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黄生发回忆录(一)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9/12 12:07:27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1935年3月,我参加了抗联一军一师四团领导下的一个游击大队。这个大队当时共有100至150人,活动在新宾县里草盆沟、外草盆沟、错草沟、杨木林子一带。同时发动群众,组织起农会、儿童团、青年会。这在当时都非常活跃。

  “九·一八”事变后,中国共产党发出“组织东北游击战争,直接给日本帝国主义以打击”的号召。在这一号召下,东北人民掀起了抗日斗争的热期。

  一、我参加了抗联

  1935年3月,我参加了抗联一军一师四团领导下的一个游击大队。这个大队当时共有100至150人,活动在新宾县里草盆沟、外草盆沟、错草沟、杨木林子一带。同时发动群众,组织起农会、儿童团、青年会。这在当时都非常活跃。

  大队长姓赵(名:文喜),因此,人们管这个大队叫“赵大队”。赵大队长因犯错误,被抗联缴了械。他在被缴械时表示坚决悔改,不向抗联要枪支弹药,自己决心再搞一支武装。我就是在他第二次搞起来以后,来到这个大队的。在这里给他当传令兵。

  同年秋天,抗联一军一师四团来到新宾。团长姓陏,小个子,留两撇小胡子,当时40多岁。团政委姓季,高个瘦子,学生出身,当时20多岁。他们俩都是汉族人。四团在这里开了几天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地方游击队和群众。会议内容:主要是发动群众,斗地主、恶霸,组织抗日武装。会后四团长让我给他当传令兵,我非常髙兴。从此我便离开了地方部队,随四团活动在新宾、清原、桓仁、柳河等一带地方。在新宾主要活动在夹河、倒木沟、碗铺一带,我记得在确铺北山上有我们伤、病员休养的密营地,三师有―个连在那里做保卫工作。

  当时管我们活动的地区叫“游击区”,管敌伪占领的地氐叫“敌区#。四团经常到敌区打警察、自卫团,用缴来的枪支扩大队伍,也到白区叫伪大排的排长跟地主要粮,搞回粮食除部队自己吃,还分给群众一部分。

  那时的情况相当复杂,土匪到处都有,也相当历害。土匪可分两类:一类政治土匪。他们在夏天青纱帐起来的时候,下山抢东西,绑票,冬天把枪插起来,进城活动。另一类是经济土匪。他们见钱就抢,见物就夺,无所不做。抗联党组织提出统一战线的口号:“中国人不打中国人,枪口一致对外,反满抗日共同打日本”等。经过宣传教育,抗联收编了不少绺子土匪。群众开始不明政策,对我们改编土匪的做法很反感,说什么,“胡子那么坏,你们还与他们联合!”其实我们对土匪采取,“教育、改造、斗争”的方针,用以扩大抗日的力量。除此,我们对群众反映强烈、见啥抢啥、无恶不作的“占山”、“三乐”、“黑虎”等土匪缴了枪。群众改变了对我们的看法,认为我们给他们出了气。因此,他们满意地说:“游击队真给我们办事。”

  这一年,是新宾县地方武装和群众抗日斗争最活跃的时期。部队、游击队和群众之间的关系,可以说是亲如手足,彼此不分的兄弟关系。群众积极支持部队,给部队买东西,送粮食、搞情报,部队的战士们帮助群众干活、割线麻、背庄稼。群众为了感谢部队的同志们,还杀猪宰羊,设宴招待我们,如果我们不去吃,群众非常不满意。每当部队离开时,群众都恋恋不舍地问:“什么时候回来呀?可快点啊!”群众所以这样热情,这样积极,现在分析起来一定是地方党组织在那里进行政治思想工作的结果。

  自从我到四团后,部队在里草盆沟住了10多天后,便经过错草沟岭,奔老秃顶子方向而去。途中曾打了一个屯子,缴了警察的枪支,在那里住了一天一宿后,经过老秃顶子,来到了桓仁县的仙人洞。

