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将历史留给后人—访《抚顺工业文化遗产调查与思考》主编张波

我要评论 2018/12/5 10:35:37  作者:林晓慧 编辑:李丹  
[导读]:抚顺有创办于1901年,号称亚洲第一大露天煤矿的西露天矿;有高耸入云的世界最高的龙凤矿井架;有建于20世纪30年代的石油一、二、三厂,抚顺铝厂、特殊钢厂、抚矿机械厂、抚顺发电厂等遗址群;这些在中国工业史上具有国宝级价值的工业遗产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风霜雨雪而留存至今,见证了从洋务运动时期到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直到中国工业化的发展历程,是中国近代工业发展史的重要实物例证。

  抚顺有号称亚洲第一大露天煤矿的西露天矿;有高耸入云的世界最高的龙凤矿井架;有建于20世纪30年代的石油一、二、三厂,抚顺铝厂、特殊钢厂、抚矿机械厂、抚顺发电厂等遗址群;这些在中国工业史上具有国宝级价值的工业遗产经历了一个多世纪的风霜雨雪而留存至今,见证了从洋务运动时期到日本殖民统治时期直到中国工业化的发展历程,是中国近代工业发展史的重要实物例证。

  如果说丰厚的抚顺工业文化遗产是这座城市宝贵的财富,那么最近出版的《抚顺工业文化遗产调查与思考》一书就是记录这些财富的“账单”。12月3日,记者采访了“记账员”——该书主编张波。

  缘由

  拜读今年出版的《抚顺工业文化遗产调查与思考》一书前,我可以说是对工业文化遗产所知甚少,虽然知道抚顺的“一井一坑”,知道抚顺的钢厂铝厂,却不知它们是不可移动的工业文物。接到采访任务后,我更迫切地想知道出书的主编张波到底是咋想的。

  我得到的答案只有两个字——情怀。

  今年刚刚退休的张波在抚顺市博物馆搞考古研究了一辈子,而对工业文化遗产的调查是从2001年开始的,一直到2012年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张波和他的团队经过了十多年的走访调查,深入调查并记录了抚顺的一百多处工业文物。

  你可能有疑问,考古的不是考古学家吗?他们不是研究古代的古遗址、古建筑之类的吗?怎么跟一些厂矿、机械设备较起劲了呢?张波告诉我,历史和文物古迹是昨天的,代表着已经消逝的过去,所以对历史与文物古迹的保护和挖掘研究是他们的本职。过去他们涉猎的对象基本都是农业时代的历史范畴。而眼前他们面对的确是工业时代的作品,属于现代范畴。“人类的工业革命已经几百年了,信息时代的到来宣布了传统工业的尾声,也就是后工业时代已经摆在我们面前。如果我们忽视这些即将消逝的后工业时代的历史,那么大批即将谢幕的工业时代的实物也会随之消逝。为了给后人留下这些工业文物,我们这些文物工作者有责任和义务将这些工业文物记录下来,这也是在记录我们抚顺煤都辉煌的工业往昔。”

  调研

  读到这里你有没有跟我一样的问题——到底啥叫工业遗产?

  张波耐心地告诉我,工业文化遗产是有历史价值、技术价值、社会意义、建筑和科研价值的近现代工业文化遗存,包括建筑物和机械、车间、磨坊、工厂、矿山以及相关的加工提炼场地、仓库和店铺,生产、传输和使用能源的场所,交通基础设施,以及一些老字号。此外,还包括与工业和城市发展相关的住房、供电供水等城市市政设施及宗教和教育设施。

  知道了啥叫工业文化遗产后你又要问了,抚顺有哪些标志性的工业文物?这些工业文化遗产承载着哪些工业文明信息?记录着哪段工业文明历史?

  如果说抚顺最典型的工业文物,当属“一坑一井”,“一坑”你一定很熟悉,就是曾经以“亚洲第一”闻名的人工挖掘的西露天矿,这是目前抚顺市最大的工业遗迹。“一井”你不一定了解很多,它就是高达63米的巨大工业构筑物——龙凤矿竖井,它的外形像纪念碑一样,曾经是“煤都”的象征和标志。张波告诉我,很遗憾,他们调研时没能下到井底,但通过采访和查资料,也将这当今世界上现存的唯一煤矿竖井了解通透。“现在为了加强保护,矿留守处将竖井楼底层的门窗及通风口用钢筋铁板焊接堵死,在周围也修建了两米多高的围墙。”

