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连载:《好山好水好地方》之浑河养育的土地(佟达)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1/10 10:10:54  作者:佟达 编辑:李丹  
[导读]:当清朝转身离去走进历史,一脉青山在水一方的土地没有在正常的发展道路上继续前行。1905年来自东瀛的一群不可理喻的强盗闯进了我们在水一方的可爱家园,野蛮的践踏着我们的土地。

  纯真年代

  当清朝转身离去走进历史,一脉青山在水一方的土地没有在正常的发展道路上继续前行。1905年来自东瀛的一群不可理喻的强盗闯进了我们在水一方的可爱家园,野蛮的践踏着我们的土地。

  中国人王承尧为代表的民族资本开采的煤矿被鬼子强夺,四十多年的时间里,日本人掠夺我们的煤炭2亿吨。日本人拿中国人不当人,不采取任何安保措施而以人换煤,采取了臭名昭著的人肉开采政策。人肉开采政策最典型的案例在1931年2月7日。那一天大山坑失火,日本人为了灭火把井口封闭,3070名中国矿工被活活烧死,造成了人类开矿以来未曾有过的矿山惨案。有这么开矿的吗?日本人还是人吗?

  抚顺矿工在日本统治期间死伤总数约为25万多人,吉尼斯纪录应该记上这么一笔,而不是光记录那些搞笑或者光怪陆离的东西。平顶山整整一个村庄三千余众被屠杀被灭绝共赴国难,遍布抚顺城乡的36个万人坑白骨累累暴露于野。连一代枭雄当了大帅的张作霖也不能幸免于日本人的魔爪,死后至今未能入葬元帅林,空冢元帅林成为大帅儿子张学良将军永远不能瞑目的家国遗恨。

  在我们国家现在进行的反腐败斗争中,那些被拉下马的贪官被定义为经济犯罪,而日本人统治抚顺时期也抓捕“经济犯”,这些“经济犯”不是日本人的贪官,而是吃了大米饭的中国百姓。吃大米饭,在什么时候都是天经地义的基本人权。

  而在日本人看来,中国人只能吃高粱米籽儿,日本人把高粱米籽儿当做喂马的饲料。如果中国人不吃饲料偷吃大米饭就是经济犯罪,在日本人看来,中国人就没有吃大米饭的资格!为了一张嘴为了一顿白米饭,中国劳苦百姓就要付出掉下一颗人头的代价。

  因为日本人,在水一方的土地在血泪与屈辱中浸泡。因为日本人,王承尧有过徒唤奈何的抗争。因为日本人,张学良将军有过为张大帅建造空坟的遗恨。因为日本人,抚顺人有过平顶山同胞国破家亡无国无家痛彻肺腑的遗训。

  因为日本人,这里有过孙铭武挥舞大刀向小鬼子头上砍去的勇猛,这里更有过杨靖宇为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为了抗击侵略血战到底前仆后继的英魂。

1949年2月7日抚顺各界举行庆祝北平天津解放纪念大会会后游行

  1948年10月31日,抚顺——在水一方的家园从暗无天日的劫难中迎来光明与新生。那时候苦尽甜来,那时候的抚顺人就是一个爽。听老一辈讲,那时候人人心里都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到处都是明媚的春光。就像老歌儿里唱的: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解放区的人民好喜欢。”还有“嘿啦啦啦啦——黑啦啦,天空出彩霞啊,地上开红花呀”。那时候常常忆苦思甜,不忘旧社会的苦,珍惜新社会的甜。

  抚顺人对于苦和甜体会最是深刻。国破家亡是最大的苦海,国家沦丧,家人不但没有吃大米饭的资格甚至生的权利都被剥夺。平顶山惨案这一剜心之痛,使抚顺人最知道无国就无家的道理,也最能体会国破家亡之苦。知苦然后才知道什么是甜,抚顺人对于国是家的依靠体会最深,有国才能有家,因而抚顺人最能感知有了新中国的甜。于是,抚顺人忘我的建设自己的家园。到处是劳动竞赛和热火朝天。

西露天矿                                                                抚顺电瓷厂

  建设中的辽宁发电厂                                                   抚顺石油一厂

  新旧社会的鲜明对比,使新中国建立之初的百姓特别珍视自己的家——国家,只有国家才是遮风挡雨的家园。以国为家做主人翁是那个时候的正能量(虽然那个时候还没有正能量这个词儿)。


  李文生、刘洪林是西露天矿的扫道工和电镐司机,刚刚成为国家主人的李文生、刘洪林对新中国无比热爱。1950年3月9日,面对大面积发生的片帮(塌方)事故,李文生和刘洪林没有退缩,为了保护工友和电镐献出了生命。这是两位建设煤都的普通矿工,是新中国最初的平民英雄。如今李文生、刘洪林的殉职纪念碑,高高矗立在劳动公园的山岗上。这就是那时候的主人翁,国家的事情单位的事情就是自己家里的事情,为了自己的家园,共产党员李文生、刘洪林义无反顾舍生忘死。