  这时敌人对我游击区进行秋季“大讨伐”。他们采取并屯封山,断绝我军粮食来源,想把我们困死在这里。但同志们没有被敌人吓倒,都积极到群众中做工作。当地老乡吿诉我们说:“附近敌占区的大庙里有粮食。”于是,我们就摸进敌占区的大庙里,从大佛肚子里搜出7、8石粮食,好几麻袋烟土,还有伪满洲国委任状和敌伪文件。这样就解决了吃粮困难的问题。接着,我们转移到老秃顶子一带,在那里住了一个多月,又转到柳河活动,当时,敌人来了好几个团的兵力进行“大讨伐”。我患伤寒病很重,住在老乡家里养病。为了应付敌人,我们部队、游击队都临时撤退,我只好奔回老家,即新宾县甸边子沟里的房木沟屯,住在我的姐姐家养病,经过姐夫半个多月的照顾痊愈归队,给教导团政治部金主任当传令兵,活动在新宾县的倒木沟、碗铺一带。在党组织的领导下,继续组织武装游击大队。游击大队下设赤卫队,赤卫队下设儿童团。群众被武装起来了,军民开始共同抗击日寇的侵略。

  二、三师西征

  1936年2月11日,东北人民革命军队改编为:东北抗日联军第一军,下设二个师。军长是杨靖宇,第一师师长程斌,第二师师长曹国安。一师活动在凤城、宽甸、本溪、桓仁、新宾一带。二师活动在敦化、通化、桦甸、临江、辉南等地。叫苦、不喊累,表现了革命者坚韧不拔的毅力。到了辽河附近后,立刻侦察敌情,选择地形。我们预计辽河此时早已封冻,不料滔滔河水尚未结冰。因此,部队不能再继续前进,而被辽河隔在东岸。这时日寇已知我西征意图,并误认为三师杨俊恒参谋长是杨靖宇军长,所以调来重兵严加把守辽河各渡口。当时因河水太深又无船只,我们一时不能渡过辽河。师部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集中优势兵力,强渡辽河,但因找不到船只。再加上敌人发现了我们的目的,便集中火力向我们猛烈射击,在无处隐蔽的情况下,师部决定撤退。由于长期的急行军,战士过度疲劳,到达辽河又短兵相接,气候剧变,连续下雨,夜不避寒,因此,我军伤亡很大。西征就这样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

  辽河战斗结束后,全师剩下不到100人。王师长、周政委、柳主任、杨参谋长带队回到淸原县沙河子密营。继续与敌人进行顽强的斗争。从此,我们相继在沙河子、松树沟、弯龙背一带活动,经常与日寇周旋、战斗。当时老乡支持我们的抗日行动,给我们做饭、放哨,还传送消息等。群众亲切的关怀,激励了我们的斗志,决心把日本鬼子从祖国的领土上赶出去。

  1937年春,一天早晨,侦察兵发现从沟外向沟内开来一辆满载日本兵的汽车,便立即报告,但汽车一去无踪了。我们估计,汽车一定能从原道回来,于是就在附近埋伏起来。果然日寇的汽车回来了,周政委指挥我们打翻了汽车,当场打死20多个日本鬼子。缴获步枪20多支,还有手枪等。

  1937年9月26日,抗联一师师长程斌率部分人员于本溪县投敌。由于程斌的出卖,新宾县错草沟、黑瞎沟一带的地方武装、被服厂、休养密营地全被敌人搞掉了。我记得那个被服厂,一共有8个女同志,全是朝鲜族人,负责人是一个叫“东邮”(朝鲜族话)的30多岁壮年,她的左胳膊好象有神经麻痹,动作不灵活,其余的7个人都是从儿童团出来的15、6岁的小姑娘。当她们发现敌人来了时,很快拆掉机器,跑出100多里地,然后搭起个“仓子”,即小屋,又工作了起来。那时,她们已与部队失去联系,从而看出她们是多么坚决啦。冬天,她们又被敌人发觉了,其中一部分人被打死,一部分人被俘去,仅有少数人逃出找到了部队。

  三师西征回来后,三师参谋长杨俊恒被调到军部任参谋长;同时将我调去,给他当传令兵。

  这年冬天,军部又调我给杨靖宇当传令兵。我跟随杨靖宇同志在宽甸、桓仁、蒙江一带活动。

  1938年春,军部在金川、抚松一带大荒沟开会,正式成立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一路军司令杨靖宇同志、副司令魏拯民同志。下设三个方面军、总司令部、三个团。

  这时正值春天,我们教导团又从新宾回到桓仁县的外三堡荒山嘴子。杨靖宇军长在这里主持召开了会议,会上研究了西征的问题,准备与关内红军取得联系;根据形势和发展的需要,决定将教导团合并成立第三师;并决定由三师组织骑兵部队。

