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张学兰:小农村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晚报 2018/5/15 9:55:48  作者:张学兰 编辑:李丹  
[导读]:小农村不是农村,它是坐落在沈抚公路城边以北的一个农场。三面是一望无际的菜地,后面是杂树野草的沙滩水坑连着浑河。远看,空旷的田野舞动着种地的人影。扣菜的塑料大棚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方圆几里飘荡着浓浓的粪土味。

(图片选自网络)

  小农村不是农村,它是坐落在沈抚公路城边以北的一个农场。三面是一望无际的菜地,后面是杂树野草的沙滩水坑连着浑河。

  远看,空旷的田野舞动着种地的人影。扣菜的塑料大棚被风吹得哗哗作响,方圆几里飘荡着浓浓的粪土味。

  成片的庄稼地中间有一条大道,两旁种着杨树。还要过一座小桥,顺着河沟北走二里地,才能看到“世外桃源”的小农衬。小农村住着几百户人家、街上鸡鸭觅食,人来狗叫。参差不齐的平房院子、花藤攀岩,炊烟飘渺。这里大部分住的是工人,少数人是菜农和外来人员。属于国营农场的性质,菜农也是挣工资的。

  而我的新家,我的青春年华在这里绽放结果。当初谈恋爱时,我是被帅气的老公哄得成了白痴,才不顾一切的嫁到了这儿。

  这儿交通极不方便。那是上世纪80年代,家家的交通工具只有自行车。上班需半个小时先走出小农村到车站,然后乘坐40分钟公交车到市区的厂里。我每天上班早出晩归。对于我这个“大城市”的娇娇女来说,几年里在小农村尝尽了酸甜苦辣,也使我得到历练,破茧成蝶。

  首先,学点炉子。早晨起床后,先把炉灰掏净,油纸点着,依次把劈柴、煤坯放入,等它慢慢地燃烧起来。待我刷牙洗脸再回头看时,火已熄灭。急得我马上重新开始,一次

  成功的概率极少,这个破炉子经常弄得我灰头土脸,像个花猫。

  天气睛朗的时候,和家人一起打煤坯。把几吨煤面分次加水和匀,用特制的煤坯模型扣成长方块。晾干后搬运到煤棚,储备起来留在冬季用。

  小农村最常见的有一种昆虫叫跳蚤,大小像缝衣针的针眼。一蹦一跳的,专咬我。胳膊、腿上粉红的大疙瘩不断,又痒又疼。

  特别是雨季的厕所,苍蝇扑面,粪蛆漂浮,难以下脚,急得我到处挑厕所。

  后来,有了女儿,就更忙碌了。

  一次,家里的水缸已经见底了。打水的水井在二百米之外,每天早、中、晩,供三遍水。正逢老公单位检修大干,周日不休息,指望不上。而我身体单薄,挑不动水。无奈中看到院子里的带车子和大铁桶,我决定推水。当我把一大桶水呼呼悠悠地推进大院时,正巧被串门回来的婆婆看到了。她吃惊地张大了嘴,难以置信地指着水桶说:这水是你推回来的

  婆婆家的后院里养了一百多只鸡,又养了条小狗叫大黄,看家望门的很尽职。一天夜里两点多,我们被大黄的叫声惊醒了。只见大黄在院子里转圈跑叫,老公在门前转了一圈,没发现情况。斥责了大黄几声,就进屋准备接着睡觉。这时大黄又叫起来,而且还直挠门。公婆也惊醒了,一起和老公到院子里查看,大黄扑上来就咬着老公的裤脚往鸡房后墙拽。到了房后一看,鸡房的后墙已被小偷凿开一个缸口大的洞。再晚十分钟,鸡就被小偷装入麻袋连窝端了。鸡有一个特点,在黑夜里蔫蔫的,咋抓也不叫唤。经大黄这一闹腾,小偷也早吓跑了。

  后来大黄长大了,就学会了偷嘴。有一回我在外屋炉火上炖了一锅牛肉,门没关严。我在屋里看孩子,等我出去一看锅盖半掩着,锅里只剩汤了。大黄把一锅牛肉都叼走了。大黄躲在窝里,怀里还搂着一块牛肉。也知道自己闯祸了,怯怯地望着我,一天没敢出窝。

  大黄很聪明,每天早晨都跟着我上班到车站。我担心大黄的安危,就往回撵它,它总是一步三回头地走走停停。它还能嗅出我下班的时间,每天我一下车,大黄都在车站。扑过来伸出舌头亲呢着我,接我一起回家。

  小农村最惬意的时光是夏季,河边的田野上漫天飘着蒲公英的小白伞。草地上开满了红黄紫无名的小花。各家的菜地连成一片,茂密的豇豆结成绺。大红的西红柿坠弯了枝头,粗壮的旱黄瓜长的像棒槌。农场肥壮的奶牛在河边嚼草、饮水,悠闲地晃来晃去。小牛犊哞哞直叫,不时地挤到大牛的怀里。

  小农村的北面分布了很多本质清澈的沙坑,我们闲暇时就去游泳。名声在外昀沙坑每年都招来大批外人前来游泳,网鱼。河里小鱼、小虾,很多。用筛子到小河里捞虾,一会就捞满一盆。

  特别是过年的时候,小农村最热闹了。兄弟几家聚在公婆家,仓房里堆满了购买的年货。自家养的鸡、鸭、兔,宰杀后,装满了几个大盆。强势的婆婆指挥着几个儿媳,收拾清洗、煎炸烹调,做出各种口味的年夜饭。大院子红灯闪闪烁,孩子们跑来跑去,忙着放鞭。邻居互相串门,其乐融融。

  特别是初一的早晨、熬了大半夜,没等起床呢,大黄就开始汪汪地叫唤,是拜年的客人在敲门。婆婆家的老乡,邻居等,一家一家的不到七点就陆续的来拜年。婆婆不停地给我们妯娌介绍客人的辈分、称呼。脸盲的我总是记不住。而我们收拾鲜亮后,按婆婆要求也去给亲戚、邻居们拜年。小弄村的春节是乐趣无穷,雅俗共处一村。

  在小农村住了五六年,老公的单位给我家分了楼房。

  几年后、小农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某开发商买下了小农寸的地盘,盖起了高楼小区,修了公路。规划时尚,面目一新。喜形于色的人们,兴致勃勃地搬进了楼房。

  昔日的小农村不存在了,那是我青春时光中燃烧的岁月,它磨炼了我的意志,留下了人生中瞬间的精彩。每当想起远逝的小农村,都有一种浓浓的苦中带甜的乡愁。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