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被毛泽东盛誉“功不在禹下”的抚顺市委书记吴亮平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4/10 8:51:02  作者:黄涛 编辑:卢然  
[导读]:毛泽东把吴亮平翻译《反杜林论》和接待斯诺两件事连起来赞扬吴亮平:“其功不下于大禹治水,大禹使用疏导的办法来治水,吴亮平把《反杜林论》从国外介绍到中国来,把中国共产党、红军长征、中国革命的情况,通过斯诺介绍到全世界。

吴亮平

  “八一五”后,中共迅速派大量军队和干部挺进东北,1945年10月17日曾任晋察冀边区冀晋地委城工部部长、敌工部部长的李涛奉命来到抚顺接管,任抚顺临时市委书记、市长、抚顺保安司令。

  11月,中共中央东北局为了加强抚顺市地方党组工作力量,又从晋绥挺进东北干部团中抽调部分干部来抚顺,将临时市委正式改为中共抚顺地委和中共抚顺市委。委派吴亮平任市(地)委书记,后任辽宁第三地委书记,中共辽东省委委员兼辽宁军区第三(抚顺)军区政治委员。

  吴亮平是我党历史中是位深受人们尊重的领导干部,1986年逝世时,中共中央讣告曾给予崇高评价,说他是“我国无产阶级革命家、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马克思主义理论家、社会科学家”。应该说,在中国共产党人中,获得这样评价的人是很少的。

  和蒋介石是同乡,且差一点成为亲戚

  吴亮平的经历很富于喜剧性。他于1908年7月24日出生在浙江省奉化县莼湖镇吴家埠村,与蒋介石出生并生长的溪口镇相距不足四十华里。学名良珷,字亮庑。他天资聪慧,5岁就进奉化小学读书,1920年刚满12岁考入了著名的上海南洋中学,1923年刚满15岁时又考入了陈嘉庚先生创办的厦门大学经济系(预科)。

  11岁那年,父母替他在奉化家乡订了一门亲事,女方家庭是个与蒋介石家庭有亲戚关系的一个有钱的地主。吴亮平开始并不清楚,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考虑到尚在求学时期,不愿为婚姻问题所缠绕,就向家里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在吴亮平去苏联后,父亲出面辞退了这门婚事。

  吴亮平与蒋介石不但是地道的同乡,而且同出身家境相仿的商人家庭,上过同一个学校并且都去了上海。吴亮平很小就学习英语并对林肯产生了好感,虽蒋介石年轻时不读外文书,后来迷恋上留学美国的女大学生宋美玲,也算和英语结下深缘。

  翻译恩格斯巨著《反杜林论》,毛泽东盛誉“功不在禹下”

  1925年10月,作为“五卅”运动积极分子,根据中共青年运动领导人恽代英提名,他乘船离开上海,他赴莫斯科中山大学留学学习经济。半个世纪后他回忆道:“那时我是个17岁的小青年,只知道仇恨帝国主义、封建主义,一股劲要革命,但革什么、如何革,基本上还不了解。闻天同志曾对我说过:我们中国一定要富强起来,但一定不能走美国的路,这条路走不通,而且走不得。”吴亮平是在去苏联的货船上认识张闻天的。这位长他8岁,1922年在美国旧金山任华文《大同日报》编辑的共产党员赢得了吴亮平毕生的尊重和友谊。当时中山大学根据学生的文化程度和外语水平编班,吴亮平被编入一班及英文班。在此期间,他一边学习,一边参加翻译了马克思的《法兰西内战》、恩格斯的《社会主义从空想到科学的发展》、列宁的《两个策略》、《国家与革命》等经典著作;后来他和张闻天等还担任了教学工作,成为世界经济地理的教员。

  1929年,吴亮平从莫斯科回到上海,参与中央文化工作委员会工作,后来受到王明的打击,被撤销职务。但吴亮平并没有因此而消沉,而是开始了他一生中最重要的译著——27万字的恩格斯巨著《反杜林论》的翻译工作。白天,他到大学里代课以维持生活,正值酷暑季节,晚上则蜷伏于小小的亭子间里翻译,吃饭是有一顿没一顿,还得时时提防国民党特务的跟踪盯梢。为求译文的准确,吴亮平在德文原著的基础上,经常参照俄、英、日等几种文字的版本进行翻译。

