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连载:《好山好水好地方》之浑河养育的土地(佟达)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11/29 9:56:21  作者:佟达 编辑:李丹  
[导读]:一寺临水,双塔接天。这是辽金时代几百年前贵德州的醉美画卷。一条大河北岸的一脉青山之中,千峰万绿簇拥着一座人群攒动的寺院。两塔超拔塔铃叮咚,十里河川浑河塔影。斯时,这片在水一方的土地,就在水墨丹青的画卷中。

  一寺临水,双塔接天。这是辽金时代几百年前贵德州的醉美画卷。一条大河北岸的一脉青山之中,千峰万绿簇拥着一座人群攒动的寺院。两塔超拔塔铃叮咚,十里河川浑河塔影。斯时,这片在水一方的土地,就在水墨丹青的画卷中。图片中三角标志的地点就是贵德洲寺院当年的所在,此即1983年第域发掘区的南端坡下之地。

  贵德州一寺两塔的景观已经美不胜收,那么贵德州城在哪里啊?告诉你,城在原欧家屯的一片菜地里,这片菜地有近百万平方米,而且这片大菜地就是一个大台地。古代的城墙大多是夯土打造的,只有到了明代才把砖头用在建造城墙上。

      明代以前的城墙没有砖头罩面,自然经不住百年以上乃至千年的消磨,在风风雨雨中不断消解,城墙不再雄起而逐渐蜷缩起身躯,不再高大甚至看不出城的摸样,最终将沦为废墟。台地就是贵德州城沦为废墟的最后摸样。还好,贵德州城的废墟成为了欧家屯的菜地,贵德州城曾经有过的成千上万的人居残迹,房屋街衢的建筑残土以及家庭餐馆遗弃的垃圾,经过千年的发酵而成为古为今用的养料,欧家屯的菜地上不上化肥都会一片葱绿。

  三十多年前,笔者曾经在这片葱绿的菜地上考察,徘徊在古往今来之间。垄沟里绿叶间,常有辽代特色的白瓷片和酱釉的器皿碎片,还有烧制沟纹砖的残次品,那些沟纹砖已经烧得扭曲变形,它们都是贵德州城市产业的缩影。沟纹砖没有用在城墙和民房,而是用在建塔建庙和构建辽墓上。

(欧家屯贵德州城出土文物)

      在高尔山城里贵德州寺院的遗址,曾经出土一块灰色的辽瓦,瓦上居然刻写着几个字:“……匠贾德用”“匠”字之前缺失。如果推测,当是“工匠贾德用”,或者还可能是“贵德州工匠贾德用”。如今,贾德用参与建造的寺院已经只剩下几片残瓦,幸运的是参与建造的工匠留下了名字,而且还能更幸运的被考古的发现从此青史留名。青史留名的一般是史书记载的大人物。平头百姓不会进入史志,然而一个瓦片却把贾德用记载下来。于是我们知道,在辽代的贵德州,有过一位贾德用,他是制瓦的工匠,是流传千古的一位平民。在建筑与建材行业,贾德用在抚顺应该算得上是一位建筑业的祖师。

  不幸的事情终于降临到欧家屯的这片大菜地,先是一家电视机企业要建设厂房,后来又有一个学校要建设校舍,于是作为欧家屯的大菜地也没能保住贵德州的废墟。废墟终于在现代建设的逼迫下了无形迹。

欧家屯贵德州城出土陶网坠)

  好在这片在水一方的文化沃土并不缺少古城的废墟,有名有姓的几个都在这片在水一方的土地。

  高尔山的古城还在,虽然石头构筑的城墙已经在千百年中被拆的只剩下人皆不识的土楞。高尔山城的不幸在于始终处在历代城镇的叠加地带,人居密集,城墙被拆解,城墙的石料在历代被用于城建和民居。高句丽的西境镇城的坚垒高壁被“整容”到如此不堪的境地,以至于一些研究者把原本为石头城的高尔山新城误认为是土石混筑的山城,并且所谓土石混筑结构的城墙还成了高句丽中晚期山城的典型代表。

(地图来自抚顺七千年历史文化网站)

      然而只要比照一下晚于高尔山新城后来才出现的,位于沈阳地界儿的辉山石台子山城全城的石墙,把高尔山城当做是一座土石混筑的山城该是多么谬误啊!日本人当年挖掘的东门以及北土门子都有石头建造的城门面世,这样的结果就是对高尔山城为土石混筑之说的直接否定,高尔山城作为直面辽河的前线要塞无论如何都不会采取城门用石头建造而城墙用土石堆砌的建造方式。如果山城这样构筑就是太草率了,如此草率建造的城就不应该是隋唐两朝顶尖的将军们云集的战场。

  辽金时代的贵德州城以欧家屯菜地的身份留下最后的身影。最后代替贵德州留下一点儿念想儿的是当年贵德洲的西塔,当年的西塔现在的高尔山塔还在遗世而独立。

  1905年日俄战争中,俄军固守高尔山防线。日本鸭绿江军的炮兵向高尔山猛烈轰击,炮弹击中塔座和塔顶密檐,留下两个弹洞。1991年抚顺市政府投资加上市民集资共66万元,将古塔修葺一新,根除了倾覆之患,弥平了塔顶日军炮击的弹洞。修复后的古塔塔刹直插云天,密檐上的惊雀铃丁冬摇曳,十里可闻,再现了古塔风韵。

      工程于1991年7月开工,1992年10月完竣。施工中曾于1992年3月28日清理塔基时,发现并清除了日俄战争中射入塔基中的一发炮弹,为古塔清除了隐患。为给后代留下保护维修古塔的记录,抚顺市建委、文化局、城建局、园林处等单位刻制志石一方,镌刻 《高尔山辽塔修葺记》,藏入古塔第七层密檐。

  在浑河水畔,还有几座像贵德洲那样的城:

  明代的抚顺城被努尔哈赤在1618年攻破毁城,城址在抚顺城火车站之西,如今已经看不到形迹。

  明代的抚顺关在前甸关岭已被铁矿开采围困。

  清代的抚顺城位于西起宁远街,东至新华街,北至永吉路,南至新城路的区块内,如今也只剩下南关和北关的地名。

  明代的会安堡城在会元乡政府所在地,还残存部分老墙根。

  明代的东洲堡在抚顺县的小东,只剩下老墙根。

  明代的马郡单堡在抚顺县救兵乡马郡村,还幸存一段几十米长的高大城墙。

  明代的散羊峪堡在抚顺县救兵乡山龙峪村,村子座落在城堡上,还残存部分墙基。

  这片在水一方的土地,因为“文化厚积”,许多的往昔和寄托乡愁的东西由于风雨消磨和人为的灭迹已经所剩无几,除了开辟为旅游景点的那几个宝贝儿,其他幸存的都是劫后余生蓬头垢面而不招人待见。当初的抚顺城就因为蓬头垢面影响了所谓的城市建设而被拆除,成为我们这座城市永远的痛。所以,我们对于历史对于过去,应该保持尊重和敬畏,更应该万千珍惜。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