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郭秀江:被儿子背起的那瞬间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4/10 8:25:26  作者:郭秀江 编辑:M  
[导读]:自学龄前起,我就不断地带他外出。出差方便时带他;探亲时带他;旅游时带他。看他对我日见增强的保护意识和行为,只当成懂事,依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从医院出来,左腿打上了石膏。医生告诉不要着力,儿子便再三叮嘱,脚不让落地。

  出租车驶进了小区,对着楼后的单元门停下,进门几步就是电梯了。

  我想扶着儿子,就像上车时那样,单腿跳着过去。可门前的几级台阶,是个障碍。

  儿子伏下身来,示意背我进去。

  儿子细细高高的个儿,虽人到中年,却没有中年人的茁壮,一如学生时代。

  “不用,借你的臂力扶一下,我跳。”

  儿子没起来,坚持说,我背你!

  也是,那几级台阶不低,若磕碰了膝盖,就更麻烦了。无奈,只好伏在儿子的背上。

  那一瞬,百感交集!

  享受儿子的孝心关照已经许许多多了。

  近些年来,我客居沪上,在儿子身边的日子不短。儿子常在节假日安排些活动:带我去苏杭,去乌镇,去沪上周边旅游;带我去参观书展美展和纪念馆。显然这些活动都是事先做过功课的,他知道我的情趣。

  他怕我寂寞,双休日里,常带我逛街购物看电影,然后去不同的餐馆品尝美味及甜点,他知道我的口味。

  换季时,冬暖夏凉,衣物被衾儿子都放在心上。

  儿子也曾带过我寻医就诊,可不管啥病,我的腿脚都是利落的,没这么拖累孩子。

  儿子的体温透过外衣漫了上来,这可能是他生命史上第一次用背负重。

  这就是那个出生56天就被我送到托儿所,哇哇大哭的婴儿吗!这就是那个被我牵在手里蹒跚学步的幼童吗!这就是那个从少年宫的天文班下课后,一个人走在回家的冰雪路上,边走边瞭望星空的小学生吗!

  飞逝的时光,成长着一个个幼小的生命,我和儿子的保护与被保护角色,也在悄悄地互换着。

  他刚刚学会自行车时,我俩一路骑车,我在外边,让他在里边。后来发现他不时地跑到外边来,自以为是地认为骑术比我好。

  儿子中考结束时,我刚好有个去成都疗养的机会,便带上他。由北京至成都至重庆。然后顺江而下。

  我们在南京的驻地距夫子庙很近,每晚都要去夫子庙逛逛,回来时,路旁就已经摆开了小吃夜市。

  那里小吃的食材之一,是一种什么蛙类,就放在网兜里,挤挤擦擦的一堆,堆在人行路边。

  儿子知道我怕这个“景观”,那时他眼尖。每看到有那么“一堆”,就提前告诉我:“妈,闭眼!”然后拉着我绕过去。

  自学龄前起,我就不断地带他外出。出差方便时带他;探亲时带他;旅游时带他。看他对我日见增强的保护意识和行为,只当成懂事,依然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直到他上了大学,直到他读研留学,也是如此。来来回回,牵肠挂肚,殷殷嘱咐。

  心理上真正与他平视,是他工作了以后。

  面对互联网的广泛应用,在资讯能力上,渐渐地倚重了儿子。再说自己离开工作岗位久了,与外界事物也有了疏离。来来往往,不再坚持去车站排队购票,也不再坚持自己的艰苦奋斗的方式。渐渐地习惯了他的安排,习惯了听他的手机问到哪了,也习惯了他的接接送送。如果听他说我们明天去哪,那就是一切都安排好了,只消跟着他,结果就成了他带我。

  我常觉得自己的身体还好,软件上不敢说与时俱进,也觉得差的还不太多,还说不上老。可眼下,竟要孩子陪着上医院,居然还要被儿子背在背上。

  我嗟叹、感慨、感动,百感交集!

  我用怀抱护卫他的幼年,用手臂牵着他的童年。如今,他用背脊托起我的暮年。

  在儿子的背上,我突然悟到人生代代的意义。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