  就这样用了3个月的时间,这部“马克思主义的百科全书”首次被成功地翻译成中文,并很快在上海江南书店出版。吴亮平翻译这本书影响很大,毛泽东对这本书爱不释手,长征中他丢了许多东西,但这本书没有丢,一直带队陕北。1932年,吴亮平进入中央苏区与毛泽东相识后,毛泽东高兴地称赞他:“你翻译的《反杜林论》,我也看了,你写文译书好嘛!”此后毛泽东多次请吴亮平到住处一起讨论《反杜林论》的主要理论问题,并对吴亮平说:“你的名字叫亮平,翻译用的名字是黎平,还是黎平好。”

  毛泽东把吴亮平翻译《反杜林论》和接待斯诺两件事连起来赞扬吴亮平:“其功不下于大禹治水,大禹使用疏导的办法来治水,吴亮平把《反杜林论》从国外介绍到中国来,把中国共产党、红军长征、中国革命的情况,通过斯诺介绍到全世界。这样一来一往,一进一出,此过程就像大禹治水一样。”

  为斯诺采访毛泽东做翻译,托起了《红星照耀中国》

  1936年7月,美国著名作家和记者埃德加・斯诺来到陕北延安采访,毛泽东说的是湖南话,斯诺说的是英语,帮他们进行语言沟通的就是吴亮平。

  吴亮平晚年回忆道:“有一天,我在街上走,毛主席看见我就喊住我说,一个叫斯诺的美国记者过两天要来采访他,请我当翻译。我说:‘哪行啊?抓个驴子当马骑’。他说:‘行的,就是你’。结果,在斯诺与毛主席整整几个晚上的谈话,都是我翻译。毛主席谈自己的生平,这是第一次。”斯诺是这样描写当时谈话的情景:“我坐在毛泽东住处里面一条没有靠背的方凳上,时间已过了晚上9点,熄灯号已经吹过……毛泽东交叉着双腿坐在从岩石中凿成的一个很深的壁龛里,吸着一支前门牌香烟。坐在我旁边的是吴亮平,他是一位年轻的苏维埃干部,在我对毛泽东进行正式访问时担任译员。”斯诺最后写道:“时间已经过了早晨两点,我精疲力尽,但在毛泽东的苍白得有点发黄的脸上,却找不出一些疲倦的表示。在吴亮平翻译和我记录的时候,他一忽儿在两个小房间之间来回踱步,一忽儿坐下来,一忽儿躺下来,一忽儿倚着桌子读报告。”

  斯诺对吴亮平的印象是“吴亮平在我会见他时年方26岁,是位双颊红润、春风满面的青年,才思敏捷的知识分子,已是党内有一定声望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毛泽东对他显然颇为赏识。”

  从7月16日开始的马灯下的长谈,构成了后来震惊世界的名著《红星照耀中国》(即《西行漫记》)的核心部分。斯诺说过:“经过耐心的吴先生的修正,所以是不会失真的”。这本书于1937年10月问世后,一年内五次再版,被译成十多种文字,成了当时世界上的畅销书,许多青年就是在这本书的影响下,走上了革命道路。吴亮平的这一经历在他革命生涯中占有重要的地位。

  做教师近水楼台先得月,在延安从学生中选择了对象

  吴亮平和很多干部一样是江南苏区时期的红军老干部,经过长期艰苦战争,又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30多岁,还未结婚。到延安后,吴亮平管教育,经常到各学校讲课,他就利用这个机会,从听课的学生中选择对象。终于在陕北公学看上了一位大后方来的年轻漂亮的女学生,但不知她的姓名,更不知道她的履历。于是在一次讲课的时候,指着她说,请你站起来,你叫什么名字,然后提一个讲课中的问题,让她回答。知道了她姓杜,他就去找她所属的班主任了解她的情况,知道了她是一个好学生。

