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黄生发回忆录(二)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9/14 14:23:50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这年夏天,由于叛徒程斌投降日寇,抗联一路军又在南满集安县召开了高干会议,重新整编了队伍,作新的作战部署。同年秋,杨靖宇同志领导队伍向东北八道江岔沟一带转移,联络四师,传达高干会议精神。

(图片选自网络)

  三、岔沟突围

  这年夏天,由于叛徒程斌投降日寇,抗联一路军又在南满集安县召开了高干会议,重新整编了队伍,作新的作战部署。同年秋,杨靖宇同志领导队伍向东北八道江岔沟一带转移,联络四师,传达高干会议精神。日军知道我们向这一带转移后,便调集兵力,企图全部消灭我们。杨司令领着我们昼夜赶路、与敌人抢时间,抵浑江边,是时正值午夜,月淡星稀,寒气逼人。为了争取时间,须及时过江,但沿江几里无桥无船,江水冰寒彻骨,杨司令却毫不踌躇地把匣枪高高举过头顶,第一个下水涉江。同志们见杨司令如此,也就扎紧裤腿,紧接其后。江心水深浪急,个子矮小的女同志就由两个男同志架着趟。杨司令说:“我人髙,个子大、条件好,来,我一个人架一个。便单独架一个朝鲜族女同志,还一再关照大家步步站稳,要保护好武器弹药。过了江,杨司令看着队伍,诙谐地说:“怎么样?该给这条江记上一功!长途行军疲劳,都被这个冷水澡洗得一干二净了。”同志们深为司令这种乐观精神所感染,大家兴致勃勃地拧干衣服,整顿队伍,又继续前进。

  过江走了不远,就到了岔沟。这是个沟连沟、山连山的大山沟,偏僻荒凉,人迹稀疏,只几户人家,锁门闭户,乡民都起早到地里收庄稼去了。杨司令让部队在路边休息,便和我们一块到地里找老乡去了,在一块高梁地里,找到了一个正在割高粱的老大爷。他穿件破补丁衣服,司令把军大衣披在老大爷身上,自己就动手干起活来。老大爷愣了愣,擦了擦眼睛问:“老总,你们是……”司令笑了笑:“是红军。”老大爷一听是红军,一把抓住司令,眼泪汪汪地说:“哎呀!你们又回来了呵!”正在说兴头上,飞来一架飞机在头上转来旋去,为隐蔽目标没有开枪射击。飞机也就越飞越低了,低的就连飞机上的“红膏药”都看得见了,机枪连迫不得已的打了一枪,子弹从飞机翅膀边擦过,飞机才升高了,随着撒下一把传单。我跑去捡了一张回来给司令,司令看了一遍,向大家说:“你们听听!这上面胡说八道些什么?匪首杨靖宇,我们已摆下铜墙铁壁阵,死活两条路任你挑选,你若能归顺,封你为东边道都督……”念到这里,司令笑了起来,讽刺地说:“啊,好大的官,东边道都督,不过,要是东边道归了我们,日本人就得没道滚蛋了。”说得大家哈哈大笑。晚秋的太阳,晒得人暖烘烘的,大家围在地边上有说有笑,这死寂清冷的穷山沟,一时变得热闹而充满生气。

  飞机撒传单,说明敌人已发现我们的行踪,所以,司令一面召开会议,研究新的战斗方案,一面布置各队严加岗哨,预备粮晌,作好战斗准备。司令还披上大衣亲自査了一遍地形。回来没等坐下,就叉咬着大拇指,摊开了地图。半个多月的急行军,吃不好,睡不好,我们实在有点累了。杨司令看着我们疲惫的样子,关心地说:“我这里没有事了,你们抓紧时间去睡一会儿吧!”过了一会儿,他看我们没睡,又催促说:“你们怎么还没睡?快去睡吧!”我们说:“司令也早点睡吧!”司令笑了笑说:“我不比你们,我年纪大瞌睡少,你们年轻,瞌睡多,半个月的行军,也够你们受的了,快去睡,省得打起仗来,眼睛睁不开,子弹打不准。”一面说,一面给我们铺草。我们几个也不好说什么,身板一挨地,就呼呼地睡着了。也不知睡了多久,司令轻轻地推醒了我:“小黄,起来,去连队传达命令,要大家赶紧开饭,饭后把火熄灭,拆帐篷,转移。”我爬起身来,一边揉眼睛,一边就往外跑。这次转移主要是甩掉敌人,所以要赶紧往外撤。

  队伍刚转移不远,就和敌人碰上了,两下来个碰头,接上了火。既然碰上头,接上火,转移不了,就得抢占有利地势,所以司令一面沉着地命令三团作掩护,一面带领大队抢占岔沟制高点。战斗异常激烈,从早上一直进行到下午,我们才抢上岔沟制高点。敌军如热锅上的蚂蚁披山盖岭向上几次冲锋,都为我军击溃。敌官兵死亡无数。我们判断正面进攻的敌人,是程斌的队伍。这些士兵,都是受到相当时间的抗日爱国教育的,追击我们,都是因为枪炮所迫,不得而为。所以,司令一面调集29挺机枪,组成了机枪队,以加强火力:一面又从少年铁血队等选出20多个身强体壮会唱歌的队员,组成了宣传队,爬上石砬子喊口号,唱抗日救国歌。歌声四山回响,悲壮激昂。程斌部队终于组织不起进攻了。在这次战斗中,三团是我们占领阵地的最高点,三团阵地如果失守,就有全军覆灭的危险,敌人对三团阵地也攻击的特别猛烈,所以司令对三团特别关心。这天我一共去三团传达了13次坚守阵地的命令,三团长及战士们也13次地表示:“坚决守住阵地,人在阵地在。”在打退敌人10几次冲锋后三团长英勇牺牲了,司令听到这个消息,冒着炮火赶到三团鼓舞大家继续狠狠地打击敌人,司令说:“三团长没有死,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我们一定要为三团长报仇,一定要打退敌人的进攻,要突破重围。”战士们纷纷表示决心,一定要坚守阵地。司令跪下一条腿,扶起了三团长的躯体,在夕阳红血的余晖下,三团长仍气宇轩昂。是的,三团长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里。

