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走进赫图阿拉系列之:辽东总兵李成梁“抚养”过努尔哈赤吗?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1/24 9:52:43  作者:肖景全 编辑:李丹  
[导读]:万历二年(1574年),李成梁先是出兵围剿桀骜不驯的王杲,致使王杲战败潜逃,第二年被哈达部王台擒拿送官处死。其后李成梁又于万历十一年(1583年),第二次围攻王杲之子阿台和阿海据守的古勒等城寨,斩杀女真人一千余众。

  辽东总兵李成梁“抚养”过努尔哈赤吗?

  李成梁,字汝器(契),号银城,辽东铁岭卫人,明世宗嘉靖五年(1526年)生人。《明史?李成梁传》称:(李成梁)“高祖英自朝鲜内附,授铁岭卫指挥佥事,遂家焉。”但到李成梁时期,由于家道中衰,没有承袭父职。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出任辽东巡按御史的李辅资助李成梁入京袭职,得任辽东险山参将。《全辽志》卷三《职官》一节记载李成梁先后担任过的职务有辽东镇守总兵、分守开原参将、驻扎险山参将、沈阳游击等职。明穆宗隆庆四年(1570年)九月以都督佥事代理辽东总兵。《李氏谱系》称其明神宗万历二年(1574年)正式任辽东总兵。《明史?李成梁传》称:“成梁镇辽二十二年,先后奏大捷者十,……边帅武功之盛,二百年来未有也。”李成梁的武功主要是对蒙古诸部的抗击和追剿,间或有对建州女真王杲部和海西女真叶赫部的镇压。

李成梁画像

  万历二年(1574年),李成梁先是出兵围剿桀骜不驯的王杲,致使王杲战败潜逃,第二年被哈达部王台擒拿送官处死。其后李成梁又于万历十一年(1583年),第二次围攻王杲之子阿台和阿海据守的古勒等城寨,斩杀女真人一千余众。

  李成梁的战功受到朝廷的隆重表彰和尊崇。《李氏谱系》记载他位望最高时加官太傅、太保兼太子太保,封奉天翊卫宣力武臣宁远伯、钦差征虏前将军提督军务镇守辽东总兵官,食禄一千六百石,左府带衔支俸;御赐大红蟒衣、飞鱼斗牛衣十八次,荫世袭锦衣卫同知,改荫升荫十六次,诰券一轴,加衔诰命一次,钦赐御札一道,第宅一区。

  万历八年(1580年),朝廷为他在广宁(今辽宁省北镇市)总兵府大街树立石牌坊,上横刻两行“天朝诰券”与“镇守辽东总兵官兼太子太保宁远伯李成梁”计二十二个大字,纵刻“世爵”二字,连当时的朝鲜人都说:“辽广之人,知有李大爷(即李成梁)而不知有他人”。

  然而万历十年(1582年)以后,李成梁逐渐“贵极而骄,奢侈无度”,“寇入塞,或敛兵避,既退,始尾袭老弱,或乘虚捣零部,诱杀附塞者充首功,习以为常”。他的恶劣表现,受到朝臣的疏劾,万历十九年(1591年)李成梁上书乞休,被解除辽东总兵职务。然而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李成梁复被朝廷起用,以七十六岁的高龄再次出任辽东总兵。李成梁再任辽东总兵期间所为,最遭人诟病的,一是与矿税务监高淮狼狈为奸,支持其搜刮辽东;二是将其在首任辽东总兵期间展扩宽甸六堡时进入其中生息劳作多年的边民,强行驱逐赶回,造成六堡边民流离失所,民怨沸腾。兵科给事中宋一韩和巡按御史熊廷弼上书弹劾,认为李成梁与辽东巡抚赵楫罪该当斩。万历三十八年(1610年)六月,李成梁二次黯然离任。

  李成梁在任期间,正是建州左卫努尔哈赤起兵到统一建州女真、灭亡辉发和哈达部女真时期。但明朝官方文献对李成梁与努尔哈赤之间的关系,几乎没有记载。明末清初,朝野检讨明朝丢失辽东的原因,一些官员和文人学士认为李成梁镇辽期间姑息养奸,使努尔哈赤轻易坐大;更有人认为李成梁曾抚养努尔哈赤兄弟“如子”。李成梁“留(努尔哈赤)帐下,卵翼如养子,出入京师,每挟努尔哈赤与俱”;还有“李成梁家与努尔哈赤有香火之情,所以萨尔浒大战时,李成梁之子李如柏才领兵踟蹰不前”;《清史稿?太祖本纪》还有“古勒城主阿太为明总兵李成梁所攻……二祖皆于难。太祖及弟舒尔哈齐没于兵间,成梁妻奇其貌,阴纵之”的记载。这些说法都根据不足,经不起推敲,已有抚顺学者曹德全论证其非(见曹德全著:《抚顺历史之谜》,大连出版社,2004年)。

  有学者研究,明军将领有蓄养家丁的习惯。辽东明军中就有人数众多的军籍女真,以及各种原因编入镇军的内迁女真百姓。明朝后期,辽东卫所之军衰败不堪御敌,真正维持局面的是地方武将和豪门豢养的家丁。女真、鞑靼善骑射,颇为地方豪强和武将看好,明末避乱就食进入辽东的女真百姓有很多人被招纳为家丁。随着卫所制的腐败,几乎每个统兵将领都有一批自己的家丁。李成梁的李家军也不例外,当年努尔哈赤投在李成梁帐下,可能就属这类家丁性质。这是研究努尔哈赤与李成梁关系值得重视的一说。至于《清史稿》所谓“成梁妻奇其貌,阴纵之”,也就是李成梁的妻子觉得努尔哈赤相貌不凡,偷偷放走了他的记载,也是清朝遗老们采自民间野史的说法,不足为信。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