的医院里,在那儿渡过了童年与少年,对那里的一草一木、一街一巷熟悉的象我的手掌,而在那里渡过的岁月,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决定了我的人生的方向以及对幸福的理解。

  我记忆的老街不过有十米左右宽,长有一里地,两侧都是一顺水的红砖平房,当年的老街是那一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商店、饭馆、医院、学校、街道革委会都在这条街上,整天都是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我的姥爷是一名矿工,就住在老街附近的一间上世纪五十年代建成的联排房里,我的童年就是在那间红砖平房中渡过的。40多年过去了,很多孩提时候的往事已经有点模糊了,但有一件事自今没有忘记。

  1970年代,我大概五、六岁的样子。一天早晨,睁开眼睛,惊奇的发现头上撑着一把油纸伞,枕边放着一个洗脸盆,从油纸伞上流下的雨水滴滴哒哒掉在脸盆中,发出悦耳的声音……。我本以为是在做梦,可是,揉揉眼睛,眼前就是自己熟悉的家,姥姥、姥爷正慈祥的看着我。原来是我们家的房子漏雨了,姥姥、姥爷不愿叫起熟睡的我,就想了一个童话故事一样的办法,那成了我挥子不去的记忆。

  我的小学时代就是在那条老街的一间平房中度过的,四十多个孩子拥挤在六十平米的房子里,可充满的都是快乐。

  每当下大雨,教室因为地势低洼,常常是“一片泽国”,老师组织我们用盆、平锹向室外掏水。当水掏干了,我们也放学了,三五成群的跑回各自的家。(那时是半天课)

  东北的冬天雪很大,风也寒。我们教室的取暖是靠一架煤炉,四十多个小学生就围坐在炉子周围听老师讲课。遇见倒风天或湿柴火,满屋就会弥漫着刺鼻的烟气……。老师只能无奈的停课。于是,一群顽童在雪地上疯跑嬉戏,无忧无虑,尽情玩耍,直到听到上课的摇铃声,才飞奔的跑向教室,嗡嗡的象一群回巢的蜜蜂。

  我是上初中的时候离开那里的,回到父母身边,姥爷家也搬到别处去了。从此,三十多年没有回去过,那里变成了我生命中一份重要的牵挂。

  十五年前,因为一次工作的变动,我执著的爱上了摄影,在一位资深影友的指导下,对纪实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因为对摄影的热爱,也是追忆逝水年华,我回到了故乡的那条老街,令我魂牵梦绕的地方。

  当年的老街已不是记忆的中的模样。医院、学校早就搬迁了,而街面却变窄了,商贩的摊床就摆在街道两边,遮阳避雨的苫布交织在街道的上空,柔和的阳光洒满路面,也洒在人们从容的脸上。街民的生活淳朴而宁静,平淡清贫的生活并没有使他们感到困苦难熬,坚强和乐观是矿工的性格,也成了那里的民风,每个人都洋溢着一种悠然自得、知足常乐的心情,就像那乌黑的煤,沉默中蕴藏着火一样的热情。

  无论是拍人像还是环境,这里都是纪实摄影的绝佳境地,也是我追忆往事的梦乡。一切都在变,又都在眼前,踏着印满童年足迹的老街,真有一种时空穿梭的感觉,仿佛回到了纯真幼稚的年代,仿佛听到朗朗的读书声,仿佛看到了姥爷家升起的炊烟……。

  那几年,我一有时间就踏上回乡的路,无论风霜雨雪、酷夏严冬都没有阻止我回乡的脚步。        

  看到那些熟悉的景物和似曾相识的父老乡亲,我既感到无比的亲切,同时又有一点淡淡的惆怅,毕竟那里的变化和时代的进步相差的远了。

  有一次,我意外的碰到了一位小学同学,热情的和他攀谈了很长时间,他高兴的告诉我这里就要拆迁了,是因为一位中央首长了解了矿区老百姓的生活状况,决定拆迁棚户,在建新楼……。

  我不知道这个消息是否准确,可我还是加紧了拍摄进度,我要用相机记录那里的一切,用图片告诉未来。

  最后一次拍摄大概是在十年前,因为到北京工作了一段时间,就在也没有去那里拍照。

  前不久,一位影友打电话告诉我,那条老街拆迁了,取代的是一排排暂新的楼房,并传给我一些新街的照片……。

  听到这个消息,我有一种莫名的感觉,有点失落,有点惊喜,也有点慰藉。故乡的变化是巨大的,可以说是跳跃式的发展,从一个古朴,甚至有点落后的老街,一下子变成了现代街市,跟上了时代前进的步伐,但无论那里是如何的变化,故乡的一切早已沉淀在我的心灵深处,成为我一段悠长而美好的记忆。

  回到故乡,就会感觉生命中的浮躁在渐趋和缓,驿动的心情在淡然平静,遥望天边的浮云,脚踏殷实的土地,体味返璞归真的意境时,留恋的永远是那不变的情结。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