  第二次上课,又让她回答问题,如是者好几次。他认定了这位对象。下课后,让班主任把她请来个别谈话,谈谈学习,为什么来延安,志愿是什么,称赞她学习好,同时介绍了自己的经历。很快,在一次谈话中单刀直入提出要同她结婚,小杜感到突然,提出没有经过恋爱就结婚,要考虑考虑。吴亮平向她说明现在是抗战时期,不能像平常时期那样考虑问题,同意就结婚,不同意就算了。小杜通过听课,知道吴亮平不仅是老干部,而且是大知识分子,有学问、有著作、有才华,颇为佩服和敬仰,看到他是真诚的,就同意结婚了。1938年经过党组织批准与杜凌远正式结为夫妻。

  辗转千里来抚顺工作3个月,功绩颇丰

  1945年9月22日,吴亮平跟随东北籍干部林枫、吕正操带队的第一批派往东北的干部团从兴县出发,经过一个月的长途行军,10月23日夜间到达沈阳。

  11月的一天下午6时,吴亮平与刘子载、王新三、等人从沈阳坐大板车来到抚顺正式组建市委。并且着手组建县、区各级党组织机构,市委陆续往各县区派干部,开展接收、发展生产工作。

  市委以厂、矿为中心建立区委、区政府。在龙凤矿一带建立龙凤区、在胜利矿一带建立杨柏区、在万达屋、老虎台矿一带建立老万区,以轻金属(今铝厂)为中心,包括西制油厂(今石油三厂)、制钢(今抚顺钢厂)建立望花区,以发电厂为中心建立大城区,在南台、北台建立胜利区,还有永安台、李石寨区,并派了区委书记、区长等工作人员。

  于1945年10月下旬组建中共抚顺县委,张澍任县委书记(兼大队政委),县辖8个区,并配备区委书记和区长。1945年11月上旬,中共抚顺市委派韩文潮组建中共清原县委、县政府。韩文潮任县委书记,政府设秘书科、财粮科、教育科。中共新宾县委、县政府于下旬组建,辽宁省委派刘增浩担任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县政府辖9个区。

  接管抚顺后,面对的是严峻复杂的社会形势,尤其是社会治安状况非常混乱,到处出现打砸抢现象,杀人事件屡屡发生。各种反动势力竞相表演,日伪武装还没有完全解散。伪警察、地痞流氓仍在横行霸道,鱼肉百姓,土匪蜂起,散兵劫掠,市内及各县秩序极其混乱。市伪警察大队(公安总队)的5个大队中有4个大队是由伪警察组成,只有1个大队是“特殊工人”。那4个大队挂着青天白日旗,唱三民主义歌。在寝室里公开贴着“唯一主义是三民主义,唯一领袖是蒋委员长”的标语,《军人守则》、《党员读训》都是国民党的那一套。

  这支武装中的大中队头目思想非常反动,他们到处宣传说“国民党军才是正规军,拥护国民党中央接收”等,妄图控制抚顺地区。到中共接收抚顺时,这支以敌伪为主要成分的武装已经发展到4000多人,分散在抚顺的矿山、工厂,名义上是护矿,实际是为国民党地下军接收做准备,人员和情况都非常复杂。

  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吴亮平、李涛根据中共中央东北局、省委的指示精神,借助苏军的力量,争取苏军的支持,改造日伪政权武装,为了解除伪警察大队的武装,多次与驻抚顺苏军司令部进行交涉,也未取得一致意见后,由市委领导请示东北局,东北局派伍修权出面,争取驻东北局苏军总部同意解除抚顺伪警察武装,进行改编。市委、市政府在苏军的支持下,在抚顺市东岗车站(原日本跑马场)改编原市伪警察大队,对其中排、连级以上警察遣送回原籍,班以下人员留去自愿。

  同时,为了提高部队战斗力,在抚顺周围驻扎部队中抽调了一批营、连、排干部,充实到改编后的部队中。通过改编成立了抚顺卫戍司令部,保安旅下设两个团,李涛任司令员,吴亮平任政委。 1946年1月,将原抚顺保安司令部改为抚顺军分区(辽宁第三军分区)并组建了工人大队,所属武装发展到近万人。