  敌人发动的多次冲锋,全被击败,不得不暂时停下来,团团地把山脚包围起来。夜降临了,远远近近不时传来几声零散的枪声。激战后的战场,在墨黑的夜幕下,显得格外地寂静和神秘,敌军满山遍野燃起了火堆取暖。从火堆的层次推断,我们被敌人包围了10来层。敌人满以为这样的层层包围,红军插翅也难飞过。因此,他们夸口要在第二天上午10时以前全部消灭红军。当然这只是个美梦,就在他们沉溺于美梦时,杨司令又布置了新的战斗。

  是夜,司令召集了师、团干部会议,他说:“今天的战斗,我们打得很好,故人伤亡很大,但由于敌强我弱,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应该作长久之计,必须组织突围。”说着司令铺开地图。“往什么方向突呢?往东走,不行,敌人已经加大了兵力。从地图上看,西北地势很险恶,突出去后还必须爬过一个大草甸子,越过一个立陡的大石砬子,从敌人的火堆上可判断出来,西北兵力较弱,我们应该使敌人出其不意,从西北打开缺口,突出重围,然后再绕个弯,向东去联络四师。”经过会议充分讨论,一致同意杨司令提出的作战方案。接着进行突围的准备工作。凡是一时用不上的东西全部埋起来,轻装突围。还决定由特务连作向导,特务连长是朝鲜族,会说日本话。到夜里11点多钟,我们的准备工作已经全部完毕,天也黑滚滚的,正是突围的好时机。我们便一队接着一队,一个跟着一个地往西北移动。离敌人越来越近了,在暗中连坐在火堆旁的敌人的说话声也听得淸淸楚楚了,大家憋着一口气,全军没有一点声息,只能听到秋风吹落叶发出沙沙的声音。不知是哪个小鬼扒在我的耳边,悄悄地说:“咱们要能上去抓一个活的多好,保险象捉麻雀一样。”我给了他一下子,抬头一看,前头部队已经到了敌人的眼前,可敌人还低着头烤火呢,有的还抱着抢睡着了,我心里暗暗好笑。司令命令大家先停下来。由特务连先上去。

  敌人一看见有人上来了,先开了几枪,枪一响,特务连连长喊起日本话来:“他妈的!打什么,都是自己人。”部分朝鲜族战士也喊起日本话,一时把敌人弄糊涂了,枪也不开了,越走越靠近,两个敌人刚一凑上来看,还没等他们转过脸,连长当当就是两枪,打死一个,跑了一个。那个敌人一路跑―路叫:“有红军、有、有……有……有……红军……”他这喊,敌人炸了,里里外外就乱起来了,有的连枪还没摸着,就被打死了,有些拿起枪也不分青红皂白、兵兵乓乓乱打开了。乘着这个乱劲儿,杨司令领着我们一边打,一边往外冲,等我们的队伍全部冲出重围,都走老远了,还听到敌人乒乒乓乓乱打,听说一直打到第二天大天亮,才知道自己打自己,头天吹牛全部消灭抗联,可连一个人影儿也没抓住,还赔了老本。

  突出重围,我们紧接着爬过了一个陡坡,经过一大块长满野草、荆棘的荒甸子。最困难是那个又陡又滑的大石砬子,根本站不住脚,大家就连滚带爬地往下滚。又经过一段急行军,才到了一块平地,算是突出了重围,摆脱了敌人。大家都高兴的不得了,又唱又跳,满身的疲劳,早不知飞到那里去了。杨司令也很高兴,叫大家休息做饭,这时太阳也象我们一样冲出了崇山峻岭,升起来了。

  提开饭,才发现坎事班没跟上来。于是赶紧派一队人往回搜查。这时司令咬着大拇指走来走去,一会让我们打听一下情况,同志们刚才的高兴劲一下子全没了。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事情原来是这样的:我们突围时,就把炊事班的几10名同志和一部分女同志放在队伍的中间,紧挨着司令部。由于让我们轻装,把伙食工具埋了一部分后,他们又舍不得,便又俏悄地刨了出来,所以背的东西多,一时里不上队伍,再加上天黑,战斗打响后,部分坎亊员缺乏作战经验就趴下来了。这一来,就和大队脱开了,断后的一团还以为冲出去了,就去赶大队了。坎事班的同志散了后,他们没有枪,就在敌人堆里乱闯开了,有的和敌人碰面了,一看不是自己人,举起扁担照头就是一下子,缴过来枪就打。就这样,一个一个地冲出了重围,后来又与部队联系上了。杨司令见了他们非常高兴,还给他们讲了话,表扬了他们勇敢地缴获了武器。炊亊员老赵头感动地说:“我们没有执行轻装的命令,该受批评,可是,实在舍不得这几口锅啊!炊事员没锅还算什么坎事员呢!”

  岔沟战斗是抗联史上一次有名的战斗。这次战斗后,在民间流传着这样一个传说:“杨司令有个小红灯,红灯一亮,天上就会出现一条彩虹,人可以坐在上面。那天晚上,杨司令就点亮了红灯,红军就是骑在长虹上飞出去的,长虹飞得快,连敌人的飞机也追不上影。”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