煤精雕刻厂

  那是一个煤都的年代,那是一个火红的纯真年代。

  恢复国民经济医治战争创伤和开始实行第一个五年计划,建设的热潮席卷在水一方的大地。那时候,许多厂房和大楼,像雨后春笋从大地长起,平炉里钢水沸腾,装满优质煤的车辆在铁路大动脉上奔向祖国各地,工地的火花四处飞溅,高大的烟囱冲破云霄,电线杆像树林一样密集,汽笛声声雄壮的呼唤,机器的奏鸣曲响彻在水一方的大地。军工钢、飞机铝、炼钢煤、挖掘机、航空油,源源不断从抚顺输送到大江南北,为刚刚从旧社会走过来的气血两亏的国家补血补气,煤都的贡献挺直了年轻的共和国的身躯。

抚顺钢铁厂

  一个硝烟刚刚散去刚刚立国的人民的国家,同时赢得了抗击16国侵略军和医治战争创伤恢复国名经济乃至实施第一个五年计划这三个大手笔的胜利。这三个大手笔的胜利,我们抚顺——在水一方的城市从来没有缺席。抗美援朝有前方将士们的血肉之躯,恢复国名经济执行第一个五年计划有亿万劳动者的努力,然则我们抚顺为共和国的几个主战场同时提供了源源不断的急需和必须。这就是共和国长子的担当啊!这就是煤都抚顺的红色足迹!这就是煤都——一个火红的纯真年代的记忆。就像萧军的小说《五月的矿山》——在那红五月的日子里!

  那是一个煤都的年代,那是一个质朴的纯真年代。

  许多的孩子穿着白衬衫蓝裤子,系着红领巾排着队伍去电影院,那时候时兴学校包场。去电影院的路上,有飘扬的星星火炬的队旗在前面引导,一条长龙般的队列,歌声此伏彼起。“六月的花儿香,六月的好阳光,六一儿童节,歌儿到处唱”......这是低年级学生唱的《六一国际儿童节歌》。

  “我们新中国的儿童,我们新少年的先锋,团结起来继承着革命的父兄,不怕艰难不怕担子重,为了新中国的建设而奋斗,学习伟大的领袖毛泽东......这是高年级的学生,他们唱的是老的《中国少年先锋队队歌》,作词郭沫若作曲马思聪,这歌儿是大师级的作品,那时候大师们都对祖国的花朵投注着慈爱的人文关怀。那时候时兴学雷锋,孩子们组成一个个学雷锋小组,唱着社会上的流行歌曲《学习雷锋好榜样》,深入居民组为需要帮助的人家扫地擦玻璃。

  那个时候时兴“上市里”,无论男女老幼大人孩子都巴不得在星期日去“上市里”。“上市里”包含着去劳动公园“逛公园”和到百货大楼“逛大楼”这两个目的。以“大楼”为主要标志的“市里”还有康乐大酒楼、人民电影院、工人俱乐部、亚洲照相馆、大来饭店、御膳酒楼、宴宾楼、人民浴池、同乐春饭馆、煤都理发店、千金大戏院、大明钟表眼镜商店等等老字号,这些地方就像一个个旅游景点有着令人着迷的吸引力。

  东西四路就是抚顺的最重要的一条街,人群熙熙攘攘摩肩擦踵没事就来逛逛乐此不疲。许多人也许舍不得下馆子,也许不会在大楼买多少东西,人们就是想“上市里”逛一逛,一饱眼福而已。

  那时候的百货大楼清清爽爽,所有的大窗通透明亮,就像纯真年代的清纯少女有着清澈明亮的眼睛,不需要文眉眼影,用不着那么多的浓妆艳抹的广告外包装,天生丽质自然有着人面桃花的美丽。质朴和纯真使人怀想。

  那个时候时兴爱国卫生运动,居民组届时会发出通知,什么什么时候要检查卫生。于是家家户户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居民组的干部会逐户检查,柜门被打开,门楣上亮子上箱子上柜子上,家里犄角旮旯的地方,居民组的阿姨干部都会眼到手到。瞧瞧,自己家里的卫生状况居然同爱不爱国联系在一起,家庭卫生就是关乎国家的大事情。

  为了爱国,掀起了除四害(苍蝇、蚊子、老鼠、麻雀)运动,于是笔者那一代的小学生成群结队拿着苍蝇拍走上街头打苍蝇,车站、商店、饭馆、厕所和暖气管道的水泥板上,打得苍蝇几无落足之地。然后,把打来的苍蝇数着数装进火柴盒里,上学时交给劳动委员记录成绩。于是,满世界都是举着苍蝇拍的人群,好一个全民皆拍的时代画卷!(待续)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