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芦长庆回忆录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5/30 10:41:01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1935年,杨靖宇率领抗日游击队,到达新宾县的东昌台与敌人展开了战斗。当战斗激烈的时候,军参谋长于海川同志的左手腕被枪弹击断。后因伤重来到红庙子英盈村芦振忠家里,因这里交通方便,来往行人较多,恐怕被敌人发现,又由人把他送到砬子沟中的一个半截沟里,请贾国臣给其治疗。经40余天的治疗和休养,他的伤势转愈。这时被特务刘恩发觉,准备捉拿他们。贾国臣闻之这一消息后,很快逃到三江省保淸县,解放后才回原籍。

  1935年,杨靖宇率领抗日游击队,到达新宾县的东昌台与敌人展开了战斗。当战斗激烈的时候,军参谋长于海川同志的左手腕被枪弹击断。后因伤重来到红庙子英盈村芦振忠家里,因这里交通方便,来往行人较多,恐怕被敌人发现,又由人把他送到砬子沟中的一个半截沟里,请贾国臣给其治疗。经40余天的治疗和休养,他的伤势转愈。这时被特务刘恩发觉,准备捉拿他们。贾国臣闻之这一消息后,很快逃到三江省保淸县,解放后才回原籍。于参谋长因藏的地方比较隐蔽,没有被敌人发现。特务捉不到他们,就把贾的三哥、四哥弄到新宾县街,以所谓通匪的罪名,将其两个哥哥杀死,于参谋长的伤势还未痊愈,便要归队。由于当时形势紧张,不能让他单独归队,但那时找不到护送的人。此时,我正在芦振忠家居住,芦便和他父亲核计,让我去护送于参谋长归队。商定后,我们稍作准备,便从砬子沟起身,抄山路去找队伍。

  一天,当我们走到通化某个地方的时候,我让于参谋长在山上等着,由我一人进街去买饭。这时,看到街上到处贴着同样的布吿,内容是这样的:“老百姓捉到杨靖宇,赏钱10000元,捉到参谋长,赏钱5000元;伪军捉到杨靖宇,赏钱10000元,立即提升团长,捉到参谋长,赏钱5000元,提升为营长”。

  这时,我护送的正是敌人要悬赏捉拿时人,但我对这些赏钱和职位,丝毫没有动心,不仅如此,我还自付40多元钱盘费。在13天之后,我们终于顺利地来到了红军抗日根据地吉林省金山庙,找到杨司令。杨司令看到我们后兴奋已极,当即派人买了1口猪,办了酒席以表心意。我在那里休息了两天,便准备起程回家,但杨司令苦留不放,说我既忠诚又勇敢,一定要我参加抗日,于是我就留在了部队里。在司令部呆了40天后,部队派我做秘密工作,侦察敌情,负责收集根据地西南方即通化、柳河等地区的敌人活动情况,我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任务。

  几天后,我获悉一份情报,通化县长刘天成去沈阳领工薪,带领守备队、伪军等若干人,还有12辆卡车,以便保护县长及其工资。我计算他们往返需要4天,便立即将此情况报告给杨司令。他亲自带队来到敌人必经要道六道沟,在此布置了30多里长的包围圈,并做好了战斗准备。当敌人全部进入包围圈以后,我方立即发出猛烈攻击,把敌人打得落花流水,死伤多半,刘天成这一万恶的伪县长,也被打死在车内。这次战斗缴获12辆卡车和大量的伪国币。后来,我军将汽车全部烧了,然后胜利返回根据地。

  同年7月,驻柳河县谷山子镇的伪军团部,由团长姓邵、团副姓杨带着3个连的伪军,护送50辆装满军用物品的大车,前往八道江移防。我把这个情报汇报给杨司令,他率部队来到敌人必经之地,即砍虫沟。这里地势险要,两边尽是大森林,中间有一条羊肠小道。杨司令便将部队顺路从沟底布置到岭上,约有15里地长。战斗结束后,我军缴获50辆大车及其所载物资,有上等面粉、子弹、迫击炮弹、枪支等等。多半伪军的枪支被缴械,同时击毙连长1名、连副7名和不少伪军。但是伪团长和一些残兵败将逃跑了。

