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连载:《好山好水好地方》之浑河养育的土地(佟达)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10/8 9:36:13  作者:佟达 编辑:李丹  
[导读]:三千年前的那一代村庄和那一代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了这片在水一方的山岗,也不知道留下几十个村庄遗址的他们离开一脉青山去了什么地方。总之这里的一脉青山上又沉寂下来,没有了鸡鸣狗吠和袅袅炊烟。

  第六章 长城纵横

  三千年前的那一代村庄和那一代人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离开了这片在水一方的山岗,也不知道留下几十个村庄遗址的他们离开一脉青山去了什么地方。总之这里的一脉青山上又沉寂下来,没有了鸡鸣狗吠和袅袅炊烟。

  又过了一千多年,这条寂寞的山岗才有了人气,那是汉代守边的将士巡逻的身影。在距今两千多年以前,汉代的万里长城出现在在水一方的山岗上。

  汉代的万里长城从沈阳东陵区进入抚顺地界,跨过抚顺高湾地区,进入河北乡方晓的小滴台村,然后依次通过河北乡滴台缝村西山、河北乡二道沟村西山、河北乡西葛联社半截沟村东山、河北乡西葛联社半截沟月牙山、河北乡葛布桥头格林山庄住宅区、河北乡新地号村南山、河北乡将军堡北山、抚顺市肉联厂后山、高尔山古城公园将军峰、河北乡施家村西山、前甸镇果树村北山、前甸镇詹家村北山、前甸镇鲍家村北山、前甸镇靠山屯北山、前甸镇关岭村关岭西台、前甸镇关岭村南鹰嘴砬子、前甸镇大甲帮村石油二厂中转站大架子。

  汉代的万里长城在市区东部的大甲帮一带拐了个近乎直角的弯儿,跨过浑河南下进入了东洲区的吴家堡和石油二厂职工医院到达阿金沟一带,再掉头向东到小青岛,进入抚顺县上马乡的苍什岭、莲花堡,直驱新宾县上夹河乡河西村,中经木奇镇水手村、和睦、永陵镇羊祭台、新宾镇网户村,转向红升乡旧门村,最后经旺清门东北的孤脚山出抚顺境,进入通化地区,然后从吉林省通化地区直奔鸭绿江。

  本章题目叫做“长城纵横”,汉代长城从西向东通过浑河北岸的高湾、顺城区的地界儿趋向浑河南岸的东洲区、抚顺县,然后进抵苏子河流域的新宾县出抚顺境,这是一“横”,这一“横”出现在两千年前。那么一“纵”在哪儿啊?那是在汉代长城建立以后的一千四百年才出现的明代万里长城。我们千万不要忘记,我们抚顺市的名字—— —抚顺,是从明代万里长城构建的边城—— —抚顺城诞生的。

      这明代的万里长城北从铁岭进入东洲区的哈达镇,在顺城区的会元乡和前甸镇南北纵向通过南下进入抚顺县。这就是一“纵”。汉代长城与明代长城在抚顺市区东部交汇,形成两代长城一纵一横在浑河两岸交错的空间格局,这就是本章题目“长城纵横”的由来。关于明代的长城,我们在后边明代抚顺城的章节里介绍。

  是什么原因导致抚顺出现了汉代的长城?在这里建设长城是为了防备谁?

  又是为了保卫什么目标?

  大家知道,汉朝最大的威胁就是北方草原的匈奴,防范匈奴的马蹄驰突一直是汉朝采取防北国策的原因。所以,汉代修筑了西经河西走廊延伸到新疆境内和向东抵达朝鲜半岛的一万多公里的长城。抚顺浑河北岸向东走向新宾的长城就是这万里链条中的一环。因为能够有效的阻挡北方民族的马蹄疾风暴雨般的冲击力的,就是那一道万里长墙 (长城),也可以说长城就是一道挡马墙。

  汉朝在汉武帝时期采取了三箭齐发的战略解决了匈奴的威胁。这就是在汉朝的西北方向发起河西战役建立河西汉四郡,又派张骞通使西域,文武并用,瓦解了匈奴对西域各国的胁迫而共同作乱威胁汉朝的局面。在汉朝的东北方向,卫满朝鲜往往乘匈奴之乱袭扰汉地,客观上帮助匈奴牵制了汉朝的军事力量。于是汉武帝在公元前108年对朝鲜半岛发起进攻,攻灭卫氏朝鲜然后建立乐浪郡、真番郡、临屯郡、玄菟郡,除了玄菟郡晚于其他三郡一年建立于公元前107年,其他三郡都建立在公元前108年。

  对于在大规模军事行动之后建立的玄菟郡等汉四郡,就必须采取相应的军事措施加以保卫。这样,一条汉代长城就根据时代的需要出现在东北地区途径抚顺进而直达朝鲜半岛。

  抚顺地段的汉代长城在西汉和东汉所要保卫的重要目标是一批汉代的省城和县城,由西向东依次为沈抚交界地属沈阳的上伯官汉城、抚顺友谊宾馆东汉省城玄菟郡城、东洲小甲帮汉城、新宾永陵西汉省城玄菟郡城、新宾红升白旗西汉的汉城。当然还包括大片的浑河冲积平原上从事农耕的村庄。

  抚顺自1980年文物考古部门开展文物普查之后,除了此前已经了解掌握的明代长城的基本状况,新的发现就是战国时代的燕国北长城、秦始皇的秦代长城和汉武帝时代的汉长城。由此出现了抚顺拥有四代长城的提法。燕北长城和秦长城从抚顺西部地区南北方向通过;汉代长城在浑河北岸由西而东横穿抚顺市区奔向新宾,明代长城在抚顺东部的抚顺县、顺城区和东洲区南北纵贯抚顺。

  那么,这些长城在哪儿啊?咋没见过啊?的确,在抚顺没有看见过像北京八达岭、居庸关那样盘旋于崇山峻岭上的高大城墙。我们的长城是什么样的呢?

