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连载:《好山好水好地方》之浑河养育的土地(佟达)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12/10 14:32:37  作者:佟达 编辑:李丹  
[导读]:关于“抚顺”这个名字的含义是什么?据抚顺七千年历史文化网站上王玉生《明修抚顺城与抚顺得名》一文论曰:为什么叫抚顺?是为了表明国策军机,这就是“顺之者以德服,逆之者以兵临”。我赞同这种解释,这个解释与早年《煤都抚顺》一书流布甚广的“抚绥边疆,顺导夷民”含义大体相同。

                                                                   一水背城

         明朝抚顺城

  1384年已是明朝的洪武年间,在水一方的浑河之野上,亘古未见的出现了一座墙垣高矗的砖砌城郭,这就是我们这座城市名称的得名之地,“抚顺”成为地名来源于此。单就城郭而言,此前的友谊宾馆高岗上的东汉玄菟郡城、高尔山上的新城或唐朝的新城州都督府城都是利用山险和天然陡壁凭高加筑城墙,辽代贵德州城则是平地起建起码丈八高的夯土墙,而且夯土墙耐不住风吹雨淋需要经常加固。待明朝砖造的抚顺城出现,其高墙坚垒的作战效能和坚固程度都是前代的城无法相比的。我们说亘古未见就是因为在我们这座城市有城以来出现砖城真是大姑娘坐轿——头一回。

  关于“抚顺”这个名字的含义是什么?据抚顺七千年历史文化网站上王玉生《明修抚顺城与抚顺得名》一文论曰:为什么叫抚顺?是为了表明国策军机,这就是“顺之者以德服,逆之者以兵临”。我赞同这种解释,这个解释与早年《煤都抚顺》一书流布甚广的“抚绥边疆,顺导夷民”含义大体相同。关于“抚绥边疆,顺导夷民”八个字典出何处,有解释为出自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如是,则抚顺一名便是皇帝亲自命名,这是历史上很少见到的恩宠。

  皇上御批的城市该是何等了得!但很遗憾,找不到来自朱元璋的根据。何况清朝的乾隆皇帝自认为当初设立的抚顺城就是针对他们的列祖列宗的,还写诗说:“洪武城抚顺,意在抚顺我”。如果清朝皇帝真的认同“抚顺”一名出自朱元璋的所谓“抚绥边疆,顺导夷民”,那么乾隆皇帝就不会在1778年再建一个抚顺城还使用朱元璋的命名。

  还有其他的一些解释,各自的解释大同小异。其实仅从“抚顺”两字的字面含义就能看出恩威并重的味道。明朝对刚刚败亡不久的元朝残余力量主要以军事手段应对,为防止元朝残余势力向北退入草原山地以后胁迫其他民族对边境作乱,明朝一般采取招抚政策,招抚无效即以兵临。

  总之,文武兼备恩威并用。这就是设立抚顺城乃至取名“抚顺”的应有之义,“抚顺”一名实质上就是明朝为解决边疆问题而采取羁縻政策的产物,抚顺的取名与明朝对边疆民族的羁縻政策息息相关。

  1384年抚顺城刚刚建成之际,还真可以用“一片孤城万仞山”来形容当时的景观。那时候一条大河的北岸,芳草碧连山,一座簇新的砖城在浑河之野上突兀而起,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孤零零的后背对着一脉青山,唯一的南城门名叫“迎恩门”,在南面对着浑河渡口。

  彼时,明朝的万里长城(又叫做辽东边墙)还没有修到抚顺,明朝在辽东的边镇最初还就是这样几个孤立的点,没有形成由点到线的长城防线。在水一方的土地上首先设立的砖城抚顺城,无论它之前和以后要面对的是谁,它要防范的民族是哪个,都是因为它处在“通夷要道”上。

明代抚顺城残存角楼     1944年摄

  后来,明代正统年间,为加强辽东边防,防御蒙古族、女真族等少数民族,提督辽东军务的王翱、指挥佥事毕恭,向朝廷建议修筑辽东长城,得到朝廷批准。朝廷决策要修筑的辽东长城是一个系统工程,该工程历经几十年才告完成。于是,陆陆续续的出现了两次大规模的边防建设工程。1464年在抚顺城之东三十里的今关岭村建起了抚顺关,这是由抚顺城向东前出的关城,就此形成一关一城的边镇格局。

