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姜斌 :理发洗澡变迁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8/11/22 9:19:10  作者:姜斌 编辑:李丹  
[导读]:每个人对往事的沉淀都有一些弥足珍贵的记忆,有的意义大些,值得珍藏;有的事虽小,但回味无穷。理发洗澡就属于这类小事,现在每每理发洗澡回来,身心倍感舒爽的时候,会勾起对以往理发和洗澡的一些记忆。


电影剧照


  每个人对往事的沉淀都有一些弥足珍贵的记忆,有的意义大些,值得珍藏;有的事虽小,但回味无穷。理发洗澡就属于这类小事,现在每每理发洗澡回来,身心倍感舒爽的时候,会勾起对以往理发和洗澡的一些记忆。

  上世纪五十年代,新中国建立不久,我出生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低矮的平房,昏暗的路灯,一缕缕炊烟,构成了那个年代的特定生活影像。小时候有关理发洗澡的印记似乎十分模糊,特别是孩提时代的理发印象近乎为零,直到上小学以后,才知道男孩差不多一个月要剪一次头,知道了剪头就是理发。

  那时小孩们都不太讲究什么发型,剪短了就行,可不像现在的小孩们,随着家长们的审美观给孩子剪的有些奇形怪状。长大后逐渐知道了理发是有技术含量的,记得父亲每次去理发店回来都显得容光焕发,渐悟到理发对男人挺重要。那时抚顺知名度高的理发店是煤都理发店和春江理发店,不仅店面大,理发师多,而且经常是顾客盈门,要排号等候,和老电影《女理发师》里的场景差不多。

  我认识一位80年代在春江理发店的女理发师张丽,她参加工作即在饮服公司下属的春江理发店工作,学的是烫发。据张丽回忆,春江理发店的旧址在西四路步行街的西面,现在商业城的位置,是幢二层楼房,楼下理发,楼上烫发,而且女士发型的工艺要求会更高一些。有着“春江”情结的她退休后在社区开了自己的理发店,回头客颇多。而坐落在中央大街与东四路交汇处的煤都理发店似乎更大些,不仅门前的红蓝白向上旋转的花柱标识醒目,而且通透的玻璃往里看也是一览无余。  



春江理发店 

  小时候洗澡倒是留下了些许印象,家里用来洗衣服的大铝盆,是孩提时和弟弟们洗澡的浴盆。小孩遇到水总是很欢愉的,有时会弄得盆里盆外都是肥皂沫,最后再泼上几瓢清水,这是小时候夏天洗澡的印记。到了秋冬季节,都是父亲带着我去澡堂洗澡了,那时都管浴池叫澡堂,去澡堂洗个热水澡是最惬意的事,因那时家里根本没有什么热水器、花洒之类的洗浴设备。

  六十年代,我已经是小学生了,父亲会带我去理发店剪个小学生头,再去胜利浴池洗个澡。当年的欢乐园地区还很热闹,不仅有一百商店和京剧院、还有小舞台、国启电影院,澡堂当属胜利浴池这家老字号了。据说胜利浴池的原址是欢乐园有名的公益合百货店,公私合营后改建为胜利浴池,划归市饮食服务公司,因而是国营的。记得澡票很便宜,最贵的时候才2角5分钱。父母单位还会发福利性质的联票给职工,我有时会从联票上撕下一张去胜利浴池洗个澡。走进浴池,呈现在眼前的往往是雾气弥漫,摩肩接踵的场景。



上世纪八十年代新城浴池


铝厂浴池


抚顺炭素厂职工浴池

  那时候浴池工作人员挺多,他们会负责为浴客找位置,记得那时胜利浴池的休息区很大,单人床下面是储衣柜,运气好的会在床上休息。而我去的时候大多是没有这样位置的,服务员会喊“脱筐”。原来浴池里准备了许多简易的竹筐,用来弥补没有位置又想洗澡的人。那只好脱在筐里先去洗澡,遇上穿大衣的浴客,工作人员会用一个带钩的长竿挑起来,麻利地挂在墙上。要是服务员遇到熟客出浴,会喊一嗓子然后变魔术般地扔过一条热毛巾,并送上5分钱一壶的茶,这一幕的“影像”特别清晰。

  七十年代,我已经参加了工作,每天从欢乐园家里步行到中央大街的邮电局上班,但局里没有浴池,可能是邮电点多面广,工作性质所致。所以每次洗澡还是去胜利浴池,时而也会去东三街的人民浴池,即现在的中医院病房附近。人民浴池挺宽敞,男部在二楼,模式基本和胜利浴池相差无几,而且一楼设过盆塘洗浴,在那个年代是相当高级了。有一次下夜班和同事去奢侈了一把,一个小房间,两张小床,中间有两个盆塘,泡一会歇一会,一上午就过去了。

  那时候,一般厂矿、企事业单位都有职工浴池,在支局做电报串班员的时候,去过一次龙凤矿的大浴池,隐约记得浴池很大,刚升井的矿工们黝黑得一个模样,经过淋浴和4个池子轮换着洗,才逐步现出本色,这个印象太深了。在石油一厂的老同学带我去过一厂的一个车间浴池,虽说简陋些,但水洁净人又少,据说他们厂每个车间都有浴池,洗完澡换衣服下班多惬意啊!