  看到上面两张烽火台的照片了吗?这就是通过顺城区的汉代长城,分别是位于河北乡的小滴台和前甸镇靠山屯北山的烽火台。

  汉代的长城是采取了因地制宜的办法,因为长城要通过许多的江河山川,不能一律构筑高大城墙。比如跨过河流,你怎能在河上修城墙?在砬子和悬崖峭壁上你怎么修城墙?所以只能根据山河形势,因地制宜,就地取材。遇到悬崖峭壁,就干脆不进行任何修建,而是利用悬崖峭壁作为高不可攀的天然城墙,这在长城学上叫做“山险墙”,面对这种因地制宜的城墙,你能说它不是长城吗?

         同样的道理,在一些陡坡地带挖掘宽大的壕沟,让匈奴的骑兵冲不过去,这也是城墙。因为你的骑兵再厉害,也飞不过十多米宽的壕沟。在林木茂密的高山之巅、高岗或制高点上,则构筑屯守的烽火台,这些烽火台链接起来就是连点成线的长城防线。只有在无险可守的平坦地带,才必须夯土构筑高大的人工城墙。

  在浑河北岸一脉青山上的汉代长城正是由烽火台链接起来的长城。抚顺市区地处长白山脉到辽沈平原的过渡地带,多山多河,没有华北地区和西部瀚海沙原那种平旷空远的条件来建构坚墙高壁。所以只能“因边山险”“因河为塞”(依靠天险作为城墙,依靠河川的阻隔作为城防),然后在制高点上每隔三里五里构筑烽火台,比肩接踵两两相望。这种由烽火台排列起来组成的防御体系在《汉书·赵充国传》里叫做“列燧”, “列燧”的含义就是烽火台排列起来的长城防线。

  如今,这些由烽火台组成的汉代长城都已经被岁月沧桑成了一个个土丘,一些烽火台的顶部还可以看出有一个凹坑,那是燃放烽火进行报警的烟火坑。白天燃放狼烟,夜晚点燃烽火。有的烽火台附近发现有石墙遗迹,那是戍守士兵居住的场所鄣城。何谓鄣城,就是小城堡,与之相对的大城才叫做城。即小者为鄣,大者为城。与此相关的是汉代戍守士兵的生活痕迹,这些烽火台上下和鄣城附近,常有灰色的釜(饭锅)、罐、盆、瓮的碎片,以及汉代的铁钁、铁铲、铁锸(铁锹)等生产工具,还有筒瓦和板瓦。

  筒瓦和板瓦是屋顶的建筑材料,这说明这些一连串的烽火台上,都有戍楼或岗亭之类的建筑物为戍守士兵遮风挡雨,其上覆盖瓦顶。千年已过,戍楼和岗亭柱朽房塌,墙倒瓦落。戍楼和岗亭都已不见踪影,只有当年的碎瓦片片两千年来默默的躺在当年雄踞的戍楼和岗亭如今寂寥的土丘上。

  《汉书》里把烽火台链接组成的长城叫做“列燧”,换个说法就是列燧长城或者烽燧长城。《汉书》的原文为“乘鄣守烽”和“乘塞列燧”,这是对此类烽燧长城的准确描述。请看,士兵登上每个鄣城和烽火台戍边守备(“乘鄣守烽”),全部烽燧链接起来(“列燧”) 组成长城防线(“乘塞列燧”),“塞”字就是指长城。

  “秦时明月汉时关”,烽火相传烽燧相望。苍苍土丘上,曾有汉军将士值守的身影。数九隆冬的一脉苍山上,寒风冷夜传来断断续续敲打刁斗值更的声音,白色的月光与雪光交织着,映照着穿在将士们身上冰冷的铠甲。月满边塞,人登戍楼。这些已经不见戍楼行迹的烽火台是一群曾经戍守玄菟郡的汉代将士们留下来的,他们—— —在两千多年前曾经守望过我们这片在水一方的土地!

  沧桑巨变,经过两千多年的风雨剥蚀、风沙掩埋与人为破坏,这些长城已大多面目全非了。局部地段上的夯土城墙或被夷为平地,踪迹无寻;或颓为田埂、浅沟;或时断时续向前伸展成为匍匐在地高不过半米的土龙(高湾地区的一段燕国长城就是这个样子)。长城往昔雄性的风采已经失去而不在,惟有残迹犹存的烽火台—— —那些寂寞的守在山岗上的土丘,还在向人们诉说着几代长城的走向与历史。

  也有遗憾,那些没有一点知识与教养的盗墓者,把一些烽火台当成了古墓乱挖起来,他们长着脑袋就不会想想,谁家的祖宗会蹲在高高的山尖上。

  我们抚顺的历史与文化,真是涂抹着鲜明而强烈的边关色彩啊!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