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文化星空 >> 正文

关士武:车公坟的传说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9/7 9:19:10  作者:关士武 编辑:卢然  
[导读]:大清康熙十年,太子太师大学士,瓜尔佳氏•车克卒。帝下旨厚葬,谥文端公。其夫人戴氏绝食殉夫,帝动,封其为烈妇,赠一品诰命夫人。

  大清康熙十年,太子太师大学士,瓜尔佳氏•车克卒。帝下旨厚葬,谥文端公。其夫人戴氏绝食殉夫,帝动,封其为烈妇,赠一品诰命夫人。

  车儿生十子,多朝中为官,众弟兄议;为父母选风水宝地安葬,推九弟吏部侍朗恩丕统理此事。丕重金聘一南人风水大师同赴盛京周边寻觅,半年无果。

  一日,丕与先生骑马回老家田老寨(今辽宁省沈抚新城拉古经济区)看望其叔,行至寨后烽火台下一黄土坡上,风水先生手捧罗盘下马遥观,急呼大人留步,丕停马问何事,先生说: “大人我们不必四处找寻,此地便是难得一见风水宝地,大人您看,远山像笔架又似乌纱,三峰对称,仍绝佳之前照之像,山下河水南来西去,将灵气带入此地,这里地气旺,脉运绵长,这黄土坡土色金黄土层深厚,两边各有一岭伸出近河,乃抱环之势。且背风向阳,可远眺群山视野开阔。左后一小岭伸向水塘犹如青龙戏水,再看这条小河潺潺流水汇入大河此乃连脉之水,请大人钅勿鉴”。

  丕听罢,又细仔将山水看了一翻,心中暗喜,思父母能葬于此地也算落叶归根,毕竟此地是本宗族第二故乡。

  到寨口,牧马大臣卡尔他理亲来迎接。丕将选墓地一事告与叔父,卡尔他理也示赞同,当下重赏先生,先生临行恳切告之,山不可开石,河不可筑坝,可保墓园无恙,丕谢之。

  随后派管家那吉布骑快马赴京禀告长兄车尔都众人,立即圈地界禁百姓在附近开荒放牧。

  京城,车尔都看九弟书信后,与众弟兄推三弟散秩大臣佳普佳上表康熙帝,请旨将父母与祖父席尔那曾祖克尔素骨殖运回盛京东田老寨安葬。秋,帝下旨恩准:敕车克以正一品大学士入葬准四座七眼透龙碑,克尔素四座五眼透龙碑,准日月华表,又下旨吏部员外郎恩丕暂辞官职守孝三年,穿孝服监管墓园营造,拨库银万银以示恩宠。

  康熙十年冬,天奇寒,未到大雪节气江河便已封冻,丕委其侄佐领伯赉率百余人夫兵丁,百匹骡马赶赴辽西石场运石。在该地取高大柞木做两丈长六尺宽大爬犁二十余架。装上石料顺河而下,这时已近冬至季节河冰厚数尺,坚硬无比,河面上日行五十余里到旱路浇水结冰依旧前行,经浑河到李氏寨再入喇蛄河口,腊月中旬石料安全运回田老寨。

  十一年正月,车尔都从京城请得十余名技艺精堪的石匠,又到南方雇得五十余名专雕碑刻的巧工,来到田老寨,墓址前架起数座窝棚,砌大量行灶,择日动工。秋末除文字外,华表,碑坊浮雕均以完工,请翰林院撰写碑文,将克尔素、车克生平与顺治帝、康熙帝加封圣旨用满汉两种文字书刻于碑石之上。

  康熙十二年春,墓园破土动工,这天,从北京盛京及全国各地赶来的车克故友,同僚及亲朋千余人,齐聚田老寨,车轿、战马、到处停放人员拥挤。祭罢天地,车尔都动第一锹土宣布墓园开工,仍由恩丕总理一切事物,这时其它弟兄已将车克等人骨殖瓶从北京运来,放在宗祠内。

  次日清晨,几百人夫车拉肩挑从主穴挖土运到立牌坊处,堆起一个高四丈的大土堆,石匠们将石构件倚土堆摆正,榫卯之处灌注蛋清、糯米粥、石膏搅成的浆汁,安装捆牢,几百人十余头健牛用绳索将牌坊慢慢拉起,边拉边囤土,立正后安上石鼓,撤去黄土,华表,碑石皆用此法立之,月余碑石立就。

  已选五月初八为下葬吉日,初二便请中华寺众僧诵经超度亡魂,又请道士做法事祈祷故者升仙,初八,风和日丽,田老寨,阁老寨,人山人海,四乡百姓齐聚此地,观看下葬典礼,葬礼开始,在司祭带领下,车尔都捧圣旨前行,几名萨满、帮神执旗幡边舞边唱,神情鬼异,车克后人及宗族晚辈,不论官职皆按辈份跪于墓前,圣旨宣罢司祭高诵祭文,祭毕喊吉时到下葬,这时哭声阵天,他们为本族杰出的车克去逝而倍感悲伤。

  午时许,其它坟头全部园好,车克坟头高大,三天方才园定,次日开始清理现场,栽树、种草、砌围墙,经一月墓园焕然一新。华表高耸,牌坊巍峨,碑石精美壮观,草坪嫩草依依,墙外松柏成行,给田老寨添了一处新的风光。

  恩丕不愿为官,从此便带四户汉人在两寨北部建宅定居,一些南方人,不愿还乡,恩丕帮助他们在寨西一条沟内定居,后人称此沟为蛮子沟。

  后来每到清明节,本宗族长便主持祭祀活动,这天象赶庙会一样热闹,耍猴唱戏,打把式卖艺,四面八方的百姓都来游玩,做买卖,这时田老寨逐渐繁华起来,成为盛京东七十二大寨之一。

  白天由于墓园就在村旁常有大人小孩来散步玩耍,过路行人也多驻足观赏,可到夜晚这儿还是有些阴森可怕,风吹古松涛声阵阵,园旁风起纸钱飞舞,不时树上乌鸦惊飞,呀呀哀鸣,夜路之人也是提心吊胆。

  几百年来,车公坟也有种种鬼怪传说,被老人讲述,据说,华表上四只望天吼,受日月精华而修炼成精,夜晚到于家烧锅偷酒喝数次终被更夫发现,以火铳击之,伤一吼,白日看时,见一吼石腿果然断裂。

  春天草绿花香,常有众多孩童到墓园内捉迷藏,采桑椹子吃,淘气的爬到大石龟脖子上,当马骑,这里是他们的最有喜欢的地方。

  曾给拉古峪带来兴旺繁华的车公墓终被历史湮没,在惋惜之余写传记给大家,让看见它的人去回忆,没见过它的人去遐想。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