  这已经是抚顺城建城以后的第八十个年头了。又过了四年,也就是1468年,一个叫做韩斌的到了辽阳任职副总兵,才修起了长城防线在抚顺关南北通过,从而完成了从山海关到丹东虎山长城防御系统的千里链条,这就是明朝的辽东镇长城,其长度为1950里。至此,抚顺城在面向东方的“通夷要道”上才有了一个关城和一条长城防线组成的防御体系。

  韩斌是任职辽阳的副总兵,干嘛要他来修筑抚顺地段上的长城?原来,韩斌的副总兵可是非同小可的官职,其职务相当于现在沈阳战区的副司令啊。辽阳是明朝设立的辽东都指挥使司所在地,负责管理今辽宁地界上的25个卫所,抚顺千户所城是隶属于25个卫所之一的沈阳中卫城。管理25个卫所军务的韩斌副总兵不但是高官,还是明朝的一代名将。

  虽然抚顺城在当时属于沈阳中卫城管辖,连一个军分区的级别都够不上。但抚顺城、抚顺关是在明朝修建长城防线的系统工程的背景下建立的边关镇城,说长城给了抚顺这个名字,也不算牵强。

  因为从所谓“抚绥边疆,顺导夷民”的国策军机到修建关城和长城防线,从决策到实施,一以贯之的都是“抚顺”之策,对元朝的蒙古残余要“抚顺”,对还未成大气候的女真部族要“抚顺”,对后来的努尔哈赤一伙人也要顺便“抚顺”一把。其实,从努尔哈赤到他的父祖祖先不断的拿着朝廷的敕书到抚顺关关外的马市往来贸易和进京朝贡,从努尔哈赤的五世祖董山被杀再到努尔哈赤的父祖被杀,从努尔哈赤被封为正二品的龙虎将军到萨尔浒大战,哪一次不是“抚顺”的产物?硬的一手是军事上的“抚绥”即“逆之者以兵临”,软的一手是高官厚禄与物质利益的“顺导”即“顺之者以德服”,恩威并重软硬兼施。

  “抚顺”作为一种明朝一以贯之的边疆民族政策,从抚顺城取名之初到抚顺城最后的陷落,就一直在这块在水一方的土地上不断地重复上演着“抚顺”的历史故事。

  抚顺境内的明长城是一个系统工程,共由三个部分构成。

  甲、防线系统:由铁岭境内黄泥洼进入哈达青石岭——大柳——章党——前甸——兰山——上马——后安——马圈子,最后从新宾下夹河乡小夹河村出境进入本溪界。这段长城从北到南纵向通过抚顺东部地区。防线由一连串的烽火台和墙壕组成,有少量士兵巡哨值守,具体任务是发烟火报警以及实施初步有限的抵抗,迟滞来敌的进攻速度。

  乙、城防系统:在长城防线后侧10———15公里的地带设立屯兵城堡,屯聚作战的主力部队,根据长城防线的敌情通报向来敌方向机动作战,形成二线纵深的防御作战系统。这个系统在长城防线后侧与长城平行布设了5个城堡,从北到南依次为顺城区的会安堡(会元乡)——抚顺千户所城(抚顺城街道)——东洲堡(抚顺县救兵乡)——马郡单堡(抚顺县救兵乡)——散羊峪堡(抚顺县救兵乡)。兵力配备:会元堡453人、抚顺千户所城1108人、东洲堡634人、马郡单堡513人、散羊峪堡315人。

  丙、报警系统:从长城防线经由堡城向内地指挥机关报警的传烽报警通讯系统,由一系列腹里烽火台组成。

  原来在浑河北岸一脉青山上的汉代长城的烽火台如滴台、葛布桥头、月牙山、詹家北山、果树北山等烽火台被明朝再度加以利用,成为抚顺关、抚顺城向上级指挥机关沈阳中卫城报警的传烽线。

  然而,庞大的长城系统没能挡住八旗的铁骑,明朝的抚顺关和抚顺城没能达到对努尔哈赤成功的进行“抚顺”的最终效果,抚顺城的迎恩门显示着明朝对边地所有民族的恩典而努尔哈赤却并不领情,因为杀害祖父和父亲的剜心之痛是任何抚慰恩典都不能消弭的。

  抚顺关,据《辽东志》卷二《建置·关梁》条记载:“抚顺关,在抚顺所东三十里,建州夷人朝贡出入。”抚顺关是明朝万里长城上的一个重要关口。说它重要,是因为努尔哈赤就是首先从这里攻破了明朝的防线——万里长城。说它重要,是因为当年老汗王的爷爷祖太爷等等都是拿着明朝颁发的通行文书——敕书,在这里验照检押通关,然后才能向西走三十里到抚顺城繁华的城里,接着才是前期到明朝的南京以后到明朝迁都的北京,去恭恭敬敬的觐见皇上,献上朝贡的贡礼。看到图片上这个有着一个土堆的高台了吗?

