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李绍唐回忆录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8/6 9:56:51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伪康德2年,杨靖宇带部队在我们旺清门一带活动时,曾打过东昌台。我父亲李春普、号化峰,给杨靖宇当地下联络员。这时杨靖宇带部队打死公安大队的17个人。敌人摸清这事与我父亲有联系,到伪康德3年杨靖宇走后,敌人把我父亲和叔父李恩普同时抓去,后来,他两人都被日本鬼子杀了。

  伪康德2年,杨靖宇带部队在我们旺清门一带活动时,曾打过东昌台。我父亲李春普、号化峰,给杨靖宇当地下联络员。这时杨靖宇带部队打死公安大队的17个人。敌人摸清这事与我父亲有联系,到伪康德3年杨靖宇走后,敌人把我父亲和叔父李恩普同时抓去,后来,他两人都被日本鬼子杀了。

  伪康德5年正月初1,日本鬼子扒了南四平的房子。4月在那里又成立了围子。

  一天,旺清门警察署来电话说:“红军的全指导员在四道沟王家大院盘居,让南四平派人出探。”于是南四平派出了我和张风林,当我们走到大岔沟,看到有新脚印,就没敢再往前走,来到一棵大柞树下装烟。这时,只听有人喊了一声:“别动!并问:“你们是哪里的?全指导员来了。”我回头一看,他1只手拿撸子,1只手拿匣子,大个子,长方脸,门牙左边第三个牙没有了,当时大约30来岁。和他一起来的有30多人。我回答:“是南四平街的”。又问,“干什么的?”我说:“出探的”。因为害怕就照直说了。“探什么的?”“旺淸门来电话,叫探全指导员是否在王家大院盘踞。”“为什么不去,怎么在这里?”“怕勒死”。后来又问:“你们是四平老户吗?姓什么?”我回答说:“是老户,姓李。”“李化峰在那住啊!”我反问他:“你怎么知道他呢?”他回答:“我们过来后认识的”。我说:“现在已经死了,5月初4,在县街北山上,让金大刀把他和叔父一起杀掉了。”他又问:“周风山还有没有?”这个人是全指导员队伍里周仁的父亲。我回答说:“伪康德3年3月,被警察抓去押在县一署,不久病死了,埋在县南砬子沟里。”又问:“周仁,你认识吗?”“认识,他是我的同学”。又问:“周仁来了你能不能认识?”“来了可以认识”。他把手指放在嘴里一吹,周仁来了。周仁的父亲和我父亲是磕头弟兄。他来到后,问我:“你怎么来了?”于是把上边的原因说了一遍。

  后来,周仁说:“全指导员正有病,你们俩能不能到新宾买点东西?”我说:“不是犯私的就可以买到。”他又说:“我们叫你们买的东西不难买,买5双单胶鞋,5斤黄烟、10斤挂面、5斤大蚂蛤鱼。”他拿出10元钱,又说:“愿意报告就报告,如不愿意报告,就应该想到你爹是怎么死的,这些东西应该买不?”

  我想东西得买,可是买了往哪里搁,后来就搁在张风林他妈的寿材上面的烟苫子里了(在榛子岭南边),同时,还把叔父给的10粒子弹和1件雨衣也放在里边了。

  那年闰8月,要到前8月15时,全指导员带人把东西起走了。他们刚走到岭北边二道沟,截走了李家油坊的大车,从县里拉回来过节的白面。

  后来,我被捕了。是因全指导员手下的张佩轩和刘小孩儿叛变了革命,投降到桓仁县花园,后被新宾县“工作班”的金大刀要回来。经过审问,他们俩把我告密了。敌人立即把我和张风林及黄立春(他曾给全指导员买过东西)3人押了起来。

  我的另一位叔叔和一位姑男姐夫知道后,为之周旋,送礼、送大烟等,伪法院长把我原来的供词改了,押了半年后,以不起诉处分,把我放了。

  (李绍唐原为新宾县南四平村村民,现为旺清门镇村民。)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