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姜延宾回忆录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6/6 10:33:42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1911年4月初8日,我出生在佟家堡子一户贫苦农民的家里。1917年入佟家堡子私垫念书一年,因父亲有病辍学,后来又入康家堡子私塾念书,两次共念了4年书。1921年下学后回家作农业。

  1911年4月初8日,我出生在佟家堡子一户贫苦农民的家里。1917年入佟家堡子私垫念书一年,因父亲有病辍学,后来又入康家堡子私塾念书,两次共念了4年书。1921年下学后回家作农业。

  一、我原是东北军战士

  1929年古历四月间,在新宾县被招募参加东北陆军工兵第二营第五连当兵,在大凌河车站驻防。1930年1月,请假回原籍。

  同年10月间,又被招募参加东北陆军的西北边防军第12军7旅35团2营5连当战士,在热河省红头营子驻防。1932年10月,又参加12军38旅58团,在团部通讯排当传令兵,团长叫董翰乡。1933年正月29日晚,这支部队在朝阳县东的长宝营子、海路营子一带与日本军6、8师团作战。由于我所在的这支部队没有武器供给,于2月2日早上开始退却,3月间退到冷口,被中央军宋哲元部缴械。然后,他们将愿意当兵的重新编队,不愿当兵的可以自行随便。这样我就返回新宾县,暂住五付甲姑母家。

  二、被改编为抗日联军

  1935年1月,因为生活困难,又无出路,我只好来到大洛村,参加了辽宁民众自卫军的残部抗日军平满洲大队当战士。

  2月间,平满洲大队和宝山队共200多人,在小堡遭到日伪军400多人的包袭。这时在我们的北面有日本军车6辆及100多人,东面有大“品字”(降队)约100多人,南面有从苇子峪来的刘中队约100多人,西面有从木奇来的聂中队,也有100多人,这4支部队由4个方面向我们进攻,在中午时分接火,一直打到天黑。在这时我们部队撤出战斗,无一伤亡。东南部的敌人刘中队长被打死,还被打伤两名士兵。

  5月,平满洲队在叶家堡子与日军遭遇,连战两个小时双方无一伤亡,最后部队撤出战斗。

  7月,平满洲得大脑炎,因当时无药医治,病故。

  1936年1月,我转到山林队程国军大队第二队即全胜队当字匠,即文书。

  4月,杨靖宇司令在西厢大堡招集山林队定国军、黄海山、海乐子、大帽子、小得字、程国军等,所有的抗日军上万人开会,决定把这些部队收编为抗日联军,但原队名不变,统归杨司令领导。程国军部直接被抗联三师王仁斋部收编。收编刚结束,杨司令决定打郑家堡子,在这个堡子里的丁家大院即丁起家柱有一个团的伪军。我们程国军二队即全胜队的任务是从北面进攻敌人的一个炮台。当我们进入炮台并打死两名敌人后,顺利地拿下了这个炮台,但我们也牺牲了两名战士。这次战斗共打死10多名敌人,其它敌军全部撤出战斗。

  5月,杨司令的部队及其它抗日部队在吴家堡子开会。敌伪邴团一个营的兵力约500多人,准备到苇子峪去,需要借道。他们先派来一个人打探消息,被我们的人抓住,经过了解,杨司令对探子说:“你先回去吧,我们一会就走。”杨司令怕他不相信,还给他签了字。当敌人的探子回去后,杨司令指挥部队埋伏在棒锤砬子路两旁,并告诉部队以枪响为号,你们听到枪声,一齐出动,定能取得胜利。然后他带着几个人在山上观察敌人的动静。不一会,山上响了两枪,埋伏的红军战士听到枪声,连放三枪,冲向敌人。敌人被这突如齐来的阵势吓呆了,然后都乖乖地缴了枪,这时在敌人队伍后边的一个机枪手,扛着机枪就往回跑,当即被我红军战士打死。就这样,我们順利地缴获了敌人的全部武器。

  6月,程国军二队即全胜队单独去打照牙沟警察署,这个警察署很坏,动不动就烧老百姓的房子。为了保护老百姓,我们决定打它,但这个警察署里有围墙,外有铁丝网,防范的十分严密,再加上它有30多名武装上好的警察和自卫团,这次我们没能打进去。