抚顺关关城上的塔台 摄影张波

  这个高台就是抚顺关的关楼,高台上的那个土堆是抚顺关关楼上的烽火台,当年可是大青砖罩面的烽火塔台,雄健而又威风。当年的老汗王包括他的爷爷觉昌安到再往上的五世祖董山,几百年前可都是在这个塔台之下和关楼之北三百米的“抚夷厅”里多少次的老老实实等着办理过关手续哩!无论是通关、入关还是过关,总之这就是横在抚顺城和建州女真之间的一道关口。在抚顺关荒废之后,历史却没有荒废,关岭和关岭村的名字牢牢的刻上了“关”的烙印。

  那时候一般人不会有进出抚顺关的通行文书,那叫敕书,是朝廷颁发的。一般的女真老百姓不会得到这种东西。敕书是特权待遇特殊身份的标志,因为努尔哈赤和他的祖辈都是朝廷任命的管辖建州左卫的官员,官员必须效忠朝廷,所以每年都要凭着敕书过关去北京孝敬一下皇上他老人家,顺便述职报告工作。但是明朝的皇帝怎么也没有想到,正是朝廷颁发的敕书,竟使这几个从抚顺关前来朝贡的在长了见识开了眼界以后,将来打上门来,毁灭了朱家天下。

  1464年修了抚顺关以后,还在抚顺关的城门外边开了一个市场——抚顺马市。因为那些没有过关文书的女真百姓要交换粮食布匹油盐酱醋茶之类生活必需品,就必须拿人参、木耳、蘑菇、山菜和各种皮子来到抚顺关外的马市交换。

  关于关岭的抚顺关马市,一位女作家从古代女真人的角度描摹了从建州来到抚顺关外马市的热闹景象:

  “每次往来看见公路旁设立的石碑,两侧平缓的农田,往事便浮现脑海,想着奔腾的马群,欢跳的小狗,新鮮的人参、松子、木耳、蜂蜜、珍贵的貂皮,我的祖先们——来自赫图阿拉的女真人穿着皮制的衣服,束一根长发辫,操着他们特有的语言,聚集在这一带,向边塞官员交纳月供,与汉族生意人互为交换。应该说,开始的纳贡与交换,皆处于公平状态下。比如进贡的马匹必须交边关检验,合格者发证书,再由酋长负责送往京城。这时边关官员要宴请酋长,赠送礼物作为答谢。明制定的商品纳税额也较为合理,买卖双方均表示满意。这种良好的贸易秩序还吸引了松花江流域的野人女真、流域的河南人、山东人,及长江流域的江浙人,他们不远千里,长途贩运,与女真人贸易。那时候的关岭马市,再现了金代贵德州的鼎盛场面。……一次赫图阿拉的女真人到抚顺赶马市,总人数竟达千人,他们络绎苏子河岸边,狭窄的山路上,蜿蜒着长长的队伍。又有记录说,万历三十一年的七月到八月间,赫图阿拉的女真人在抚顺马市连续交易二十六次,出售人参2647斤,绍、鹿、狍皮6876张,蜂蜜1240斤,东珠18颗等等。女真人则从马市购入绢锻、铁锅、铁铧等等。马市贸易对边关人民的重要性,亦可推知了”(引自王开《贵德州漫记》)。

抚顺关外马市遗址面积380余万平方米 (摄影:张 波)

  抚顺关马市使得长城内外的许多民族不远千里趋之若鹜,这种边地经济交融的盛况其实达到了“抚绥边疆,顺导夷民”的政治目的。在抚顺关设立马市边境贸易,“抚顺”了各个边疆民族。而发给努尔哈赤这些女真贵族官员敕书的特权也是为了“抚顺”一下他们。虽然当初为抚顺城取名时针对的历史对象前后不同,但后来发生的历史却为“抚顺”一名的历史含量不断的加以注解。

