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今日抚顺 >> 观察与思考 >> 正文

[ 快评 ] 卢然:抚顺的工业遗产不是累赘而是宝贝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9/15 12:51:03  作者:卢然 编辑:M  
[导读]:抚顺是新中国工业化的摇篮性城市,这里的一切工业遗产都是我们宝贵的资源,将这些宝贵工业遗产纳入城市转型发展的资源库,是历史的选择,也是现实的需要。我们应该有能力打造出自己的精品工业遗产旅游线路,从这个层面看,抚顺的工业遗产,不是累赘,而是宝贝。

  近日,抚顺一批具有重要工业遗产价值的建筑、构筑物被列入保护名单。市政府要求的很明确,这些建筑、构筑物所在单位的主要负责人就是保护的第一责任人,要切实履行保护义务,承担保护责任。

  这意味着,抚顺那些在城市快速建设与发展过程中几乎被遗忘、被冷落但却有着重要工业遗产价值的老建筑,第一次被正式摆在城市发展规划者的桌案上,我们或许可以将此举看成是城市转型中的一次“内视”,是城市发展理念的一次理性回归。

  抚顺,是老工业基地,这座城市曾有一大批关系国计民生和国家安全的基础产业;抚顺也是日本帝国主义对华进行军事侵略和经济掠夺的典型城市,抚顺军民奋起反抗日本殖民统治斗争的经历至今仍清晰地刻在那些建筑上……。

  “工业遗产是工业文明的遗存,具有历史的、科技的、社会的、建筑的或科学的价值。”这是国际工业遗产保护委员会给出的定义。工业遗产是工业文明的历史体现,是城市发展的忠实记录,它们见证了社会变革和科技进步,承载了几代人激扬的青春与奋斗故事,这是城市的根,也是城市的魂,是城市精神的重要载体,忽视或者丢弃这一宝贵遗产就抹去了城市最重要的记忆。

  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开始,抚顺持续经历了几十年的快速成长期,特别是近20年以来,我们这座城市的“个头”越长越高,城市范围也是越来越大,但承载着城市记忆的那些宝贵遗产却越来越少,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警惕。

  工业遗产保护任重道远。抚顺公布一批具有重要工业遗产价值的建筑、构筑物保护名单,这仅仅是保护行动的开始。

  当前,抚顺正处于经济社会转型的关键时期,寻找城市发展新动能是首要任务。在一些人看来,现存工业遗产并未显现出文化价值、经济价值。“饭都吃不上,哪有心思唱歌?”但有时,歌唱得好,可能也就有了饭吃。

  应该看到,工业遗产保护是世界性的课题,没有标准的答案供选择。抚顺作为中国现代工业化进程中的先驱城市,其工业遗产的核心价值具有独特性,无法被取代。如果我们从历史和现实两个维度观察抚顺,这一判断会更加清晰。

  汉代的玄菟郡、唐代的安东都护府、辽金时期的贵德州、明清时期的抚顺城,历史上的抚顺存在的最大意义是为了实现边疆控制。天下安定之后,抚顺就逐渐开始萧条。有清一代,前后200多年的时间里,抚顺都没有出现大的繁荣。清初文人吴兆骞和康熙侍从高士奇诗文中记录的抚顺,都是一片萧条。

  抚顺是因煤而兴的城市。从地理位置上看,抚顺不仅没有占据八方通衢的有利位置上,相反,还紧靠沈阳这个庞大的中心城市,发展中无法避免地受到虹吸效应的影响。可以说,抚顺城市的兴起,没有遵循城市兴起的一般规律,这就是抚顺的特殊性。当煤炭资源枯竭之后,我们猛然发现,这是抚顺城市发育过程中的“先天不足”。

  如果辨证地看待一座城市的资源禀赋,“先天不足”是完全可以转换成“先天优势”的。比如,在与中心城市竞争中,走差异化、个性化的发展之路,就能够将不利因素化为有利条件。根据抚顺目前的区位优势,山水资源、历史文化资源优势,朝着旅游、休闲、度假、医养的方向努力,吸引中心城市客源,打造“慢生活”城市,并非没有可能。

  抚顺是新中国工业化的摇篮性城市,这里的一切工业遗产都是我们宝贵的资源,将这些宝贵工业遗产纳入城市转型发展的资源库,是历史的选择,也是现实的需要。我们应该有能力打造出自己的精品工业遗产旅游线路,从这个层面看,抚顺的工业遗产,不是累赘,而是宝贝。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