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走进赫图阿拉系列之:“费阿拉”是指二道河子“旧老城”,还是老城“赫图阿拉”?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4/28 9:03:10  作者:肖景全 编辑:李丹  
[导读]:981年,辽宁大学历史系出版清初史料丛刊第十四种《盛京吉林黑龙江等处标注战绩舆图》,李凤舞和李林在《〈盛京吉林黑龙江等处标注战绩舆图〉考略》中,首次将“费阿拉”城考定在“新宾县永陵街东南、二道河子村南山上”,也就是把《满洲实录》“满洲发祥之处”图中满文标注为“Soliala”、中文标注为“硕里岗”的城池变成了“费阿拉”,由此……

  “费阿拉”是指二道河子“旧老城”,还是老城“赫图阿拉”?

  费阿拉,是女真(满)语“feala”的汉语音译,直译为旧岗。旧岗是哪座城池呢?明清官私文献没有记载。1981年,辽宁大学历史系出版清初史料丛刊第十四种《盛京吉林黑龙江等处标注战绩舆图》,李凤舞和李林在《〈盛京吉林黑龙江等处标注战绩舆图〉考略》中,首次将“费阿拉”城考定在“新宾县永陵街东南、二道河子村南山上”,也就是把《满洲实录》“满洲发祥之处”图中满文标注为“Soliala”、中文标注为“硕里岗”的城池变成了“费阿拉”,由此,费阿拉为二道河子旧老城似乎成为清史学界的不刊之论。
  考费阿拉一名,最早出现在《满文老档》天命五年(1620年)正月至三月条:“三月初五日,命费阿拉城驻甲兵三千……”此时,后金八旗已离开赫图阿拉迁到界藩地方居住。这里的“命费阿拉城驻甲兵三千”,是说在旧岗城驻甲兵三千,那么这座旧岗是指哪里呢?是二道河子旧老城吗?回答是否定的。

  对此问题,我们曾和抚顺学者曹德全进行过认真讨论,他发表《“佛阿拉”,一个后人附会出来的古地名》(见曹德全,周新波著:《抚顺历史杂谭》,沈阳:白山出版社,2012年),对费阿拉是旧老城的观点提出疑义。在此,笔者在曹文的基础上,对费阿拉的问题再进行深入讨论。

  费阿拉这个名字,如果指的是二道河子旧老城,那么在赫图阿拉时期,也就是天命四年(1619年)以前这个名字就应该出现在《满文老档》里。而努尔哈赤从万历三十一年(1603年)迁到赫图阿拉,到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迁离赫图阿拉,期间有十六年之久,无论是《满文老档》,还是《清太祖武皇帝实录》的记事,都没有出现过“费阿拉”这个名字。而万历四十七年努尔哈赤离开赫图阿拉的第二年,费阿拉这个名字开始出现在《满文老档》里。在后金官方眼里,费阿拉这座旧岗城,是个非常重要的地方,它一共十六次出现在《满文老档》的记载中。这使我们有理由认为,费阿拉这个名字应该指的是赫图阿拉橫岗——横岗在后金离开后变成了旧岗。

  还有,在辽阳时期的天命八年(1623年)九月二十八日,天命汗努尔哈赤发布谕令:

  朝会仍循费阿拉之例。是凡诸申、汉人、蒙古牛录之人,须于天明前集于其牛录额真、备御(备御亦即牛录额真)之衙门,由牛录额真、备御查其在否。天明后,总兵官、副将、参将及游击、备御皆集于固山贝勒之衙门。集合后检查各官来否。其后,由固山贝勒率领,于日出时,集于八角殿。集会时,自总兵官以下、备御以上,须携带各自所挂之小旗插于殿前各该插旗之处,验其小旗以查未来之官员。……再,各牛录之人,每晚集于该牛录额真衙门一次,以严查其在否。

  努尔哈赤谕令朝会循费阿拉之例,这更有理由使我们认为费阿拉是指赫图阿拉。何以见得?因为二道河子旧老城时期,建州不可能有朝会制度。二道河子旧老城时期,努尔哈赤对统辖的建州女真各部落虽有指挥权,但与各部首领之间的人身隶属关系并不十分严格,还保持着某种上下相对的平等关系。而且努尔哈赤的胞弟舒尔哈齐还自领一拨人马,似有与其兄分庭抗礼之意。那时上下之间,还没有形成“君臣礼仪”。据朝鲜人申忠一在《建州纪程图记》中记载,在着装上,建州官员“上下同服”,努尔哈赤“头戴貂皮,上防耳掩,防上钉象毛如拳许。又以人造莲花台,台上作人形,亦饰于象毛前。诸将所戴,亦一样矣”。努尔哈赤“身穿五彩龙文天益,上长至漆(膝),下长至足,皆剪裁貂皮,以为缘饰。诸将亦有穿龙文衣,缘饰则或以貂,或以豹,或以水獭,或以山鼠皮”。“奴酋出入,别无执器械军牢等引路。只诸将或二或四作双,奴酋骑则骑,步则步而前导,余皆或先或后而行”。“小酋(舒尔哈齐)体胖壮大,面白而方。耳穿银环,服色与其兄一样矣”。宴饮时,“努尔哈赤门族(门族,即家族或宗族)及其兄弟姻亲,与唐通事在东壁;蒙古、沙割者(萨克察)、忽可(虎尔哈)、果乙者(瓜勒察)、尼麻车(尼玛察)、诸惫时、剌温(忽剌温)、兀剌(乌拉)各在北壁;奴酋女族在西壁;奴酋兄弟妻及诸将妻,皆立于南壁炕下;奴酋兄弟等则于南行东隅地上,向西北坐黑漆倚(椅)子,诸将俱立于奴酋后。兀剌部落新降将夫者太(布占泰)起舞,奴酋便下倚子自弹琵琶,耸动其身”。一派上下和谐,不分尊卑的场面。

  之所以出现上述情况,是因为此时,努尔哈赤草昧初开,还没正式建立国家,八旗制度还没有最后确立,职官制度还没有完善,努尔哈赤还没有树立绝对权威,更遑论建立一人独尊的朝会制度了。

  赫图阿拉时期,八旗制度已经完善,各级职官已经确立,女真国家——大金已经建立,努尔哈赤已经消灭了分裂势力,他与子侄已经牢牢控制后金政权,在这种形势下,天命汗努尔哈赤也要像大明皇帝那样,定礼仪、明尊卑、辨贵贱,树立绝对权威,号令天下了,因此朝会制度应运而生。这也间接告诉我们:《满文老档》中的费阿拉这座旧岗只能是赫图阿拉而绝不会是二道河子旧老城。

  费阿拉是二道河子旧老城,这是一个需要纠正的清前史命题。


……………

  原载:《走进赫图阿拉——大金第一都历史答问》
  作者:肖景全,抚顺市博物馆研究馆员,前馆长。现为中国考古学会员,辽宁省辽金契丹女真史研究会理事,新宾赫图阿拉城文物管理所特聘研究员;肖延增,新宾赫图阿拉旅游景区主任,赫图阿拉文物管理所所长。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