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抚顺挖掘机第一任厂长刘国威回忆接管机电厂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9/5/8 8:50:49  作者:刘国威 编辑:李丹  
[导读]:1948年11月初,抚顺刚刚解放。我被东北工业部派到抚顺机电厂工作。  当时抚顺机电厂是隶属抚顺矿务局的企业,随着抚顺煤矿的发展逐步扩大。它有特纲、铸铁、铆焊、锻造、机加工、电机等生产车间,并有工具、木工等辅助车间;有十几吨的炼铁炉、六吨炼钢炉、蒸汽锤、水...

解放初期抚顺挖掘机厂

  1948年11月初,抚顺刚刚解放。我被东北工业部派到抚顺机电厂工作。

  当时抚顺机电厂是隶属抚顺矿务局的企业,随着抚顺煤矿的发展逐步扩大。它有特纲、铸铁、铆焊、锻造、机加工、电机等生产车间,并有工具、木工等辅助车间;有十几吨的炼铁炉、六吨炼钢炉、蒸汽锤、水压机、大立车、单臂刨、人字齿轮刨、大型伞齿轮刨等等。有些设备几经战争虽遭敌人破坏和年久失修,残缺不全,但基本是齐全配套的。

  当时全厂职工约有一千八百余人,这是东北的大型机械厂之一,该厂主要是为煤矿及其它企业——电厂、石油、制钢、水泥、铝厂、化学等厂的机器、电机、电器的维修服务的,以修理为主兼有制造。因此,要恢复抚顺煤矿及其它企业,首先要迅速恢复机电厂,并逐步扩大它的生产能力,才能满足需要。这是我们艰巨、复杂的任务。

  怎样恢复,从哪恢复,靠谁恢复?我们从后方仅仅来了六、七个人,对厂子的历史、人员、生产情况一无所知。我们只有依靠工人阶级、依靠广大群众,于是我们分头找老工人谈心,晚上到工人家中访问,请他们介绍厂史、人员情况、生产技术能力;听原厂的领导干部、技术人员介绍厂的情况,并请他们提出管理、恢复生产的意见。


抚顺挖掘机厂解放后总装车间内景

  在和工人们淡心的同时向工人宣传党的政策,进行政治教育,提高工人的政治觉悟。不少老工人把我们当朋友、当亲人,晚上到我们的住处向我们介绍厂史、反映人员情况、介绍生产技术情况,还提出他们的建议,这样我们对厂的情况有了初步的了解。

  抚顺机电厂在解放前长期被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统治着。中国工人在政治上遭受残酷的压迫,经济上受剥削,过着饥寒交迫、挨打受骂的非人生活。仅从住房看:日本人住的有暖气、有浴室的高楼,中国工人住的矮小破房,甚至有的透风漏雨,真是天上地下。

  国民党统治时期,政治腐败,经济崩溃,市场混乱,货币贬值,物价飞涨,企业倒闭,民不聊生,流离乞讨。厂里老炼纲工人程金斗同志吃豆饼把肠子撑破了,我们到厂时他正住医院,我们和工会同志去看他,给他送去了大米和鸡蛋。他感动得流着热泪说:“解放前日本鬼子和国民党不把工人当人看,唯有共产党才是我们的亲人!我出院后要为解放战争拚命干,争取全国早日解放!”

  党和人民政府十分关怀人民的生活,为了解决最急迫的人民吃饭问题,及时从黑龙江、吉林老解放区运来了粮食。当工人们拿到粮食时,高兴地跳起来。饥饿威胁解除了,真如久旱逢甘雨,人们笑逐颜开,不停地说:“共产党好,人民解放军好。”这是人民发自内心的喜悦。

  在辽沈战役中,我军缴获了敌人大量武器,其中有一百多门大炮被敌人破坏了,炮兵司令部请我们协助修理。当时我们重武器少,这批武器修好了对解放战争将起很大作用。我们和孙然同志研究,支援战争是第一位的任务,克服一切困难也要把武器要修好。

  当时我们才进厂,对人员情况和技术水平不了解,有些零件要现划图或测绘,这工作是复杂而艰巨的,困难是很大的,并且这厂没有生产武器的经验。于是我们把修炮的任务和要求向群众讲清楚,请同志们研究。经过讨论后,虽有很多困难,但大家都同意担任这一光荣任务。

  这批炮产自好几个国家,有几个品种型号,需要测绘制图,一个零件从锻造、机加工、热处理,需要五、六道工序。工人、技术人员都以解放全国贡献力量为光荣,时间紧迫就三班生产,昼夜奋战。当时正是数九寒天,冰天雪地,车间又年久失修,保温不好。工人们不怕天寒地冻,以实际行动支援前线。特别是工人们长期吃不饱饭,营养不良、身体虛弱、有的带病工作。

  如蒋有志同志身患重病,仍坚持领着同志们修炮。全体职工在听到要“打到南京去,活捉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时,大家鼓舞了斗志,以修好大炮,支援解放战争为誓言团结战斗,仅一个多月的时间,一百多门大炮修好了,为解放战争做出了贡献。

  由于日本鬼子和国民党败退时,拔机器拆零件,大批设备报废,大量工具、原材料的遗失和拍卖,给我们恢复正常生产带来了严重困难。面对这种情况,1949年3月广大工人,开展了献纳器材运动。当时的情景真是轰轰烈烈,捐献的地点设在大会议室(金工一车间会议室)。

