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徐洪:聊聊抚顺最早的旅馆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8/5/11 14:54:13  作者:徐洪 编辑:李丹  
[导读]:由于早期抚顺旅馆的相关文字和图片存世无多,为深入考证抚顺旅馆带来了一定困难。不过狗年春节过后,有幸落叶归根的这枚筑紫馆寄东京的百年小纸片,不仅纪录了一段沉重的历史,而且向我们揭示了多个“之最”……

  旅游在外两件大事:一个是交通,一个是住宿,自古如此。最近从境外淘到一枚由抚顺“筑紫馆”寄往东邻日本的摄影明信片。因为该片距今整整一百年了,又涉及到抚顺的多个“之最”,所以引发了笔者对家乡百年前历史的一番研考;再配上所藏的其它相关老图片,来聊聊抚顺最早的旅馆。


(图一)

  该明信片由抚顺“能文堂书店”发行,尺寸141×90毫米,背面印有“抚顺炭矿俱乐部”黑白风景照(图一)。正中偏上位置盖一枚大型红色生肖羊图案纪念戳,上面镌刻有“抚顺/平和纪念”字样。明信片的正面为西式中用,即竖式右读书写,左上角加贴一枚面值为1钱5厘的蓝色日本菊图普通邮票。收寄日戳与背面的纪念戳为同一邮戳,日期是“8.7.22”(图二),即大正(民国)8年7月22日。是一件吉丸仪六从抚顺筑紫馆寄给东京“三菱造船株式会社”的高田诚一郎的私信。

(图二)

  “抚顺炭矿俱乐部”原本就是一家旅馆,即1908年始建于千金寨“日人街”的“抚顺大和旅馆”。这是满铁抚顺炭矿当局根据实际需要,在抚顺修建的最早的一家旅馆。当时随着抚顺炭矿首期开发的迅猛推进,来矿的从业人员和参观考察者日益增多,而千金寨除了“满人街”大车店外,还没有一所像样的旅馆。在首任抚顺炭矿矿长松田武一郎的提议和主持下,历时两年,一座砖木结构的二层西式小楼,于1910年夏在“日人街”建成,开始正式接待来抚的日本旅客。

  “大和旅馆”营业不到一年,便于1911年改名为“抚顺炭矿俱乐部”,主要作炭矿员工的娱乐场所,同时也兼做旅店生意。为大量掠夺抚顺煤炭资源,1914年炭矿开始实行露天掘后,满铁便开始对处于煤田之上的千金寨进行强迁。而“日人街”包括炭矿事务所、火车站、炭矿病院等,被率先进行拆迁,炭矿俱乐部也被迁移到“新市街”永安台西岗上重建。


(图三)

  日式风格的新俱乐部坐西朝东,背面(西侧)是陡坡,面东正门(图三)外平坦开阔。建筑面积三千平方米,占地约两万平方米。在此后的七八十年运营过程中,俱乐部后期曾多次更名。如1945年东北“光复”时,曾改作“苏军警备司令部”。1948年抚顺解放后,曾先后改为“抚顺第一迎宾馆”、“抚顺国际旅行社”、“抚顺矿务局第二招待所”等,接待过多位国家领导人和很多国际友人。直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才以“抚顺煤都宾馆”的名字沿用至今。现在这家百年老店是我市的一家三星级涉外酒店,2004年挂牌“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那么该片寄信人的地址“筑紫馆”又是怎么回事呢?这也是抚顺早期宾馆之一,不过要晚于前述的“炭矿俱乐部”。炭矿大露天掘全面铺开后,由于日本人大量涌入抚顺,原“炭矿俱乐部”常常人满为患,炭矿便在“新市街”规划时,修建了高标准的新旅馆,这就是“筑紫馆”。其具体位置参见一幅昭和12年(1938年)印制的市区老地图(图四)。在这幅地图上有两个“筑紫馆”:一个在东七路市邮局的东侧,另一个分店位于抚顺驿(抚顺南站)前“筑紫馆”中央大街西侧的天宝大厦后身,具体位置详见图四箭头所指,其楼顶树立着“筑紫馆”三个大字的显赫招牌。

(图四)

  “筑紫”本为日本的一个古地名,位于日本福冈县一带。当年侵华日寇多以日本地名、人名来命名占领地,如大和旅馆,见伏公园、东乡炭矿、四国桥等等。充分暴露出侵略者妄图永久霸占中国领土的野心。


(图五)

  而“筑紫馆”一词,据文献记载,最早的在日本持统二年(688年)就出现了。平安(794年)以后曾一度改名为具有中国韵味的“鸿胪馆”。该馆作为古日本国际交流舞台的外交迎宾馆,从7世纪后期到11世纪约400年时间里,曾接待过中国遣唐使、新罗使节团和各国商客等。这从当地发掘出土的遗迹和文物中早已得到印证。如今福冈市中央区的筑紫“鸿胪馆”遗址已重新复建,馆内除复原了当时的住宿客房设施外,还展示了发掘的大量中国、朝鲜的陶瓷器以及波斯的玻璃制品等珍贵出土文物。

  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随着满铁抚顺炭矿的大露天掘和伪满洲国的成立,旅馆行业得到迅速发展;“满洲旅馆株式会社”也应运而生,在“满铁”直营下统一经营东北的旅馆业。一时间各大中城市的大和旅馆、筑紫馆遍地开花,成为“满铁”的一项重要经营项目。而抚顺作为日本侵华的重灾区,旅馆业自然十分红火。当年抚顺市区除了两处“筑紫馆”外,还有合寿旅店、永安旅馆等18家日式旅馆,以及山阳楼、永安寮、蓬莱馆等多家餐饮店,形成了一个庞大的旅馆连锁集团。

  而在旅馆出售印有抚顺名胜的摄影明信片,供入住旅客购买实寄,既宣传了帝国的“战绩”,也向外推介了惊世的抚顺炭矿;更有创意的还镌刻了生肖纪念戳,供寄信人现场加盖。因为大正8年为1919年,对应中国农历的己未(羊)年,所以才以羊为图案刻制纪念戳。该戳时间之早、形制之精,在国内其它城市也是鲜见的,对弘扬中华生肖文化有一定意义。

  不妨让我们这样想象一下:1919年7月的某一天,一名为“吉丸仪六”的日本浪人,跨海来到慕名已久的抚顺矿山考察。他随团游览了几个煤矿后,被誉为“帝国宝库”的抚顺煤矿所震惊。当晚,他入住于抚顺驿前的“筑紫馆分店”。他洗漱用餐毕兴致未减,从吧台购到一组“抚顺名胜明信片”,顺手抽出一枚,将此行所见所感记之,再贴上出发时准备好的日本邮票,通过设在千金寨的“客邮局”,寄给东京好友“高田诚一郎”……


(图六)

  图六是抚顺“武备衙门古玩店”李言胜先生收藏的一个“抚顺筑紫馆”客户手牌,一直被称为迄今能见到的有关筑紫馆的唯一一件实物。而笔者回归的这枚抚顺筑紫馆寄出的明信片,注定要打破这个“唯一”了!

  由于早期抚顺旅馆的相关文字和图片存世无多,为深入考证抚顺旅馆带来了一定困难。不过狗年春节过后,有幸落叶归根的这枚筑紫馆寄东京的百年小纸片,不仅纪录了一段沉重的历史,而且向我们揭示了多个“之最”:诸如最早的抚顺旅馆(俱乐部)照片、最早的生肖羊纪念戳、最早的生肖戳销票例、迄今仅见的抚顺筑紫馆实寄片等。值得欣赏、值得珍藏。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