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能工巧匠传之高荣升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10/10 10:27:46  编辑:李丹  
[导读]:民国初年,高荣升与沈阳市的一个朋友学习照相技术。后来,他回到辽阳家乡购置了一套照相设备,于1921年初在辽阳城内翰林府胡同开设了荣华照相馆。当时营业不算景气,于是他前往东北各地了解照相业的经营情况。

  《能工巧匠传》主要记述解放后在抚顺市商业局系统有较大影响的已故厨师、理发师、摄影师和修脚师,共4名人物。

  高荣升(1887年~1962年)

  高荣升,字桐林,男,汉族,1887年10月生于辽阳市,终生从事照相事业,是抚顺照相业的奠基人之一,具有爱国之心的民族工商业者。1962年11月病逝于抚顺市新抚区将军街寓所,终年75岁。

  民国初年,高荣升与沈阳市的一个朋友学习照相技术。后来,他回到辽阳家乡购置了一套照相设备,于1921年初在辽阳城内翰林府胡同开设了荣华照相馆。当时营业不算景气,于是他前往东北各地了解照相业的经营情况。

  1923年初,高荣升来到抚顺,发现抚顺这个新兴的重工业城市只有华英和天真两家照相馆,而且设备陈旧,技术落后,门面狭小,营业萧条,髙荣升认为,这里发展照相业很有潜力,欲将荣华照相馆迁到抚顺。可是,他只有一个儿子,帮手少,又缺乏足够资金,因而没有搬成。有一次,高荣升来到海城县美光照相馆,发现这家店主非常有钱,根本不把照相经营放在心上,他借机与该店学徒池永德(现市饮食服务公司退休工人)攀谈起来,得知池永德很想学习照相技术,但店主不肯教。高荣升见池永德聪明伶俐,又热心学习技术,正是自己的好帮手。于是,他对池永德说:“这里没有什么活,不如跟我到辽阳学徒,各种技术都能学到。”池永德很高兴,便愉快地跟他来到了辽阳,在荣华照相馆学徒,管吃、管住,每年给10元钱(奉票)零花,从此高荣升有了帮手。

  1923年10月,高荣升将辽阳荣华照相馆迁至抚顺,仍沿用原馆名称,设于千金寨东平康里有一座二层小楼,总营业面积120平方米,楼上摄影场60多平方米。使用小型外照相机,采用日光玻璃房摄影,用白布遮光,竹竿调整光线,蜡光洗相,日光晒相。当时荣华照相馆只有高荣升、妻子和池永德3人。一年以后,儿子高树清及儿媳也来到抚顺。高荣升善于经营,社会交际广。荣华照相馆在抚顺开业那天,他将同乡好友、县公署稽查及地方名流请来助兴捧场,产生很大影响,使荣华照相馆的名字迅速传开,千金寨^地区的达官显贵们吉日良辰、喜庆婚嫁都来荣华照相馆拍照,因此,荣华照相馆的生意日益兴隆起来。仅民国十二年(1923年)十二月中旬的一天就照了130多张像,卖钱额达120元(奉票),一般情况,日平均照像为70至80张左右。


(图片选自网络)

  自荣华照相馆迁到抚顺之后,抚顺照相业改变了冷清局面。高荣升为了扩大影响,不断新设备,1926年初,从日本购进一台坐式照像机,能照4至12寸各种规格的照片,而且画面清晰,深受顾客们欢迎,是年末,高荣升又集聚了一部分资金,于抚顺欢乐园地区开设了荣华照相馆分号,由其子高树清管理,并雇佣技工1名、徒工4名,生意比较兴隆。在荣华照相馆的影响下,抚顺市相继出现了振兴照相馆、大方照相馆。由于照相馆的增多,引起同行间的相互竞争,高荣升为了在竞争中取胜,他不断提高照片质量,更新设备、更新布景,节假日降低价格,以吸引顾客,1930年,荣华照相馆最先实现了电光照像,拍照不受天气和时间的限制,顾客可随到随照,其营业更加兴旺。

  为了发展照相业,高荣升已不满足在抚顺经营,他开始将照相业向外地发展。1932年3月,他在鞍山市新开地又开设一处荣华照相馆分号,雇佣两名技工、一名徒工。后因人手少,无暇照顾,加上管理不善,于1933年初关闭。当年春季,高荣升又在抚顺大官桥头(今市橡胶厂附近)开设了荣华分号,其营业面积为80多平方米,前门是营业室,室内摄影场约50多平方米,共有4至5人(与欢乐园分号的人员相互流动)工作。当时,东北照相业最有名气的有3人,高荣升是其中之一。

