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韩建华:小火车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晚报 2018/9/6 10:06:16  作者:韩建华 编辑:李丹  
[导读]:我小时候住的村子抚顺县拉古村(今沈抚新城拉古经济区),略呈长条形,一条由东向西的小河,蜿蜒于村子的最南,把拉古村与另一个村子隔开。而另一条贯通东西的铁道,将村子分为前街后街。铁道起点是现在的三宝屯,终点是景家峪村,全长35公里,仅在拉古全乡地界就有18公里之长。


  我小时候住的村子抚顺县拉古村(今沈抚新城拉古经济区),略呈长条形,一条由东向西的小河,蜿蜒于村子的最南,把拉古村与另一个村子隔开。而另一条贯通东西的铁道,将村子分为前街后街。铁道起点是现在的三宝屯,终点是景家峪村,全长35公里,仅在拉古全乡地界就有18公里之长。如果想去往市内,就在青台子换乘火车或者电车。这条铁路于1958年开始修建,客车运营从1970年至1979年,日运量达到300至400人次,而货车直到1997年才停运。

  那时候,每天上下午有往返的运货车,我经常看见装满木材和焦炭、煤炭的车来来往往,那些木材一般是落叶松木,我看它们排满车厢,直直溜溜的,在那上面围着粗大的绳索,那时的我们很高兴那些木材去参加城市的建设。有时候从城里运来满满的煤炭,大概是装得太满,偶尔会在铁路沿途看到乌黑的煤块儿。我们有时候嫌马路上的灰尘大,且有些绕远,就沿着铁轨走,碰到运气好就会拾回家好几块儿煤。妈妈爸爸总是叮嘱我们一定要加小心,因为那长长的铁龙很可怕的。

  早晩的时候那条铁轨上,有往返的绿皮火车,绿色的外皮,车头冒着白烟,六七节的车厢,穿过城市的民房,穿过平坦的田野,穿过绿水青山,载着城乡的人们,去他们想要到达的地方。我们那个时候喜欢坐小火车去姥姥家,只需要一角钱,五六分钟的时间,就能到姥姥家住的赵家堡子村。妈妈说不是很远的路,坐车有些费钱,走着去还锻炼身体,可是我偏偏喜欢坐小火车,因为在车厢里能看见很多不同地方的人,我喜欢听他们讲天南海北的事情。我有一个表姐,她在纺织厂上班,厂里发火车票,她曾经给过我几张车票,我就理直气壮地去坐火车去姥姥家了。

  后来有一年11月,我坐上绿皮小火车第一次进城,由大伯家的二堂姐领我去她市里的家,一路上想象从前听大人们所描述的城市:干净的房间,冬日里也温暖如春,便捷的自来水和煤气,室内的坐便,穿着时尚的服装的人们……我进了屋子,竟然不知道脱下我那双脏兮兮的布鞋。堂姐为我换了拖鞋,我坐在沙发上,悄悄地告诉堂姐,“我怎么还像坐在火车上呢?”

  我喜欢极了坐在小火车里微微探出头看车窗外的风景,似乎,这辆小火车,它能带我走向诗和远方。我享受坐在小火车上看7点多钟的太阳照耀在初春的绿草上,看落日余晖洒在玉米和大豆相间的夏日田野上,看白雪茫茫中的丘陵,这个时节,看“黍稷盈畴,华实蔽野”,看电线杆和农家的房屋和柴垛呼啸向着车后闪过,看疾驶而过地绿水青山,看车子跑到转弯时绿色外皮美丽的弧线,听小火车行驶到桥洞时候咔擦咔擦的声音。挨着车窗而坐,头贴着车窗,听车厢里的音乐,听人们天南海北的谈论,内心有一点点小浪漫的感觉呢。其实,那个时候我更喜欢坐着火车去看城市,看都市里繁华的街道,看靓丽的城市街灯,看城市里的大商场和书店。我羡慕极了城市生活,似乎,绿皮小火车能让我感受城市的味道,我这个乡下的孩子,感谢绿皮火车,让我下决心为走向美好的未来,少了玩耍,多了与书为友,少了虚度,多了向未来的展望。

  后来有很多城市的人坐小火车到乡下来,春天他们来采蕨菜、猫爪子等山菜,秋天他们来山里采蘑菇,乡下的人过春节前坐小火车进城购物,或者夏天的时候去城里的公园看荷花,就如同现在人们喜欢旅游,总想到另一个地方去感受不同的气息。小火车运载着城乡人们,换一个地点看世界,换一个角度感受生活。

  去年冬天,我约妹妹特地回乡下,希望再看一看那条曾经连接城乡的路。内心满是乡愁的我们不知不觉间走到了那条铁路,我当时就有一个冲动,我想沿着铁路从村西头走到村东头,就像从前那样,一会儿小心翼翼地走上细长的铁轨,考验我的平衡能力,摇摇摆摆地掉下来;一会儿又大步流星地走过枕道,从一根跳向另一根,数着铁轨的根数;一会儿又走过它旁边的煤屑路,蹦蹦跳跳绕过枕木,看着初春里“遥看近却无”的小草;一会儿又附耳铁轨,听远处传来轰隆轰隆的车声,又急忙跑开。

  我再也不用急急忙忙跑开了,因为它铁轨之上再也没有轰轰疾驶而过的铁龙。而今看见铁轨上满是荒草和小树,有些人家甚至把柴火垛堆在上面,我内心无尽惆怅,尽管如此,我依旧对它怀有那时的一往情深!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