  到了1618年的4月13日这一天早晨,抚顺关开大马市(赶大集),马市一开,化装成入市贸易的皇太极的数千人马突然闯关。士兵们从来没有过拿着敕书到抚顺城这样的大城市开开眼界的机会,只能在抚顺关关外的马市或买或卖,伸着个脖子从马市向抚顺关的城门洞里窥探一下。这回好了,头儿们领着他们开干了,要进抚顺关了。可想而知,八旗女真一哄而起打进抚顺关该是何等的劲头十足!于是抚顺关被马市贸易的女真人抢关夺城,继之兵临城下到达抚顺城,抚顺城的守将李永芳投降献城。

抚顺关马市烽火台

  面对努尔哈赤的八旗大军突然兵临城下,面对努尔哈赤的城下招降,抚顺城的守将李永芳开门投降未作抵抗。河北民歌《小放牛》中的唱词中有“什么人把守三关口……杨六郎把守三关口。”。为大宋朝把守三关口的杨六郎被世代传唱,为明朝把守抚顺关的李永芳的表现却是“闻敌而股战”,这是一个腿软缺钙没有胆儿的软骨头。看来任用把守边关的守边将领还真是关系到国家安危生死存亡的天大事情。上级领导选拔官员,真是要睁大眼睛识人啊!

  抚顺城的历史上不都是李永芳这样只会投降献城的将官,也有殊死奋战威武不屈的壮士。1449年的明朝正统年间,建州卫酋长李满住率领部众袭击抚顺城,李满住有兵一万余,抚顺城内有明兵千余。当此大兵压境的生死关头,守城将官鲁全携带妻儿老小上了城墙守城,就差没有抬着全家人的棺材上来了。鲁全用身家性命表明了城在妻儿老小在,城破妻儿老小亡,而他自己绝不苟活的信念。

  全城官兵被长官激励誓同生死。抚顺城坚不可摧,最后李满住撤兵解围空空而归。168年以后,鲁全拼出妻儿老小的身家性命保全下来的抚顺城,被李永芳以保全全城百姓身家性命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献了出去。

  同一天,抚顺城南北两翼的边防城堡都被攻破。明朝的抚顺城随即被拆毁,只剩下一些老城墙根儿。从1384年到1618年,存在了234年的明朝抚顺城完成了它的历史。我们现在看到的抚顺城所有的带有城门的老照片都是清朝的抚顺城,明朝抚顺城的原貌和城门楼我们根本看不到,因为在努尔哈赤攻破抚顺城的时候,对抚顺城做了拆毁的处理,城门楼也就没有了形迹,自然也就没有了立此存照的可能。

  何况照相这种事情当时连影儿都没有呢!照相机是1839年才由法国人发明的,顺此说明。上个世纪四十年代拍摄的明朝抚顺城的城墙和角楼,只是毁弃荒废了多年以后脱了相的土包和土楞。明朝的瓦解恰恰是从明朝没有想到的方向开始的——抚顺关。抚顺关是努尔哈赤向明朝首开战端的地方,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努尔哈赤在这里对明朝“打响了第一枪”,就是在这里努尔哈赤捅破了天。

1944年的明抚顺城

  抚顺关是努尔哈赤的八旗对明朝的首战之地,明朝从这里开始蚁穴崩岸,清朝从这里开始挥师北京朝向紫禁城的龙椅。明朝的悲怆清朝的雄起,抚顺关成了王朝交替的历史焦点和策源地。这样的历史重量已经是山海关无法相比。不就是为了一个红颜吗?不就是出了一个吴三桂吗?除此之外山海关还有什么?没有吴三桂献上山海关,清朝照样可以进去,早晚的事儿。两个朝代的兴亡接替系于一座抚顺关,抚顺关才应该是夺取天下的“天下第一关”啊!

  失败与成功,都在这里曾经发生。大悲与大喜,都已化作秋月春风。

  一城一关,抚顺城已经不在,抚顺关一息尚存残破不堪,不幸的是抚顺关的地下又发现了铁矿石。于是开发了铁矿。曾经被关停,然后又继续。明代的抚顺城被努尔哈赤灭迹了,为了消除明朝营垒的政治和军事的需要。清代的抚顺城已经在1952年的城市建设中被拆除了,为了城市交通和那些几十年就将面临淘汰的民居。最后的抚顺关现在又被包围了,但不是八旗的军队,而是一群开矿的。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