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历史探究 >> 正文

卢然:令人匪夷所思的金代贵德州奉集县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11/11 17:41:18  作者:卢然  
[导读]:近些年来,在沈阳至抚顺区域发现诸多辽金古城址因史料不详而无法确定所属。如,抚顺西部的古城子城址,东陵区城子地城址、高八寨城址、前山嘴子城址、巨流河山城址、李贝堡南山头城址等,值得展开深入研究。


《盛京通志》关于奉集故城记载

  辽天柞帝天庆六年(1116年)五月,金军巧夺辽阳城。之后,“东京州县及南路系辽女直皆降。”。[1]辽朝的贵德州也纳入了金朝版图之内。“诏除辽法,省税赋,置猛安谋克一如本朝之制。”[2]

  辽朝的贵德州辖两县,分别是贵德县和奉德县。金朝建立后,大体上沿袭了辽朝的行政规划,但对相关建置做了部分调整。就贵德州来看,省奉德县,废辽集州并将其奉集县纳入贵德州。“贵德州,……县二:贵德倚。有范河;奉集,辽集州怀远军奉集县,本渤海旧县。有浑河。”[3]

  辽金两朝,贵德县均为附郭县。那么,奉集县在哪里呢?

  明代毕恭所修《辽东志》载:“奉集废县,在辽阳城北八十里,……今为堡。”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说:“奉集城,在(沈阳中)卫东南,……金废州,以奉集县属贵德州,元废县,今为奉集堡。”

  康熙时成书的《盛京通志》谓:“古奉集县,今城东南四十五里,有土城,周围四里,名奉集堡即其地也。”金毓黻《渤海国志长编》认为:“辽志东京道集州怀众军下云,渤海置,所统奉集县下也云,渤海置。此集州,为渤海故州之明证也。惟其故地已不详,辽代移置于沈阳东南有曰奉集堡者,即其地也。”[4]由此,奉集县在今奉集堡便成为了定论。


奉集堡村

  奉集堡,位于沈阳市苏家屯区陈相屯镇。这一地区虽略见丘陵山地,但奉集堡村附近地势较为平坦。考古工作者曾在村内发现边长500米一正方形古城址,东西南北各有一门,城外有护城河,现为养鱼池。古城围墙里砌有许多大块青砖,经鉴定,土墙为辽金时期修筑,明代为增强防御能力,用青砖加固。由此,人们进一步肯定了上述结论。

  但是,奉集堡即辽金奉集县这一认定结果也并非没有疑点。

  按照《辽史》《金史》所言,集州及奉集县为渤海所置,但在《新唐书》所记渤海“地有五京、十五府、六十二州”中,却并无集州。《中国历史地图集》“疑《辽志》记载有误。”《东北历史地理》也认为,如果渤海集州在此(奉集堡),“所相近者亦为西京鸭渌府。”

  不仅如此,按照《金史》所载,“奉集,……有浑河。”可是,在今奉集堡其地,距浑河最近处也有45里。而奉集堡村南500米就有一条北沙河绕村而过。北沙河古称沙河,为太子河水系,发源于本溪市朝仙岭,流域面积1584平方公里,河长117公里。

  笔者在实地探访中发现,北沙河旧河床十分宽阔,河床上游主槽宽200米,下游60米。这一宽度与浑河大体相当。当地村民介绍,今天的北沙河照比五六十年代,流量已减小五分之三左右。由此可知,历史上的北沙河是一条宽阔的大河。《金史》不以眼前的北沙河定位奉集,却以较远的浑河来定位,其做法令人匪夷所思。

  另外,今奉集堡西北距沈阳市45里,东北距抚顺城有80里之遥。无论是金代还是现代,从抚顺城至奉集堡必须过沈阳(沈州)境方可抵达。若辽金奉集在此,根据其位置判断理应在沈州统辖范围之内。如果金代将其纳入贵德州,确有“飞地管辖”之嫌,于理难合。


奉集堡城墙遗址


村民用明代墙砖垒砌自己院墙


奉集堡村南的北沙河


北沙河河床

  综上分析,笔者以为,辽金奉集县城或可能不在今奉集堡。

  考察历史,较早将今奉集堡定为辽金奉集堡的当为《辽东志》。《辽东志》载:“奉集废县,在辽阳城东北八十里,古陴离郡地,汉为险渎县,高丽为霜岩县,渤海改为奉集县,置集州,金属贵德州,今为堡。”很明显,这一记载是抄自《辽史》“集州,怀众军,下,刺史。古陴离郡地、汉属险渎县,高丽为霜岩县,渤海置州。”的记载。后人之所以不约而同地将奉集县城定在此地,除参照上述记载之外,还因今奉集堡尚存“奉集”字样,除此之外,并无新据。

  关于集州及所统奉集县,《武经总要》的间接记载值得注意。它成书于1044年(辽重熙十三年),早《辽东志》400多年,早《辽史》《金史》近300年。相比之下,可靠性要更高一些。


《武经总要》关于同州的记载

  《武经总要》没有关于集州的直接记载,不过它在定位同州时,以集州作参照。同州条:“阿保机所建,……东至生女真界,西南至东京二百里,西北至双州七十里,东北至集州七十里。”双州条:“双州,……东至逆流河二里,入生女真界,西至辽州七十里,南至沈州七十里……。”[5]

  根据这一记载可知,同州在东京东北(双州东南),集州又在同州东北。而今天的奉集堡据辽阳(东京)只有百里,与上述记载的270里相差甚远。考虑到双州“在沈州北七十里”等记载来计算,这一位置无论如何都不是今奉集堡地。如果《武经总要》准确的话,那么集州当在今抚顺西、沈阳东、铁岭南区域内寻找。因为这一区域既符合《金史》“奉集,……有浑河”记载之水系坐标,又与贵德州府所辖县相合。

  事实上,近些年来,在沈阳至抚顺区域发现诸多辽金古城址因史料不详而无法确定所属。如,抚顺西部的古城子城址,东陵区城子地城址、高八寨城址、前山嘴子城址、巨流河山城址、李贝堡南山头城址等,值得展开深入研究。

  那么,今奉集堡的“奉集”又该如何解释呢?

  明代成化年间,女真海西各部及建州女真联兵南下入扰辽东。“成化二年(1466年),建州三卫岁间寇扰97次,杀掠人口10余万”,数字虽属夸大,但也说明其形势严峻。由此,明廷的辽东统兵大吏奏请:增加驻兵,并请于凤凰山、鸦鹘关、奉集堡等地“筑设千户所之城堡”,增置驿道之墩台以便往来。此奏折准奏后,成化四年(1468年)由副总兵韩斌主持修筑,奉集堡极有可能是这一背景下在旧址上修筑起来的。前面提到,奉集县为元所废,彼时,至金亡已过去230多年,韩斌将民间所传奉集废县名移至今奉集堡,并非不可能。

  注释:

  [1]《金史·本纪第二·太祖》
  [2]《金史·本纪第二·太祖》
  [3]《金史·地理上》
  [4]金毓黻《渤海国志长篇》
  [5]《武经总要·北蕃地理》后集 10


分享到: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