新城浴池

  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大潮荡涤着经济体制的变革,也带来了百姓生活习俗的转变,使人们在衣食住行等各方面都发生了巨大变化,“男人爱潇洒,女人爱漂亮”可能从这个时候正式开始了。人们在服饰款式的变化上绚丽多彩起来,自然而然的也就注重起时髦的发型,使得煤都、春江、光明等国营理发店一时门庭若市。一些私营的理发店也开始初露端倪,为了省钱,我会选择比较熟悉的小理发店,欢乐园回迁楼群里有一个同学妈妈开的小理发店,我就经常去。

  小理发店可以说是城市生活的缩影,那里是老百姓闲谈交流,传播小道消息的主要渠道,话题上至国家大事,下至柴米油盐,无所不有。这个时候家里开始有了简易的电淋浴器,标志着在家里洗澡的起步。

  九十年代,市场经济来势凶猛,一切以市场为导向的体制冲击着旧的体制,饮服公司旗下的一些饭店、照相馆、理发店、浴池等经营陷入低谷,悄然退出了市场。而民营企业则异军突起,逐步延伸到了这些领域。一批高中低档的理发店、洗浴中心走进了百姓生活,还引进了一些名目繁多的项目,什么桑拿浴、温泉浴、特色浴、冷水浴等,使洗澡上了一个档次。但令世人尴尬的事情也出现了,不掩饰的说,这个阶段在一些发廊和洗浴业出现了一些乱象。

  有的利用洗浴场所特殊行业性质搞“暗度陈仓”,引入了色情陪侍,称那些失足女为“小姐”。一时间,一些发廊、歌舞厅、洗浴场所成了藏污纳垢的地方,“小姐”这一闺阁尊称成了“三陪女”的代名词。这个时期,正是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轨的过渡期,实行厂长(经理)负责制,企事业单位大多有所谓“业务招待费”列支,使得一些酒店、洗浴中心的生意异常火爆,接待上搞什么“一条龙”服务,即吃喝完了舞厅跳舞,最后去桑拿浴消遣,一时间搞得乌烟瘴气。好在这些乱象终究见不得阳光,始终在整顿治理之中,特别是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和反腐败力度的加大得到了有效遏制,洁净的洗浴场所归来了。

  进入新世纪以来,家电进入了寻常百姓家,各种电热水器、太阳能热水器给百姓的生活带来了极大的方便,安全性能好,款式多样化。房间大的还在卫生间里装上了浴盆,使过去只有在影视片见到的泡澡的场景变为现实,让百姓们尽情地享受生活。去浴池洗澡也是一样,各种档次的洗浴场所不断增加,仅在抚顺的城东地区,就有新月池、东碧泉、碧海云天等高中档的洗浴中心,基本都是集洗浴、按摩、棋牌、客房、健身等休闲功能于一体。再舒舒服服地搓个澡,一边搓一边聊天,大多是聊些市井新闻之类的内容,那敲背时抑扬顿挫的节奏,恰似一首好听的“鸣奏曲”。



碧海云天温泉水汇


大众浴池


胜利浴池

  近年来,随着旅游产业的兴起,辽东和辽南地区的温泉洗浴火爆起来,抚顺人开始走出家门,到辽东的五龙背、东汤;辽南的熊岳、思拉堡洗温泉日益多了起来,特别是临近取暖期时达到了高峰。亲朋好友、同学战友、同事邻居等集结到一起,组团洗温泉。那里有一日三餐的宾馆式温泉洗浴,也有自己做饭的自助式温泉洗浴,房间里都有温泉浴盆。在盖州市(县)的思拉堡温泉小镇,每天有专程往返于抚顺到思拉堡的大巴车。

  理发洗澡方式的演变,印证了时代的变迁,社会的进步。现在城区里店名时尚洋气的美发店不胜枚举,吸足了人们的眼球;遍及城市各个角落大众浴池、洗浴中心比比皆是。商家多以储值卡和联票的形式向浴客推出优惠,理发洗澡已演变成百姓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消费刚需之一。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