  吴亮平执行中共中央东北局关于“加紧剿匪工作”的指示精神,部署各县委放手发动群众紧紧依靠群众,开展武装剿匪工作。1月初迅速平息了贾洪臣、史晓峰勾结日伪特务、国民党地下军分子阴谋进行的武装暴乱。组织各县、区委多次配合部队武装剿匪,粉碎敌人的阴谋暴乱。仅抚顺县到1945年11月底剿匪作战16次,击毙匪徒20余人,俘虏数百人。

  根据毛泽东发出“建立巩固的东北根据地”的指令,吴亮平主持市委在抚顺地区组织工会和农民群众组织,到1月为止抚顺已成立了14个基层工会组织,全市总发展会员2万多人,约占抚顺产业工人的三分之一。积极发展党的组织,市县、区都组织了工作队,成立了敌伪资财接收委员会,进行反奸清算斗争等新区的开辟工作。

  1945年11月组织抚顺发电所(现抚顺发电厂)先后召开3次大会,对依仗日伪势力横行霸道的朱玉升、马奎山二人公审大会,并由公安机关法办。将在万达屋的反奸清算斗争中,工人揭发出到处欺压工人,残害3条人命的大把头王运生依法逮捕,召开群众大会宣布其罪状,就地枪毙。逮捕专门压榨病号的坏分子,绰号“小霸王”伪满时老万区工人“隔离所”管理病号的孙世中。龙凤区召开公审大会,专门对一贯欺压工人,抓捕爱国志士,作恶多端的特务腿子“李大鼻涕”等3人进行批判斗争。会后,根据党的政策和群众要求将“李大鼻涕”和匪首杨玉庭押到龙凤茨沟道旁枪决。

  12月3日,在现市幼儿师范学校操场,召开3000多人群众大会,斗争了望花区伪区长蒋文成,他与国民党地下组织勾结,私藏武器、大米、白面等,等待国民党接受,经公审,当场处决。大城区(现新抚区)在欢乐园召开万人大会,公审为日寇效劳,捕杀抗日人民的伪满宪兵分团长王庆双,并会后处决。其他几个区开展的反奸清算大会,也相继处决了孙世忠、李展有、李伯山等一批日伪汉奸、特务、把头。

  组织抚顺县逮捕了并处决了杀害抗联战士和无辜百姓16人、烧毁民房300多间的伪警察署长庄洪业。全县有名的东社大汉奸、大恶霸地主王玉棋。严惩了上年村李化东、塔峪区李悦林等。新宾县委在新宾镇逮捕了双手沾满辽宁民众自卫军和抗联战士鲜血的大汉奸、恶霸地主张耀东和“北霸天”宋侠武,并都处以死刑。

  1945年1月以后,组织清原县委重点打击汉奸特务、恶霸地主,没收了日伪官吏和恶霸地主占有的土地、粮款,镇压了伪县长谭英多、国民党县党书记郭树仁等人。

  由于吴亮平卓有成效的工作,抚顺社会很快得到初步稳定,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权迅速得到了巩固。    

  1946年2月,吴亮平调往北满,离开了抚顺。

  1949年8月,吴亮平调到上海出任区委书记。1952年,吴亮平任中共中央财委组长。1953年,吴亮平奉调北京,任化学工业部副部长。1963年,吴亮平任国家经委委员等职。

  “文化大革命”中,吴亮平“靠边站”。粉碎“四人帮’”后,吴亮平任中共中央党校顾问,同时兼任全国政协第五届委员会常务委员等职。这是吴亮平遭受王明、康生的打击和受“四人帮”迫害以来的黄金时期,吴亮平著书立说,除从事马列著作的翻译外,还撰写了大量宣传马列主义的政治理论专著,整理编写了3本书:《唯物史观》《社会主义史》《吴黎平选集》。

  1986年10月3日,吴亮平病逝于北京,终年78岁。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