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王洪文回忆录(三)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9/10 9:27:34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1936年夏天,军部在黄木厂正沟里的包家堡子一面城开过了1次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步兵连李连长,第一大队的孟指导员,第一中队臻中队长,军需部长,杨军长,我当时以第一大队秘书的身份也参加了会议

  六、我见到了杨军长

  我到分队工作时,经常与中队长见面,但不能与大队长见面,如果有什么事情需要和上级联系时,都是由中队长出面找领导请示工作的。调到大队以后和大队长见面的时候也不多,但常听说:“中队长上边有大队长即胡部长,再上边还有军长,军长就是杨靖宇同志。”这时我的直接领导就是大队长即军需部长胡国臣,但没见过面。到我任大队工程队长的时候,才直接和胡部长联系工作,因此,也有机会和杨军长见面了。自1936年秋到1937年10月的1年来的时间内和杨军长见面10次之多。

  这10多次,有的是我参加会议时,有的是我接胡部长时,有的是我去军部办亊时见面的。如1936年夏天,在黄木厂正沟里包家堡子一面城开会时,见到了杨军长。7月间,胡部长带领我和孟指导员参加杨军长在桓仁县烟囱沟里主持召开的干部会议上又见到了杨军长。

  这年8月,杨军长、胡部长在桓仁县钓鱼台召开会时,我带1个班去接胡部长,一早走到高碱地遇到了守备队的马队,我们在前边走,他们在后边兜屁股打,一时被一挺机枪盖住,我回头一看,发现有个日本兵正端着枪打呢!我举枪结果了他的性命,然后我们从地上爬起来,就往山沟里跑,在山沟里我们见到了胡部长,还见到了杨军长。他还给我们讲了,注意群众纪律,增加团结,扩大队伍等问题。讲完话他回样儿沟去了。

  杨靖宇同志,对内叫军长,对外叫司令,据传他姓马,也有人说他姓王,当年40多岁,5尺3、4,不太高(中等身材),身体较瘦,瓜子脸还沾点四方,白脸皮,大眼睛,高鼻梁,口音轻,河南口音。春秋好穿缴获日本呢服经过改装的衣服。夏天常穿绿色单军装,头戴草帽,冬天好穿青色棉衣,外披黄呢子大衣,随身带着头号1匣枪。

  他走到哪里,只要饭做好了,就在那里和战士一起吃,战士吃整髙粱、整苞米,他也吃整高梁、整苞米,从不搞另样的饭菜。对于要做什么事情,总是简单地说一说目的、干法,说完就干,真正是做到简单而精炼,从不讲车轱辘话。总之他是军长,也是故士。

  七、歼灭邵本良部队

  1936年夏天,军部在黄木厂正沟里的包家堡子一面城开过了1次军事会议,参加会议的有步兵连李连长,第一大队的孟指导员,第一中队臻中队长,军需部长,杨军长,我当时以第一大队秘书的身份也参加了会议。会上专门研究了到宽甸歼灭邵本良匪队。

  杨军长说:“邵部是专门打咱们的匪队,他现在正尾追军部的义勇军和少年连,实质上是尾追军部,咱们现在就包下他,保证一次把他消灭在宽甸境内。我们的其他师团已经做好了准备,你们歩连和1、2两个大队担负伏击任务,一切行动听指挥。现在要求你们立即做好动员,星夜出发。”

  我们就在当天吃过晚饭出发了,走了160多华里山道,于第2天,太阳还没出来的时候来到宽甸县梨树甸子。我军在这里的公路两侧隐蔽部位,以每5步远埋伏1个战士,整个战线拉出了1条3、4里地长的大口袋。在太阳出来的不大工夫,义勇军、少年连就过来了,他们边打边退,约有半个小时左右,邵匪的大队就跟上来了。

  当敌人的先头部队快走出包围圈时,后续部队已全部进入射击区,我军指挥所的机枪从阵地南边开始扫射,接着是我们从敌人后屁股开了火,敌退路已被我们切断,在敌前方的义勇军、少年连也转头迎击敌人,这样形成了3面夹击敌人的形势,唯独公路北侧没有部队,但那里是陡壁,敌人是无法从那里逃命的。在这种形势下,我们开展了政治攻势,边打边喊话:“中国人不打中国人!缴枪不要命!知道红军厉害的,就赶快缴枪!缴枪不杀,共同抗日!”敌人刚要向我方还击时,我们又对准他们打了两排枪,一下子打倒了70多人,其中守备队死了50多人。

  这时我们改变了战术,继续边打空枪,边喊口号,不多时间敌人的队伍就被瓦解了。当他们全部举手投降后,我军命令敌人把枪架起来,军服脱掉,背包掷下,举手投降。还绑上了企图逃跑的3个日本军官(1个满金阶级,1个满金夹1银,1个两银夹1金)。同时各班派出4、5名战士去下敌人的枪栓,去的这些战士,每人都装了一背兜子枪栓。就这样大约一个多钟头,全部结束了战斗。杨军长出面对俘虏讲话,他当时讲的主要内容是:反满抗日,保卫家乡的道理和红军对待俘虏政策,并宣布每人发3元钱,可以回家……。

  最后淸点出缴获400多支枪,其中有3挺轻机枪,1挺重机枪,2尊钢炮,4个撸管炮和12马驮弹药。就这样我们在扬军长的指挥下打了一个大胜仗。

  八、离队

  在1938年5月的时候,由于坏人的告密,我家的4个孩子和老伴都被治安队抓去了。不久,我的唯一的姑娘被特务戴祥久和王宝海等人勒死了,两个小儿子被敌人枪杀了。这时只剩下老伴和二儿子殿文,经亲属出保放了出来,他们被放出来不久,伪警察要进驻我的家乡黄木厂,我恐以后再发生不测,就在这年10月间,请了1个月的假,打算把家送到柳河去。

  当接家来到新宾的时候,一看熟人很少,监视较松,就在新宾街上住下来,20多天以后,家也安排好了,我就回到了徐家大沟,可是大部队已经转移了,我一直撵到宽甸,也没有找到部队,途中检查又很紧,因此,又回到家里,从此,我与部队失去联系。(王洪文,别名王文选、王永仁,曾为抗联一军一师游击大队长,现已去世。)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