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三家子村的变迁(四)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12/3 12:43:32  作者:王连仲 编辑:卢然  
[导读]:终于云开了,雾散了,天空显得格外湛蓝和明净,灿烂的阳光洒满了刚刚苏醒过来的大地。十年来遗留下来的矛盾与纷扰、贫穷与落后,百废而待举。这是一个充满希望和向往的时代。


今日三家子村(2018年10月5日 摄影)

  春 天

  1976年仲秋,群山青黛色的脊梁上浓云紧锁,田畴坦荡的胸脯上雾霭缭绕。9月9日,伟大领袖毛泽东溘然长逝。王洪文、江青、张春桥、姚文元,这几个靠“文大”发迹的野心家、阴谋家,加快了篡党夺权的步伐。10月6日,党中央采取果断措施,将祸国殃民的“四人帮”绳之以法。同时,长达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也宣告结束。

  终于云开了,雾散了,天空显得格外湛蓝和明净,灿烂的阳光洒满了刚刚苏醒过来的大地。十年来遗留下来的矛盾与纷扰、贫穷与落后,百废而待举。这是一个充满希望和向往的时代。1978年底,党召开了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明确指出,党要把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

  如果说,1948年末,中国人民获得的是人生的解放,那么这次获得的是思想上的解放,生产力的解放。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完全可以与党的一大、遵义会议和七届二中全会一起,载入中华民族的光辉史册。被折腾十年之久的三家子恢复了平静,人们每天提到嗓子眼儿的心踏实了,饱经风霜的脸上终于绽开了久违的笑容。农村又恢复了乡(镇)、村建制,人民公社、生产大队和生产队(小队)成为历史陈迹。从此,划分真与假、善与恶、美与丑的标准,只能依靠法规条款和道德准则了。

  人类历史所创造和昭示的光明与真理,是这样的颠扑不破和源远流长。粉碎“四人帮”不久,作为“老土改”的大柳人民公社副社长罗德宝、三家子生产大队党支部书记郭春普,先后从领导岗位退下来。他们不禁扪心自问:30年来,兢兢业业,廉洁奉公,真心实意地想让大家过上好日子。可是乡亲们大都吃不像吃的,穿不像穿的,住不像住的,这究竟是为什么呢?那是1978年秋,安徽省凤阳县小岗村,18户农民偷偷地搞起了分田到户,并签订了一份“生死契约”,由此引发了一场激烈的争论。

  不久,“中国改革之父”邓小平,以睿智的目光,超人的胆识,高瞻远瞩地肯定了这种做法:“你们这样干下去,实事求是地干下去。不要拘形式,千方百计使农民富起来。”邓小平的批示,无异于一声春雷,在神州大地上回荡,为广袤的久旱的田野撒下了甘霖。只是这种办法既不叫分田到户,也不叫包产到户,而称为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

  时过不久,三家子村与全国各地农村一样实行了联产承包责任制。时隔整整20年以后,土地又重新回到农民的怀抱。三家子村的村民们,十分珍惜失而复得的土地。他们就像大姑娘绣花一样,精雕细琢地侍弄着每一株秧苗。不仅要让地板长出各种各样的庄稼,而且要让地板换来花花绿绿的钞票。每逢春季,每个农户都在反复算计着,这块地种什么,怎么种,剩余的粮食能不能卖上好价钱。

  由于普遍选用优良品种,实行科学种田,加之农机、农药、化肥、地膜的利用,不仅使农民告别了那种一年到头脸朝地、背朝天的历史,而且粮食产量扶摇直上。以往,尽管成天喊破嗓子,今天跨黄河,明日过长江,可亩产始终在三四百斤左右徘徊。可联产承包以后,亩产一千二三百斤已是稀松平常的事儿了。

  特别是从2005年起,党和国家不仅免除了农业税,而且还为耕地发放数额不等的补贴。年逾六旬的农民罗纯夫乐得合不拢嘴,逢人便说;“种地不交赋税,还能享受补贴,历史上哪朝哪代有这等好事,如今却成为摸得着看得见的‘大馅饼’!”农民们种地的积极性空前高涨,这样一来每年每亩地的纯收入比往年能翻一番以上。他们还充分利用每年八九个月的农闲时间,有的喂猪鸡,有的养牛羊,有的跑运输,有的打短工,有的开小卖店,有的办豆腐坊,日夜琢磨来钱道儿,都在致富奔小康的金光大道上,铆足劲儿地往前飞奔。(王连仲)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