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许星威:绿皮火车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4/3 9:11:39  作者:许星威 编辑:李丹  
[导读]:绿皮火车——念到这个词,就像闻到了陈茶的幽香,摩挲了老玉的温润,回顾了旧电影的惬意。 跟从前比,交通顺畅太多了。公路变成高速,四通八达。铁路更是高速,几千公里朝发夕至。甚至坐飞机早已是平民生活的一部分了。

图片选自网络

  绿皮火车——念到这个词,就像闻到了陈茶的幽香,摩挲了老玉的温润,回顾了旧电影的惬意。

  跟从前比,交通顺畅太多了。公路变成高速,四通八达。铁路更是高速,几千公里朝发夕至。甚至坐飞机早已是平民生活的一部分了。然而,当你放慢速度,再坐一次缓缓的绿皮火车,走过重重山又重重水,就像慢慢回到过往以久的旧事之中,身心都沉浸在回味往时的气息里。

  绿皮火车虽然不快,可城市里五彩的霓虹灯再闪烁喧闹,拥挤的楼群再高大林立,都是一闪而过。迎面而来的是漫无边际、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山水田野。都市生活带来繁华带来了喧嚣,田野的清新洗涤了烦恼,绿皮火车让从前的记忆清晰起来。

  第一次坐火车,是童年。黑色的蒸气机车汽笛高声叫,喷出浓浓的白气,火车轰隆隆地沿着刺眼的铁轨离开,带着兴奋的我,带着新鲜和陌生,走向非常遥远的地方。火车从厚厚的白雪簇拥的黑黑煤城,穿越季节开到春光满眼的花城。从东北开到岭南,从冬天开到春天。

  车窗外无时不变换景色,大地呈现截然不同的颜色,雪白、土黑,麦绿、草青。辽阔的平原,壮美的大山,奔腾的江河,宁静的原野。喷薄的朝日,沉坠的夕阳,飞舞的瑞雪,淅沥的细雨。繁华喧闹的大城市,偏僻寂静的小村庄……

  旅途给童年打开一扇崭新世界的窗,见识了新奇的大千世界,辨识了北方南方。旅行一次,长大很多。可以给小伙伴讲上一年的旅途见闻,让所有人都有了憧憬和向往,伙伴就跑到火车站看火车。火车离开站台,一瞬间在铁轨尽头不见踪影。一转眼,那列绿皮车已经驶过半个世纪。

  在慢慢成长的过程中,坐过了无数次火车,遇到过数不清的旅客。曾经同坐过火车的人,都一闪即逝,成匆匆过客,但总有几帧画面留在记忆深处。

  那个朝我微笑的人,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小站下车了。我心生好奇,他的家会是离车站不远的小山村吗?他会有一个同样微笑的朋友吗?朋友是和村前那树梨花一样好看的姑娘吗?望着刚空了的座位,不免会生出惆怅。

  有女孩半夜下车,小小的站台,只有她走在黑暗逼仄的灯影里。短暂的停车开车,竟然没有打扰到一车人的睡梦。我长时间不能入睡,替那姑娘担忧,有人接站吗?漆黑的夜,她的家在哪?会是那个浸在沉沉墨色里的村子唯一亮着灯的窗子吗?自此之后,又生出期盼。每当乘火车夜晚路过村庄,总盼望有一个窗子亮着,等待远途夜归人。  

  一个慈祥的耄耋老太太,端庄的神态,清晰透出曾经美丽的痕迹。她曾是文艺兵,在朝鲜遭遇美军飞机轰炸,故事像《英雄儿女》里的王芳。想不到她竟然与我母亲有过很多相同之处,同龄、同年参军去抗美援朝。她依然有着灿烂笑容,而我母亲却离开了几年。我非常幸运地与她面对面,一起度过二十几个小时,越过三千多公里,让我重温与母亲在一起的感觉。

  有机会挤上春运的列车,听着异域的口音,从乡村出发,穿行在一个城市与另一个城市之间。久居城市,踏上这列火车,一睹已经在城市中打拼的农民依然质朴从容,明显感受到久违的乡土气息的亲切。闻着锅盔、煮鸡蛋、杮饼子和苹果的混合香味,车厢拥挤却让人们之间变得更加宽容。虽然,他们也手拿智能手机,可轻易就能听到不加遮掩的爽朗笑声,感受着变与不变。

  从北方到了南方,从东南到西北,随着时间的飞驶,列车越开越远,旅途越走越长,看到的景色越来越多。人在旅途,变得敏锐,心里堆积的感受也越来越厚。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