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徐洪:我演男1号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9/30 8:46:25  作者:徐洪 编辑:卢然  
[导读]:为了最后这几十分钟的“成品”,我们冒着高温进行了月余的努力,特别是我这个不知深浅的“男1号”,尽力了、拼搏了。通过登上这个陌生的舞台,结识了新的朋友,涉入了新的领域;也深刻理解了“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的道理。
  

  突然的角色

  由抚顺人编剧、主演的微电影《人情味儿》就要上映了。说起来简直让人难以置信:我这个从未经过专业训练,也没登过舞台的六十多岁老头子,却突然当上了电影演员,而且还演了一回“男1号”!

  那是七月上旬吧,我正在撰写前一天赴营盘采风的“作业”,突然接到徐女士的微信:“徐老师您好,我想请您出演微电影里的‘男1号’……”我感到十分唐突、一派茫然。

  徐女士是市作协微电影分会导演,一位非常敬业、勤奋的女作家。是我一个月前在作家群里刚认识的,之前并无交往;对微电影也是一无所知。出于好奇,我决定试试。

  记得那天是周日,我冒着淅淅沥沥的小雨,应邀在中央大街与剧组接上了头。徐导演先向应聘的十来个人,简要介绍了目前国内微电影发展形势,以及市微电影分会成立的情况等。然后徐导演对我说: “经我们观察了解,就您的年龄相貌与气质特征等,去我们的男1号非常合适。” 

  接着她递过剧本说,“您先熟悉一下剧情,如果同意下午就开始排练。”

  真没有想到,她在暗中已考察了我一个多月。通过什么方式,听我讲座?作协活动?仰或调查暗访?我不得而知。看来遍地都有摄像头,平时的言谈举止天地可鉴,总会给人留下印象的——无论好的还是坏的。下图中间即为导演徐女士,右为作家徐品。我们都是市作家协会的会员,被剧组里称为“徐氏三兄妹”。 

  排练场地是临时租用的新华公寓写字楼,面积不大。如果十来人都到场,就得有人站着。不适合排练,只能在此阅读剧本、对对台词而已。接下来天气越来越热,我利用早晚纳凉散步来这里几次,研究剧本、熟悉剧情。

  这是一部反映普通市民平常生活的短剧,虽无激烈的冲突和曲折的故事情节,但通过古稀主人公王显赫节衣缩食偿还故友欠款的故事,教育孩子诚实守信、传承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电影还通过当今社会的某些现状,塑造了各色人物,引发人们的积极思考,很富有人情味。我的任务就是要塑造这位有血有肉的主人公形象。

  七月下半月我的社会活动较多,而且都是时不我待的急活儿。重点有为迎接下月辽宁省邮展,赶制三部7框邮集(两位八旬老人都不会电脑)、应邀到三个单位进抚顺历史演讲、参加市县关工委例会调研,还要完成两部课件、几篇约稿等。每天必须按轻重缓急分秒必争、冒着酷暑东跑西颠。

  比如29日这一天,清晨去河东菜园浇水摘菜,上午到关工委取样书、议下乡调研。下午应邀赴望花讲演“从‘四国桥’到永安桥”;返回时顺路与剧组签合同,晚上又参加了东林路沉陷区考察。本日又收到各地邮刊、信件十几份,足够处理半天的了。

  既然签了合同,就要认真履行了。尽管这是个新剧组,但聚集了一批有志于此的人士。大家都不计报酬地想为社会奉献正能量,我也深受感染,别无选择,尽心尽力吧。

  紧张的试排

  7月31日,往年的暴雨洪水没了踪影,38℃的高温创下了一项抚顺之最。上午微电影《人情味》开机仪式在劳动公园举行,标志着该剧已进入试拍阶段。开机仪式后,趁摄制组在公园采拍外景之机。我借机踏山地车赶到市郊的市博物馆,完成了计划多日的藏品捐赠。正午顶着烈日披雨般归巢,利用下午时间撰写了两篇小稿投了出去。

  从8月1日开始,剧组开始实景试拍。导演把拍摄日程设计安排得很精细、紧凑。由于本人是剧中主角,一共18场戏有15场必须都要到位,这难免与其它事撞车。尽管自己一分一秒地规划着每天的时间,仍弄我得手忙脚乱的——鱼和熊掌都舍不得啊! 

  8月3日,接省邮协报送展品的通知。我利用剧组布置场地之机,请了一小时假到市邮协送展品、办理交接手续,还为另两位老作者填写了报名表。然后立即返回拍摄现场,确保了试拍的正常进行。

  4日、5日的高中同学会,我早想借机会见见这些分别四十多年的同窗。然而剧组租一民房赶拍一场室内剧,缺我不可。只能捱到傍晚拍摄结束,我才骑上自行车一阵风赶到会元马金。席间少不了把酒叙旧、慨叹岁月无情等。餐毕合影后又早退连夜返回市区,因为翌日有我的重头戏。

  8月5日是周日,按照县老干局安排,应该空腹到县医院体检的。这恰与剧组拍病房戏同步,虽在同一医院,体检却未检上——待我卸妆体检早已结束。我只好随剧组转场到月牙岛拍一场室外戏。