  大家象赶集一样,纷纷献出自己珍藏多年的宝贝:有工具、卡具、量具,还有千斤顶、白钢刀等。成筐的卡尺,成盒、成套的扳手,璀琅满目。在献器材中,李荫泌同志的三把千分尺,铆焊车间钳工陈林盛的一盒工具(有四、五十件),陈恩相的制图仪器,夏德才的摇钤电话,都献给了国家。献器材这一举动,充分显示了职工的高度觉悟与对共产党的无限信赖,表现了解放了的工人阶级大公无私,当家作主的主人翁精神。

  为了扩大生产能力,在恢复工厂的同时,我们自制了一些必要的设备,补充了一批技术人员和技术工人。这些同志在生产中都发挥了骨干作用,如以后担任总工程师金作江和抚顺市著名劳动模范朱维翰同志都是当时招聘的。为了不断有新生力量的补充,提高职工的技术水平和培训技术工人,1949年初建立了技工学校。这个技校除讲授机械制造基础知识外,着重生产实习。

  同时,还讲一些政治课,以提高他们的政治觉悟,使他们成为有技术、有政治觉悟的新型工人。后来有些同志已经成了企业的骨干力量,有不少被培养为负责人。到1949年底全厂职工已达三千人。

  我党历来重视技术人员,注意发挥知识分子的作用,对原有技术人员是信赖的,经上级批准,委以重任。如:毕纯德、孟君平为副厂长;陈恩相、王永琦为分厂长;韩玉斌、常宝申、高德茂为车间正副主任;邓庆阁为工程科长。还提拔任用了一批工人干部:张允武为分厂长、黄玉斌、陈同爱、陈同恩为车间正副主任。这些同志都是独当一面、有职有权的,他们都大胆的、负责的积极工作,这对迅速恢复工厂的生产是重要的。

  我们接收前的抚顺煤矿,在国民党反动政府的统治下,破坏严重,露天矿只生产不剥离,井下只采煤不掘进;机电设备只管用不维修。约八十台电机车能运行的没几台,电铲大部分待修,西大卷損坏严重已不能使用,不少井下水泵待修理,有的已不能运转。水泥厂、制钢厂、铝厂、选煤厂都已不能生产,一片混乱景象。

  当时,我们的任务是修复设备,恢复煤矿及其所属企业生产。我们厂也有大量恢复工作,边恢复、边生产,以生产促恢复。1949年为煤矿修理了几十台电机车的电动机和空气压缩机、检修了1200B大型电铲多台,龙风矿和露天的卷扬机、高压大型(3300—6000)伏电压电动机、1000千瓩大型水泵,老虎台的皮带机、60吨自翻矿车,发电厂的锅炉、汽轮机,水泥厂的回转窑、破碎机、起重机。自己修复了人字刨床、大型伞齿轮刨床和其它机床、锅炉等,并生产了局部扇风机、电钻、300马力绞车,三吨锻锤、普通车床,各种纤子和大量注沙管,石油厂的大批备件,初步恢复了煤矿生产。

  在生产中,工人、干部、技术人员发挥了高度的主人翁作用,他们废寝忘食,千方百计改进技术、提高产品质量,提高生产效率。老炼纲工人程金斗、朱维翰改进砌炉方法和冶炼工艺,使炉龄寿命延长几倍,冶炼时间缩短一倍多。

  他们坚持每炉留试样,做机械强度试验和化学分析,不合格决不出厂。在电机修理过程中,坚持质量第一,重要工序陈同爱同志亲自参加。高压大电机的每个线圈都做耐压试验,下线后还做整机耐压试验,因此修理速度、质量都超过历史最好水平。1949年秋,由于电机修理和炼纲成缋显著,受到《东北日报》的好评。

  许多技术人员也发挥了积极作用,陈恩相同志为解决石油厂的耐酸泵,亲自研究高矽铸铁,为了降低炼铁的焦铁比,做过多种试验,使焦铁比逐渐下降,取得较好的效果。韩玉斌同志为了提高钢的质量,不仅每炉钢都分析试验,还放金相分析研究,给铁路炼的弹簧纲达到了标准。孟君平亲自到西露天矿参加修卷扬机,并在提高电机质量,延长寿命上做了大量工作。

  由于国民党对企业的破坏,我们面临着百废侍兴的局面。材料、工具、设备无来源。我们自力更生,自制电焊条、绝缘漆、铣刀、钻头、锉刀、铜线、拉线模等,克服了暂时的困难,基本上保证了生产。

  几十年来,挖掘机厂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全体职工努力奋斗,不断发展和壮大,技术迅速提高,已成为专门制造挖掘机的万人大型企业,为国家生产、建设提供了大量设备;对不少企业支援了大批干部和技术力量;年产值数千万元,利润几百万元,成绩是巨大的,我十分高兴。特向同志们热烈祝贺,并望继续发扬工人阶级的革命传统,奋发图强,不断前进,为祖国四化多做贡献!

  作者:刘国威,曾任抚顺挖掘机厂第一任厂长,离休前任国家煤炭部煤炭科学研究院采掘所所长兼党委书记。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