  不久,全胜队二打照牙沟警察署,这时他们增加了20多人,总共已有50多人。这次也没有打进去,我们炮头的手还负了伤。

  几天后,第三次打照牙沟的警察署,是程国军第三队,即小德宇队接受的任务。小德字与这个警察署里的治安军的一个号兵取得了联系,让他作为内应,并约定以吸烟为号,同时由他把围墙的门打开。一天,小德字选拔强壮的战士,手持快速武器,匍匐爬进警察署,在号兵的带领下,把围强上的警戒哨干掉,然后,一部分人去缴管房官的武器,一部分人去缴士兵的武器。小德字的炮头全局好领人到兵房门口,大喊一声“别动,缴枪不要命!”这时里边有个刚下岗的士兵头朝里躺着,他从被子里开了枪,把全局好打死。我们这些在外边的人,对准屋内同时开枪,打了一阵之后,连同那个开枪的敌兵在内,一共打死6名敌人。战斗结束后,我们得了很多胜利品,其中有机枪6挺,匣枪10支,一三式步枪90多支,杂枪20多支,另外还有弹药、粮食、面粉等。

  后来,抗联三师师长王仁斋率程国军大队及海林队,云龙飞队,打过搭连嘴子。

  7月,程国军全大队,安国军、天胜军、定国军,还有一个由南边来的道德军,准备去包打汤图伙洛。这个100多人的道德军全都空着手没带一支枪,我们各队抽枪,借给他们50多支,其余没有枪的人就拿铡刀、斧子参加战斗。我们进攻的那天,天下着雨,敌人的房子烧不着,因此没有攻进去。于是就把交通沟里的敌人缴了枪,共缴各种枪30余支,还有两箱子子弹。但小德字的一个战士铁局好被敌炮台的人打死。

  之后,我们打高王寨警察署,缴枪30多支。

  当时在徳尔呜呼村里驻有两个连的治安军,约200多人,我们决定打他。参加这次战斗的有道德军、程国军、安国军、天胜军,海林队等部队。这些部队四面将敌人围住,以道德军为主攻,我们配合,约战一个小时,敌人全被缴械,缴获长短枪200多支,还有弹药、粮食等。

  接着我们部队打马古山村,这里驻着一个刘团,大约有500多人。王仁斋带领抗日部队及其它联军如程国军等,约有5000多人,全部穿敌人的军装,化装成满军讨伐队的样到马古山村。红军首先用号向里边联系,里边的敌人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什么部队?”红军用号回答:“我们是新宾来的讨伐队。”敌人没打,让我们进去。我们进去后,很快将敌人缴了械。

  八、九月间,日本军及敌伪军集中强大的兵力向山区进攻,敌人烧、杀、抢、掳无恶不作。那时很多的房子、庄稼被烧,还打死绑掳很多的老百姓。

  10月以后,王仁斋率领红军及抗日联军全部集中到黄洞沟老黑槽三块石山里,在那里挖地窖子暂住。当时没有粮食吃,部队抽空隙时间到地里搂被敌人烧剩下的庄稼,然后把弄到的粮食再用磨推碎,连皮带瓤熬粥吃,坚持与敌人斗争。

  12月,天寒地冻,我们部队实在搞不到吃的东西,没有吃的,就无法在此坚持战斗。杨司令召集部队开会,决定向东边道大转移。在转移之前,杨闻令命令,凡是有病的,有家属的,不便随部队走,都要自已下山,想办法,找关系。那时,我得了重伤寒不能随部队走,杨司令给我印了1个迁移证,我刻了一个假印章盖上,然后,我和20多人,在部队护送人的保护下,来到吉林南口车站上了火车。后来,我在梅河口车站下了车,住在东顺客栈,不久,我去这个客栈当了记帐员,每月劳金5元。

  三、光复后,参加了解放军

  1945年9月,我回到新宾县街,11月在县街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三五九旅七一九团独立营三连担任文书。当时连长是郭连科,政治指导员是石俊英。后来部队来到哈尔滨。

  1946年3月,我们部队参加了解放哈尔滨的战役;4月,我们部队在二龙山阻击国民党军队;5月,解放东安县,在连珠山战役中,我们部队与国民党先遣第二军作战;同时还到宝淸县城北的对面城及龙虎山与敌人作战,随后,解放了宝淸县;在这里休息了两个月。8月,在杨家围子与国民党军作战;9月,部队转移勃利县,在青龙山及五道河子与国民党残军作战;10月,部队来到哈尔滨。

  1947年2月,我们部队来到吉林省榆树县整军。在此期间,部队决定将伤病员转到哈尔滨总政治部。因为在长期的作战中我的腿得了关节炎,行动不便,也被转移到哈尔滨。后来,政治部把我分到东北局财经办事处贸易总公司第五仓库担任收发工作。

  1947年12月,公司叫我们写自传,因我在1939年8月以后,为了生活,于盘山县当过几年的日伪警察(警士),

  上级把我处理回原籍,当时,我爱人是解放军战士按转业处理,我们俩于1948年2月,返回新宾,在新宾镇安家落户,不久,我们全家又迁到佟家村至今。

  (姜延宾原我抗联一军三师战士,现新宾县佟家村村民。)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