  其实,工业文化遗产领域是前无古人的崭新领域,这也给张波和他的团队的调研形成了很大的困难,因为没人了解,没人理解,所以他们经常到处碰壁,尤其在他们开展工业设备设施的现状调查时,经常得不到厂矿企事业单位的理解,将他们阻挡在外。

  “当时我们只有介绍信,但很多厂矿都不认这个。你告诉他们你是博物馆的,要调查研究他们厂的工业设备,直接一点的人进都不让你进,委婉一点的告诉你他去请示一下,结果一请示人直接没影了。”对于这些不支持张波很无奈。

  这可咋办?看不到实物,他们如何断定这就是工业文物?考古学家都是执着的,不让进,他们就想办法,翻墙、跳栏杆他们经常干,只要能见到实物并记录下来,危险系数再高,他们也不怕。有时有的厂矿设备已经停产很久了,很多厂里的年轻人不知道作为何用,他们就要召集一些退休老职工进行座谈。有的建筑已经改变了模样,他就要去走访老住户,采访调查建筑改变之前的样子和由谁居住……他们就这么坎坷地记录了十二年,才有了抚顺这一百多处工业文物的记载。

  “工业文化遗产可以直观地反映人类社会发展的部分重要过程,并具有历史、社会、科技、经济和审美的价值,也是历史发展的重要物证。”张波告诉我,如今,起始于1901年就进行煤矿开采,直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扩建为规模宏大的亚洲第一大露天煤矿的西露天矿,以及在20世纪中叶形成巨大产能的龙凤竖井,石油一、二、三厂,抚顺铝厂,特殊钢厂,抚矿机械厂,抚顺发电厂等一批重工能源企业,它们都已成为重要的工业遗产遗址群。

  这些年,张波和他的团队为了调研走了多少地方,采访过多少人已经数不清,但《抚顺工业文化遗产调查与思考》一书里记录的煤矿工业遗产、石油工业遗产、冶金工业遗产、有色金属工业遗产、电力水利工业遗产、交通运输工业遗产、机械化工工业遗产、教育场所建筑物、城市市政设施与住宅建筑、纪念碑等都是他们实实在在了解历史,研究实物,查询资料,以历史价值、科学价值和艺术价值的角度去判定和看待的。书里大量的文字介绍和图片记载正是说明了他们的态度和决心。

  “走访调研时,我们都是以抢救珍宝的态度遏制那些濒临淘汰的工业设备设施被熔炼消解的盲动,以审视青铜器那样的眼光来看待工业文物的珍贵价值。”

  思考

  “工业文化遗产是人类文明的物化历史,是不可再生的,它在一定程度上见证了中国国有企业成长的历史。保护好这些遗产,就是保存这段成长的历史。”张波无比诚恳地说。

  保护好抚顺的工业文物也是他的使命和追求,更是出版这本书的意义。

  抚顺作为一个老工业基地,被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伴随着当前的经济结构调整和发展战略转型,大批曾是国家经济支柱和工业骨干企业和矿山退出生产经营领域,后矿山时代和后工业时代突如其来的降临,成了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曾提出对文物和文化遗产的保护方针——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张波认为,“合理利用”是工业文化遗产得到保护的重要途径,因为只有把工业文化遗产利用起来,发挥它的各种价值,才能在使用中得到根本的保护。

  那么,如何才能更好地保护抚顺的工业文化遗产呢?张波建议,可以建立工业博物馆、建立文化产业园区、工业文化遗产遗址公园等。经过调查研究,张波了解到,国内外建立工业遗址公园的成功实例有很多,例如美国西雅图煤气厂公园、德国北杜伊斯堡景观公园、法国雪铁龙公园、加拿大维多利亚岛布查特公园等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与延续了工业文明。而我们抚顺可以依托龙凤矿竖井,规划建设煤都遗址公园,把机器设备作为工业雕塑,作为工业文物展示出来。同时,把抚顺的电铁融入其中,在龙凤矿竖井现存的电铁铁道上展示电铁客车,作为一道行走的风景线,进一步拉动了抚顺旅游行业。

  采访的最后,张波告诉我,他的期望是:保护好这些旧时期的老建筑和城市设施,并把它们同建设煤都遗址公园和大电铁全景式的展示结合起来,统筹规划,分步实施,从而呈现出一个心灵和视觉都具有震撼力的宏大景观。

  工业文化遗产和工业文物与古代青铜器同等重要,都是一个时代的艺术品,有它们的艺术价值、社会价值和研究价值,更是抚顺社会经济与历史发展的见证和文脉延续的载体。所以,愿你跟我一样,拜读《抚顺工业文化遗产调查与思考》后,能更透彻地了解工业文物,关注和保护我们的城市遗产! (林晓慧)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