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贾德珍回忆录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5/14 10:31:59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我到碱厂之前参加了自卫队,大队长叫于殿忠,中队长姓渚。那年秋,我们准备去绑伪满的一个税务局,那时人们管他们叫走狗。五团有个李指导员,当时20来岁,领自卫队30来人,到四方台抓走狗,回来时在马架子吃的饭。在下肚脐腰岭的时候,队长的枪走火把我打伤了,养了半个来月,伤里的砂子才被弄出来。这时杨军长来了,于是我参加他领导的特务队,顶了已叛变的8号的号头。这个特务队有30来人,如果情况紧了,我们就专门看守走狗。

  我到碱厂之前参加了自卫队,大队长叫于殿忠,中队长姓渚。那年秋,我们准备去绑伪满的一个税务局,那时人们管他们叫走狗。五团有个李指导员,当时20来岁,领自卫队30来人,到四方台抓走狗,回来时在马架子吃的饭。在下肚脐腰岭的时候,队长的枪走火把我打伤了,养了半个来月,伤里的砂子才被弄出来。这时杨军长来了,于是我参加他领导的特务队,顶了已叛变的8号的号头。这个特务队有30来人,如果情况紧了,我们就专门看守走狗。

  部队准备打碱厂,当时参加的部队有军部的300来人,特务队、抗日军、胡子等上1000人,我也随部队参加了这次战斗。当时我们的口号是一致对外,坚决打日本。当我们这些部队打进去以后,由于恶性未改的胡子乱抢东西,造成了敌伪军开枪还击。这时天也亮了,我们红军一看没有胜利的可能,只好撒出来。当天晚上我们向大秧万山宝走去,然后又回到了西河掌、桓仁的东岭,并在仙人洞住了两天。这时日本讨伐队到处烧房子、杀人,我们就回到了老秃顶子。以后部队便分开行动。军部向桓仁的沙尖子、吉林的榆树林子方面去了;我们这部分就到了红庙子、哈塘沟、查家堡子一些地方活动,后来又到刚山活动。不过几天军部又从集安来到曲麻菜沟和我们汇合(响水河境内)。第二天,我们又向二道沟(桓仁)方向去了。这时碰到30多人的日本守备队。当时我们有200人。打了一天,日军死了20多人,只回去十三四个人。我们军部保卫连牺牲5人,但我们得到1挺机枪,10几支步枪。第二天下晚,我们又奔三棵榆树、二密、大牛沟方向去了。在梦江跟头岭呆了10几天,雪也化的差不多了。4月,我们又和军部分开,军部在前,我们在后,从濛江又回到这边来。来到这里正巧与邵本良的日本讨伐队相遇。邵本良曾扬言:“有杨靖宇就没有我,有我就没有杨靖宇,包打。"日军还给了他调兵的权力,他到哪里都可以调兵。

  我们和邵本良的头一仗是在柳河县的大肚子沟(黑头沟),当时还编了歌,歌的题目叫“黑石头”:“有一次黑石头,讨伐命令(下),共产党喊口号,中国人不打(中国人)。那知枪子没有眼睛,一阵枪炮打倒满军70、80,再往后不干这营生。”打完这一仗,我们又从柳河奔新宾徒岭而来。在白家堡子南又打了一仗,接着我们又奔西河掌去了。这个时候军部在老鸹砬子(5间房)与邵本良300多人打了一仗,整整打了一天。我们又撤出了战斗,向万山宝开去,到了弯甸县梨树甸子。我们决定在夹砬子打一仗,军部在夹砬子最高点指挥,当邵本良的部队进来时,我军向敌人一阵猛烈冲锋,把300多人的邵本良打败了。缴获无线电收发报机各1台,马30来匹,还有很多枪。我们也牺牲二三十人,消灭邵本良200多人,邵本人的脚后跟也受了伤。然后我们又向濛江开去,到了孤山子。在6、7月间,我们正在收大烟的时候,来了20多名满军和30多名守备队,一阵好打之后,日本守备队只剩下3、4个人,伪满军队逃了。第二次在孤山子的一个屯子里,去了一些日本人,他们召集村子的人开会,当群众来了以后,日军就把他们4下包围了起来,然后向老百姓开枪,打死了四五百人,只有3个人跑了出来。这些被打死的人,生前拥有的土地都被警察分了,8月9月没有打仗。10月走到那里打到那里,就连吃饭也不容易了,基本上是每吃一顿饭就得打一仗。程斌投降敌人后,他的任务就是包打杨靖宇。他采取边打我们边向我军进行反动宣传。我们的处境就更加困难了。后来部队只好分散开来,我在的特务班有30来人,后来就剩下4个人,我和一个姓刘的宣传干部,一个姓许的及一个通讯员。在伪康德3年腊月,我们也散了。后来我到抚顺和鞍山干活去了。“八·一五”光复后,我又参加了革命,后来又参加了抗美援朝。

  (贾德珍,曾任我抗联一军一师辖属自卫队战士,现为新宾县西河掌村村民。)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