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历史探究 >> 正文

刘彦臣:论清入关前围猎的作用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新闻网 2018/7/10 13:42:05  作者:刘彦臣: 编辑:李丹  
[导读]:清入关前,缓解缺粮是围猎的内在经济需求;森严的法令是围猎讲武的前提,严明军纪、演习骑射是围猎的军事职能;利用女真与蒙古人共同嗜好围猎的传统,对于绥靖外藩蒙古起到了重要作用;围猎中对皇室的尊崇,体现在既要维护诸贝勒的“首射权”,又要保障他们的安全;既要展现爱新觉罗氏善射的神勇,又要塑造其公正的形象。

  一、缓解军中缺粮

  满族兴起之时,军中缺少粮草,是困扰努尔哈赤与皇太极的严峻问题。由于缺少粮食,而引发的女真与蒙古、女真与汉人之间的冲突时有发生。

  天命四年,努尔哈赤致书蒙古警告其勿来抢粮:“尔蒙古人等勿得进入我东至叶赫地方,尔若进入夺我征服地方之粮谷,则为尔等蓄意致我于无粮之苦。……今我一人之粮十人食之,一马之料十马饲之。值我粮草窘乏之际,尔等兵马至此,何以相济?”一人之粮十人食之,一马之料十马饲之的情况或许言过其实,但努尔哈赤军中粮草窘乏,应为实情。

  尽管如此,为了争取与蒙古结盟共同征明,努尔哈赤在同蒙古人争夺粮草的问题上,多少仍然有些暧昧,但他向汉人征粮的态度则强硬得多,所引发的矛盾也更为尖锐。努尔哈赤曾以“没其粮”、“诛杀其身”相威胁强征强买汉人的粮食,汉人则给予了一定的反抗甚至采取了杀催粮之人的极端手段:“绰霍诺依同永顺牛录属下之人,往岫岩催征官粮,岫岩汉人执之缚绑,载车叛逃。见我兵驻守森严,竟杀其人,汉人退回登山口。与其人同往之伙伴,执乡屯之汉人,刺耳鼻,取口供。供出之杀人者叶已登山。为查杀人之汉人,杀其十人。”

  为了缓解军中缺粮以及由此引发的尖锐冲突,努尔哈赤经常率领将士察视耕田的同时行围打猎,并将所获兽肉分发给大臣和士卒。天命八年四月十五日,汗出边察视耕田之地,并行围猎之,获鹿麅十只,散给有职之大臣等。次日,“自彰义站以西察视耕田,设围打猎,猎获鹿麅二十只,未赐给有职之大臣,而散给众军士,令汤食之。”

  皇太极继位后,以行围打猎来缓解军中缺粮更是其常用的手段。天聪三年(1629)十月十九日,皇太极降谕:“军中粮尽,可以打猎。”遂令行围,杀黄羊万余,其肉按旗甲兵数分给,汗射两次,一矢贯二黄羊。汗共射死黄羊五十八。天聪六年(1632)七月十四日,因军中无粮,皇太极率每牛录甲兵八人行猎,对乱行者给予了严厉的训斥和处罚:“何以乱行?昔日行猎,岂如是乎?今并非好行猎,乃因军中无粮,欲得行粮也。”遂将乱行者鞭责之。

  二、讲武练兵

  《满文老档》中有关围猎以讲武练兵的内容,可归纳为围猎之森严法令、围猎以严明军纪、围猎以习骑射三个方面:

  1.围猎之森严法令。努尔哈赤素好打猎,早在乙卯年(1615)即颁布了有关围猎的法令。虽然“迄今打猎,一牛录人仍给箭一枝而行之”,但与行军作战的“编五牛录为一队”的编制不同,为保证每个牛录的人都有机会进入围底获取猎物,行猎时,以十牛录为一队,并对脱离本队乱行之人予以处罚:“夫一牛录人若行一路,则某牛录人,直至返家,仍不能行于围底。着以十牛录合之给箭一枝而行。如此,则每遇行猎,一牛录人,得进围底二三次。该十牛录之人,若不行一路,或有一二人逃离本队,与他牛录人行于围底,则罪之矣。视其获罪者,若系有财者,则准其赎罪,以所罚物与拿获者。若系不能赎罪者,则杖其身以抵罪。”为了纠察乱行之人,努尔哈赤设四大臣,并为限制其渎职也作了相关规定:“设四大臣,以察其给一枝箭之十牛录人。此四大臣若不察所掌十牛录人,致使进入他牛录地方行走,或使他牛录人进入所管十牛录地方行走,或此四大臣自身乱行,皆治其罪,即夺其乘骑,给拿获者。”