  烈日过午,我早已饥肠辘辘,与编导几人在十一道街简单用餐后,又抢拍了一场街头拾荒剧,然后又折回劳动公园拍戏。一天下来扮演了四个不同角色、绕市区骑行了大半圈。虽然赢得了导演、同事们的肯赞,但我真的有些累了。

  8月6日是周一,因几位在岗演职人员要上班,试拍暂停。正好我几天没开电恼了,也不知几家网拍又上架了什么拍品、几通邮件也急需回复、最重要的是一部课件才做了一半,那可是近期讲座急需的。我将手机设为“免打扰”,握了一天鼠标,这些事都有条不紊地抢做完成了。

  儿时生活在文化生活极度贫乏的山沟,一月一场露天电影是平日的期盼,也非常崇拜电影里那些英雄人物。可轮到自己去一个角色才发现,这演员的确是不好当的。熟悉理解背诵台词、表情动作的配合、吃苦挨累地投入,非亲临体会不到个中艰辛。

  在拍病床戏时,尽管自己已经非常努力了,但感情始终上不去。就因为一句台词、一个动作达不到导演的要求,就反复采拍了六次,喝了六碗水!好在高温酷暑权当补液了。但穿着长衣长裤在棉被下捂几个小时,那种滋味却从未偿过!

  由此不禁使我想起李幼斌、孙洪雷、孙丽等著名演员,为了塑造鲜活的艺术的形象、奉献给观众精神食粮,他们背后的付出,真的太不容易了!

  焦急的等待

  经过剧组演职人员十几天的协作努力,所有段子都已试拍完成了,导演和同伴们都比较满意。接下来就要进行正式的拍摄了。摄制组是从沈阳聘请来的一个精干的影视制作团队,一共十几人,从导演、摄录到化妆、道具、场记等都很专业。听说他们的作品已打入国家影视圈。

  正式拍摄时间原定从8月18日开始,但这一天与我已安排好的关工委下乡调研采访活动撞车,在我再三要求下,徐女士重新与沈阳方面、剧组同事重新沟通,终于后延了两天。因为9月份市关工委要召开表奖大会,要求各县区在月底前上报先进人物和单位的视频材料,本人承担了素材采访收集的任务。需要采访收集全县8个乡镇的多家校外活动站与相关人员的素材,时间紧、任务重。

  由于我的角色是“男1号”,整个剧情发展都要围绕我转。既然在时间上大家都为我做出了让步,我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只有认真努力做戏了。

  8月21日拍摄正式开始。上午选址瓢儿屯火车站前的一处老房子,拍家庭戏,下午转场抚顺县医院拍病床戏,傍晚又赶到水岸东城拍室内戏。行程匆匆、日程满满。但由于经历了之前的反复排演试拍,拍摄进行得还算比较顺利。

  拍摄的第二天,8月22日,我要给县老干部大学讲课,这是年初就定下来的,无法更改。可这天剧组要拍我在公园里的一场重头戏!事先提出编导、摄像肯定不会同意,因之再次打乱拍摄计划,这么多人和设备的损失,是承担不起的,我决定临阵启奏了!

  当我把紧迫的讲座日程委婉地提出来后,赢得了徐女士与摄录同人的理解。立即将拍摄时间调整到清晨早饭前,给我挤出一个半小时的讲课时间;然后命我再火速赶回公园,这时剧组正好用完早餐,接着拍摄!

  还好,清晰的思维,稳健的行动,忙而不乱,一切都按计划顺利地进行着。人一旦集中精力进入角色,活干得也相当顺利。这一上午无论舞台还是讲台,都做到了最佳发挥,效果出奇好,赢得了沈阳导演和大家的一致点赞。好的情绪一直延续到下午的“拾荒”和晚上的“打更”两场戏。

  即便如此,谁又知道这天我还借故推辞了关工委下乡采访工作!而下午沪上某家邮品拍卖,有我和朋友关注多日的几件拍品,也是绝对不能错过的。我借布置场景的空暇,打开手机流量,抓机遇适时出手,将朋友和自己相中的邮品一举竞标到手,尤其是本人拍获的一枚家乡邮史品,为扩编《抚顺邮政史》邮集又增加了一页贴片。

  8月23日是拍摄的最后一天,全体演职人员一大早就聚集到了劳动公园。上午拍完最后一场戏后,还举行一个杀青仪式。图五为全体演职人员在杀青仪式上的合影。至此这个临时组合在一起的拍摄团队,共同生活了不到两个月时间,在共同的目标下建立了深厚友谊。分手时大家相互祝福,拍照留念,恋恋不舍之情难于言表。

  影片的后期制作是专业人员的事了,听说要赶在国庆节首映,我们只有耐心等待了。

  为了最后这几十分钟的“成品”,我们冒着高温进行了月余的努力,特别是我这个不知深浅的“男1号”,尽力了、拼搏了。通过登上这个陌生的舞台,结识了新的朋友,涉入了新的领域;也深刻理解了“戏如人生、人生如戏”的道理。是啊,人生迟早也有谢幕的那一天,最后成功与否、能否赢得掌声?就看你平常如何表演了。就同这部微电影一样,让他人去评说吧。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