  1934年末,由于日本侵略者开始强行千金寨居民、商户搬迁,致使许多商业店铺倒闭,照相行业也不例外,高荣升在千金寨开设的荣华照相馆也随之关闭,与欢乐园荣华照相馆合并。同年夏季,由于经济萧条,高荣升不得不把桥头荣华分号关闭,只剩欢乐园荣华照相馆一处。

  1934年秋,高荣升的大徒弟池永德想到日本宪兵队特高课当特务。高很气愤,于是派人把池永德找来,严肃地对他说:“不好好搞照相,为什么要给日本人当特务?”原来池永德在抚顺满徒后就离开了荣华照相馆,先在日本人开的福岛照相馆当技工,后来与朋友高占元、张履明合伙开个占明照相馆,但由于经济萧条,占明照相馆很难维持。这时,日本警察署有个叫王君义的找到池永德说:“日本照相馆的镜头丢了,说是落到你手里,限你二日内交出,不然就将你带到衙门去。”当池永德一筹莫展时,有人对他说:“日本宪兵队正用人,你愿去不?”池永德一气之下,经人介绍,当了日本宪兵队特高课的特务,高荣升对他说:“既然已经这样,师傅要你记住,不管干什么,千万不能做出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池永德点头应允。池永德在日本宪兵队特高课干了近二年,没有查办一个案子,没有逮捕过一个人,因此被宪兵队开除了。

  1935年春,高荣升看到抚顺照相业受日本人的气,心中非常沉闷,便筹集了一部分资金,到沈阳市鼓楼附近开设了美兴照相馆。可是,整个东北都在日本侵略者统治之下,沈阳也不例外。因此,开业半年就关闭了。1937年前后,日本侵略者为加快对抚顺煤炭资源的疯狂掠夺,煤矿工人大量增加,使抚顺人口剧增,工商业出现了虚假繁荣,照相业也随之得到一时发展,这时,高荣升将欢乐园荣华照相馆交给儿子高树清经营,自己在新抚顺中和马路五丁目(今新抚区第二医院处),开设了荣华照相馆。此馆为二层楼,15间房屋,中间有阳台,共300多平方米。院内有假山假水,环境幽雅,除自己居住外,其它全部用于照相营业。为了扩大经营,他经常更换布景,添置很多生活常用道具,如花盆、花架、桌椅、各种汽车、飞机模型及各种儿童玩具等,并最先推出了生活照。这个时期,抚顺的照相业暂时繁荣了一阵子,当时日本人开设的照相馆有7户;中国人开设的照相馆有8户,到1938年发到10户。

(图片选自网络)

  1940年,高荣升为了进一步吸引顾客,最先在抚顺经营服装道具。他购置了几十套各种样式的西服、礼服,还配有各种礼帽、手杖等,使抚顺照相业再度出现了新局面。可是,这种繁荣并没有持续多久,1941年,伪满政府公布了《七、二五停止令》(即物价停止令),对照相业进行了严加控制,致使中国人开办的照相馆大批倒闭,高荣升开的荣华照相馆也走了下坡路,营业萧条,无计营生,勉强维持生计。

  国民党统一时期,抚顺市经济萧条,物价飞涨,民不聊生,市内商业店铺纷纷倒闭,照相业已处于风雨飘摇的境地,高荣升在新抚顺中和马路五丁目的荣华照相馆也没有逃脱这场恶运,这时,他已是年过花甲,无力经营,加之营业入不敷出,便将这座小楼卖给了好友赵欣,而后在新抚顺二丁目租了一间小平房居住。从此,高荣升到处游逛,居无定所,先到过天津、通化等地的朋友家寄居,以后又到北京居住一段。几经周折,他于1956年春又回到抚顺。

  高荣升终生从事照相事业,技术全面,为抚顺培养几十名摄影师,成为抚顺照相业的奠基人,抚顺市饮食服务公司国家特一级摄影师曹克俭和已退休的池永德、史鸿吉、吴大庸、张汉东、许成龙、李彦达等人都是荣华照相馆培养出来的高手。高荣升对徒弟要求严格,不准吸烟、不准喝酒、不准赌博,照相技术不得有一点马虎,凡是有毛病的照片都要重新制作。

  高荣升自1923年将荣华照相馆由辽阳迁到抚顺已达40年之久。他的设备、技术、质量在抚顺照相业中一直处于领先地位,为抚顺照相业的发展,做出了贡献。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