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光泽:旧居今仍在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9/1/4 11:24:07  作者:光泽 编辑:李丹  
[导读]:因为工作由乡入城,又因为爱妻有病不得照顾,16年前,我忍痛割爱,将满清王朝发祥地——赫图阿拉城附近的宽宅大院低价卖给了二弟,搬到二十公里外的县城居住。

图片选自网络

  因为工作由乡入城,又因为爱妻有病不得照顾,16年前,我忍痛割爱,将满清王朝发祥地——赫图阿拉城附近的宽宅大院低价卖给了二弟,搬到二十公里外的县城居住。

  今年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的金秋时节,借着“农业示范田”项目考察的空隙,沐浴着和煦的阳光,我又一次故地重游。脚下踏着曾经挥洒过辛勤汗水的旧居家园的土地,闻着扑鼻的稻香,眼望这个让我魂牵梦绕,至今尚未过户更名的旧居以及四周大碗口粗细、七八米高的榆树防护林,“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未改鬓毛衰”的感慨油然而生。

  这处旧居依山傍水,因二弟夫妇去南京照顾孙女而闲置三年。园田现包于他人经营。

  1997年,我和爱妻倾毕生积蓄在两面环水的水毁旧房址上新建了7米宽16米长的四间砖瓦房,初步形成了“小桥流水人家”的图画生态格局。按照政府当时“谁造谁有”的政策,我和爱妻每天像燕子衔泥般一锹一锹、一镐头一镐头营造着我们的爱巢。共在房前开垦出水田1.5亩,屋后及左右平整出旱田1.3亩。一方充满生机与希望的图画般有为田园,又怎一个让人羡慕而了得。

  那个时候,我们遵循着清明栽土豆、谷雨种大田的古训,不失时机地在旱田当中栽上土豆、辣椒、茄子、黄瓜、韭菜等应季蔬菜,种上玉米、花生、豆角等农作物;五月中旬开始向水田抛稻苗并向稻田投放鲶鱼苗——鱼食杂草、蚊虫,不用人工除杂草、打药灭害虫,即省工时又环保。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每当黄昏来临,一家人用棍子敲打石墙,水田里四面八方的鲶鱼就会搅动水波噼里啪啦的前来争抢鱼食,每每于此我们喜不胜收。旧居家园,简直就是我们快乐的天地!

  在我们的精心侍弄下,韭菜绿油油地舒展着脉叶,长长扁扁的豆角提溜算褂,黑龙江土豆遍地金黄,顶花带刺的黄瓜腰身挺拔,茂盛的辣椒枝叶间也长出了绿绿红红的长长的尾巴;园子里的樱桃树、李子树下,草莓、花生应有尽有,整个就是个百菜园。好一个春看草绿、夏听蛙鸣、秋收百货、冬坐火炕品收藏的理想日子。那真是“有机水稻小杂粮,干鲜蔬菜任品尝。自种自收无污染,乐享其中不张扬”。一年到头的农产品自给自足,吃不了地吃。那些年妻贤子孝,一家人乐此不疲地收获着田园的馈赠,憧憬着未来的美好!

  往事如昨,那时的爱妻是何等的勤俭、贤惠、健康、活泼啊!她1.63米的苗条身段,披肩的长发,不算俊秀的脸庞上总是挂满幸福的微笑。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

  2002年4月,爱妻罹患疑难病症,我虽多次带她赴省进京四处求医问药,但终不能治。

  在归途的客车上,泪眼朦胧的爱妻跟我说:“你单位离咱家好几十公里,来回跑太辛苦了,这回我听你劝,答应跟你去县城买房住。”

  “你不是不舍得咱的宽宅大院么?”我问。

  她说:“不舍得又能怎样,你上班没空弄,我有病又莳弄不了了,不卖了它拿什么再买房子?”

  于是便有了我们现在居住的82平方米的楼房。

  怎能忘记,搬离旧居的那个时刻我们一家人那依依惜别的泪水和哭声------

  屈指算来,妻子有病生活不能自理眼瞅着就快十七年整了。这些年,心灵的苦和累一刻也没有停止过,一日深似一日地折磨着我。虽然家人时常来伴,虽然单位领导和同事常常嘘寒问暖,但个中辛苦,冷暖自知。

  经历过的点点滴滴,让我遍尝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咸。

  往昔再回首,今又重开颜。

  虽然家已不是原来的那个家,但人却还是原来的那些个人:我现在身体健康、工作顺利;儿子大学毕业后在一家私企挣了年薪,也有了对象,结婚指日可待;所不同的是妻子的健康不在了,但她精神是愉快的,生活是幸福的——每天都有我和妈妈、妹妹哄逗着、劝着她吃睡、翻身、更换纸尿裤,不弃不离,真情陪伴。

  旧居今仍在,可待我回还?

  再过五年我行将退休,但愿到那个时候,我能带着家人重回旧居居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环保养生,携家带口安度春秋。

  难舍旧居,那里有我太多的希冀和向往。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