  抗联三师师长王仁斋、政委周建华、参谋长杨俊恒、政治部主任柳万熙。这时我给政治部主任柳万熙当传令兵。三师下设四个连,一个机枪班。机枪是军部发给的,有一挺三八式歪把子机枪和一挺九六式机枪。全师共有300多人。根据军部决定,立即着手训练,整顿队伍,训练骑兵。骑兵的马一部分是缴邵本良的,一部分是征收当地大地主的。因为马匹不足,只有一小部分编成骑兵,大部分还是步兵。这年11月前后,在一切准备就绪的基础上,三师带队开始了西征。部队从桓仁外三堡出发,路经清原、新宾,经过15天的爬山涉水、日夜兼程的急行军,于11月中旬来到了辽河以东的法库县。抗联三师的西征是艰苦的。我们几乎彻夜不眠,因为过度疲劳,战士们有的边走边睡,甚至在马上就睡着了。如稍一休息,人们就席地而卧,不叫不醒;特别是步行的同志,跟不上马队就得小跑,稍有疏忽,就有掉队的可能;沿途吃饭喝水就更困难,我们怕暴露目标,一般情况下,不轻易进屯找水找饭,渴急眼了,就喝臭泡子里的水,饿了就啃几口冻玉米饼子,有时还吃不上东西。除此,伪自卫队、棒子队、伪警察满山遍野地嚎叫,企图围阻我们,因此我们天天行军,就得天天打仗。就这样战士们为了西征打胜仗,不叫苦、不喊累,表现了革命者坚韧不拔的毅力。到了辽河附近后,立刻侦察敌情,选择地形。我们预计辽河此时早已封冻,不料滔滔河水尚未结冰。因此,部队不能再继续前进,而被辽河隔在东岸。这时日寇已知我西征意图,并误认为三师杨俊恒参谋长是杨靖宇军长,所以调来重兵严加把守辽河各渡口。当时因河水太深又无船只,我们一时不能渡过辽河。师部开紧急会议研究决定集中优势兵力,强渡辽河,但因找不到船只。再加上敌人发现了我们的目的,便集中火力向我们猛烈射击,在无处隐蔽的情况下,师部决定撤退。由于长期的急行军,战士过度疲劳,到达辽河又短兵相接,气候剧变,连续下雨,夜不避寒,因此,我军伤亡很大。西征就这样没有达到预期的目的。

  辽河战斗结束后,全师剩下不到100人。王师长、周政委、柳主任、杨参谋长带队回到淸原县沙河子密营。继续与敌人进行顽强的斗争。从此,我们相继在沙河子、松树沟、弯龙背一带活动,经常与日寇周旋、战斗。当时老乡支持我们的抗日行动,给我们做饭、放哨,还传送消息等。群众亲切的关怀,激励了我们的斗志,决心把日本鬼子从祖国的领土上赶出去。

  1937年春,一天早晨,侦察兵发现从沟外向沟内开来一辆满载日本兵的汽车,便立即报告,但汽车一去无踪了。我们估计,汽车一定能从原道回来,于是就在附近埋伏起来。果然日寇的汽车回来了,周政委指挥我们打翻了汽车,当场打死20多个日本鬼子。缴获步枪20多支,还有手枪等。

  1937年9月26日,抗联一师师长程斌率部分人员于本溪县投敌。由于程斌的出卖,新宾县错草沟、黑瞎沟一带的地方武装、被服厂、休养密营地全被敌人搞掉了。我记得那个被服厂,一共有8个女同志,全是朝鲜族人,负责人是一个叫“东邮”(朝鲜族话)的30多岁壮年,她的左胳膊好象有神经麻痹,动作不灵活,其余的7个人都是从儿童团出来的15、6岁的小姑娘。当她们发现敌人来了时,很快拆掉机器,跑出100多里地,然后搭起个“仓子”,即小屋,又工作了起来。那时,她们已与部队失去联系,从而看出她们是多么坚决啦。冬天,她们又被敌人发觉了,其中一部分人被打死,一部分人被俘去,仅有少数人逃出找到了部队。

  三师西征回来后,三师参谋长杨俊恒被调到军部任参谋长;同时将我调去,给他当传令兵。

  这年冬天,军部又调我给杨靖宇当传令兵。我跟随杨靖宇同志在宽甸、桓仁、蒙江一带活动。

  1938年春,军部在金川、抚松一带大荒沟开会,正式成立了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一路军司令杨靖宇同志、副司令魏拯民同志。下设三个方面军、总司令部、三个团。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