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杨靖宇将军警卫员之刘忠良回忆录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5/10 9:47:16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1935年,我家住在新宾县哈塘沟。这年正月间,红军县委李明山,区委张永奎等10多个人来到哈塘沟,在我家里召开了全沟群众会。张永奎在会上讲中国怎么被侵略,他们是干什么的,红军为什么要抗日……。这时,红军X部教练员张海楼因犯错误被开除住在我的家里。我把开会的情况向他说了,他说,“红军是为穷人办事的好军队,你要有心参加,我领你去。”

  1935年,我家住在新宾县哈塘沟。这年正月间,红军县委李明山,区委张永奎等10多个人来到哈塘沟,在我家里召开了全沟群众会。张永奎在会上讲中国怎么被侵略,他们是干什么的,红军为什么要抗日……。这时,红军X部教练员张海楼因犯错误被开除住在我的家里。我把开会的情况向他说了,他说,“红军是为穷人办事的好军队,你要有心参加,我领你去。”过了几天后,他就领我到小青沟张永奎家住的地窖子里。他们俩唠了一阵后,就把我留在第二自卫队了。3月间,教导团王团长一天派了3次人到铧尖子侦察情况,准备活捉兰署长。3次侦察结果得知:“除了原住铧尖子的兵以外,没有新增加兵力。”教导团的三排手枪队、第二自卫队和地方工作员共150多人,吃过晚饭后从海青伙洛、哈塘沟出发,奔铧尖子。部队计划到铧尖子后,从后山下去一部分,西门进去一部分,一部分割电线。出发时,还带了两个梯子一把铡刀,准备架桥和砍刺线用。当部队到达后,先将梯子架到围壕上,砍断了电线,打死两个警察哨兵,然后部队往里进,我是从西门进去的,这时有人不小心碰响鹿柴线被敌人发觉打了起来,里边的枪声越响越紧,子弹越打越密,不易前进。于是我方派人侦察,发现有增援部队。我们就自动撤出来了。双方交战后,我方打死两名敌警,但一名新战士被俘。

  我跟队伍走了两个来月后,就到地方工作。上级让我负责盘岭沟里的兔洞沟机械(被服)厂的吃、住供给和往里运布等工作。又过了两个月后,这个厂搬到哈塘沟里的网树沟,我和厂里的老胡、老金、老于4个人住在杨村子里新挖的地洞子里。当时厂子里就有一台机器生产。

  1936年春天,一天杨靖宇军长带领300多人住在离机械厂一里来地的沟里,与铧尖子200、300日本守备队和满洲兵打了一仗,打死4个日本兵,打伤了4个守备队和101个满洲兵,因敌人抬伤员把神树岭庙上的门板都用光了。在这次战斗中敌人搜出了我们机器房,抬走了机器,烧毁了房子。

  秋季,教导团100多人住在碗铺被铧尖子警察200多人包围。后来,我们的部队撤到哑叭岭上坚持抵抗,因后坡是开阔地,无法撤退。这时,我和地方工作员徐宝安(据说现在仍住新宾秃尾巴沟)孙雨甲(不知下落)正在山下知道情况后,便齐60多斤干粮,挑着水送到山上,部队一直坚持到晚上才撤下来。

  我在当地方工作员时,主要负责哈塘沟、小青沟、盘岭沟、查家一带的地方工作。主要任务是:齐粮、齐草,宣传抗日等。

  齐粮的办法主要是:没收地主的地租,集中保存起来。等我们部队过来时供他们用。

  宣传抗日,主要是中国人除了打恶霸、地主外,不打中国人,中国人应该联合起来一致抗日……。

  1937年正月,我们全家搬到柳河三元堡住了2年,又搬到桓仁高台子种地迄今。

  (刘忠良原抗联一军一师战士,现桓仁县高台子村村民。)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