  有关围猎的法令,还对如何射杀野兽,特别是虎、熊等大型野兽,如何分兽肉,作了明确的规定:“若见野兽出,勿入围场内追之,无论奔向何人,务由各自所立之处迎射之。兽出围场外,再追赶拦截射之。若入围场拦截,则围猎者自家中出来,皆欲射杀野兽,否则何由至此?何人不欲有所猎获?若不各行所任,肆意入围抢射,则马快者将野兽拦截而获,而马劣者及安分守己者,尚有何所猎获?故令其以射杀之兽肉偿之。”“见有伏虎,毋得惊动,应呼告众人,若地势有利,则众人围而杀之,若地势不利,则弃之而去。见虎起身奔跑,勿令歇息,遇即追射之。至熊及四岁公野猪,先射者能射死则已,倘若不能,则求所遇者协同杀之,其兽肉与同杀者平分。若因贪肉而拒绝,所遇者助杀,又不能杀其熊及野猎,以致使逃脱时,则命赔偿其逃脱野兽之肉。凡有被射伤之大野兽逃出,无论何人遇之而杀死时,乃应告射伤之主,其兽肉,有追杀者尽取之。”

  此外,努尔哈赤对行军打猎途中如何“安营扎寨”也作了详尽的规定:"凡行军打猎,于夜宿之地,冬则立栅,夏则掘壕。牧马于栅壕之内。在外击木斗、传角头箭以巡更,使人马皆不逃散,次日晨招之即来,不受找寻之累。虽降服诸申国,得以太平,仍不忘谨慎之心,每出家围猎时,无论何往,皆携甲胄、枪、长柄大刀、箭等兵器。”

  2.围猎以严明军纪。围猎如同行军打仗,物质保障、惩处偷盗、禁止扰民等都是努尔哈赤与皇太极在围猎中训练士卒严明军纪的主要事项,仅举以下三例:

  天命八年(1624)四月,努尔哈赤于辽河张网捕鱼,尊鱼未得,网亦破碎,查得正蓝旗所携之网已破烂不堪,拟治其罪。汗怒曰:“何旗之网已尽携来,何旗之网未尽携来,着速查予以治罪。”查得,镶白旗大网八度一靠几,镶红旗十七庹,正白旗十九庹,正黄旗七庹半,镶黄旗二十一庹半,正红旗十八庹,正蓝旗十五庹已破烂不堪,镶蓝旗十七庹。汗命此事回家再议,将网带回,拟从重治罪。

  天聪六年(1632)十月初十日,皇太极率众围猎途中,命令官员严惩偷盗者以明军纪:“我国人中曾下法令,凡出兵行猎时,有为盗者,或杀,或鞭,但竟不惧。闻此番行猎,仍有盗鞍、辔、韂、屜、笼头、绊镣等物者。此次人少时尚且有行窃者,何况人多乎?其一并查缉惩治。”遂命诸贝勒大臣亲督搜捕之。查获为盗者,若就地执法,恐众人不知,遂命携至沈阳城枭首示众。是日,申刻,汗入沈阳城北门。

  天聪六年十二月初十日,皇太极率诸贝勒出猎,惩处强取民间堆积柴草的士卒:汗率诸贝勒出猎,至抚顺所,有猎卒八人,强取民间堆积榛子柯,各鞭二十七。汗集八旗大臣谕曰:“自今以后,不许私人庄屯,擅取民间堆积柴草。不许往尚未狩猎之山上伐木。乱行者执究。”

  3.围猎以习骑射。“骑射之外,他无所慕”曾被视为满洲先民禀质醇厚的习俗,“自肃慎氏楛矢石砮,著于周初,征于孔子,厥后夫余、挹娄、靺鞨、女真诸部,国名虽殊,而弧矢之利以威天下者,莫能或失焉。良由禀质厚,而习俗醇,骑射之外,他无所慕,故阅数千百年,异史同辞。而“骑射”的的确确在清初崛起的征战中发挥了巨大作用,皇太极曾回忆道:“我国士卒初有几何,因娴于骑射,以野战则克,攻城则取,天下人称我兵曰立则不动摇,进则不回顾,威名震慑,莫与争锋”。但也正是由于后金(清)军事势力的日益强大,进入辽沈地区以后,八旗贵族中奢侈享乐之风日盛,骑射技艺渐不为八旗子弟所重。因时局的转变,皇太极较比努尔哈赤更为强调“在围猎中习骑射”。

  天聪六年十月二十一日,固山额真和硕图额附、达尔汉额附及叶臣率每牛录步兵十人,负米人五,章京一员,每甲喇大臣一员,每旗副将一员行猎。皇太极谕曰:“此次行猎,命诸贝勒、大臣之子及牛录额真之子一同出猎,以习骑射。”

  1636年,皇太极更国号为“大清”,成为满洲、蒙古、汉人三家的“共主”之后,他将“行猎”与出兵一并提高到与国势攸关的高度,进一步强调其重要性。崇德元年(1636)七月二十五日,皇太极对诸固山贝子说:“尔等敬听。昔太祖时,我等闻明日出猎,即于今日调鹰蹴球,若不令往,泣请随行。观今之子弟,唯知游逛市井,耽于戏乐。在昔时,无论长幼、贫困之际,每闻出兵行猎,兴致盎然。彼时随从甚少,人各牧马披鞍,析薪自缚。虽如此艰辛,犹各为主效力不绝。国势之隆,非由此努力而致乎?今之子弟,遇行兵出猎,或言妻子有病,或以家中有事为辞者多矣。不思行兵行猎,勇往奋发,而耽恋妻室,国势能无衰乎?”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