  后来,靖宇司令与司令部的总管事王凤志(外号老二哥)核计,准备让我去谷山子镇开店,以便作为游击队的秘密交通站。定妥后,给我300元本钱,我便开起店来,号为“双顺花店”。这个店表面上是花店,但它实际上却是红军物资转运站。一天,从外地运来一批军用物资,如绑腿、胶鞋等。根据当时情况,这些物品不能立即运往红军驻地。晚上,我把货物从麻袋里掏出装入车厢内,但忘了锁店门,当夜9点多钟,被坏人李振生看到,他认出这些东西是游击队的东西,便密告给宪兵队(实际上,这个人已暗地里参加了金州杨子哨的日本宪兵队)。第二天,我去龙岗游击队,通知他们来花店接收物资。当天晚上,那个姓李的便带宪兵队和两名侦缉员携带绳索和武器来到店内搜捕,结果一无所获。到第三天,店里的服务员便到我回来的路上等我。当他看到我后,便把昨晚发生的事情,向我陈述了一遍。我立即醒悟,这是被姓李的告了密,目标已暴露,不能再回花店,只好又返回部队,向杨司令备述前情。杨司令让我留在部队,因我体格不好,不便长期随队。这样杨司令便写了一封密信,让我带信去找大牛沟屯垦队的伪军“杨连长”。在这个屯垦队里都是些年迈及有病的伪军,因不能参战,被留在这里种地的。这里还驻有1名日本教官。3天之后,我便找到了“杨连长”,将密信给他。杨看完信后,将其烧掉,对我说,“你留在这里当个‘密探’,10里内有红军活动立即报告,10里外勿管。”我估计杨司令可能与这个人关系较好。

  屯里有1位叫郭春阳的人,一天去大牛沟里拉柴禾,被“匪兵”拉去了3匹骡子,这人无奈,便找杨连长诉说牲口的问埋。随后,杨连长找我说:“你看郭的牲口怎么办?”我回答:“找找看”。当时我非常明白,这里早就没有小帮土匪,所谓的匪兵便是指的红军。次日,我去大牛沟探听,结果见到了保卫游击队后方仓库的曲队长和一个名叫韩浩的朝鲜族人,另外还有5名战士。这7个人是在与守备队作战时掉队的,在这个大山里已有两天没吃东西啦,他们想把牲口杀掉充饥。当他们看到我时,所有的人都流下了眼泪。曲队长说:“你给我们想个办法吧!两天没吃饭了。”经过核计,最后定下来的办法是把牲口归还主人,但对方得拿100元钱方可赎回。我回到伪兵连部,将情况向连长作了回话,并告诉丢牲口的主人郭春阳,他愿意出100元钱赎回牲口。第二天,杨连长派了50多名伪军去接牲口,但由我先到曲队长那里联系,当后边的伪军来到的时候,我方7个同志向天上放了几枪,我便把牲口牵回去,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麻痹日本教官。同日晚上,我又到了曲队长那里,拿给他100元钱,他让我给他们买10双鞋和两袋面货,转天,我把买的东西交给他们,当他们饱吃一顿后便分手了。他们去找部队,我仍回到屯肯队。这个亊情发生的时候,日本教官已去通化办事了,他回来后,杨把这些情况向他作汇报。日本教官说:“既然牲口可以找回,为什么没有把游击队的人捉到呢!”他认为我是可疑分子。3天后,他把我带到通化地区司令部,将我押了起来。次日审问,因审问不出口供,教官由佐,将我严刑拷打,但一连几次,均未得到口供,无法只好将我整日关起,一连关了5天法有提问。此时,抗联一军一师师长程斌无耻地背叛了祖国,带领400余人投降了敌人。这对敌人来说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因此,他们就将一般罪轻的嫌疑犯都释放了。因为几次审讯,我什么都没说,敌人当然不了解我的身份,于是就将我也放了。

  我被敌人放回之后,只好去哈密河里、金山庙、灰土沟子一带找杨司令。正当我找不到人时,恰好遇到了老赵头,因为我们从前认识知道他是个好人。他看到我就说:“你怎么还敢在这里!杨司令为防避程斌带队伍来袭击根据地,已奔长白方向去了。他走时,还告诉我要马上离开这里,免得程斌来这里叫你带路去找游击队。否则到那时就不好办了。”老赵头接着说:“我这就搬走,你也敢快走吧!”我一看确实也找不到队伍,这才返回新宾。从参加红军到回来,总共4年多的时间。

  (芦长庆原为我抗联一军战士,现为新宾县红庙子乡村民。)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