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兵歌:老于舅奶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晚报 2018/4/10 10:01:06  作者:兵歌 编辑:李丹  
[导读]:村子里大都是亲戚套亲戚,我到现在也没弄请这个舅奶是从哪门亲戚那边套过来的,反正从小到大一直这么叫着,而且叫得很亲,两家走动得也很近。那时候,我们两家住在前后院,从小到大我们姐弟间把她当成自己家的奶奶一样。记事以后,我们亲身感受到了舅奶对我们家的关心帮助和对孩子们的疼爱呵护,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岁月一晃,和她已经有五十多年的缘分了。

  我小时侯生活在农村,老于舅奶是老家村里我的一位长辈,今年86岁了。

  村子里大都是亲戚套亲戚,我到现在也没弄请这个舅奶是从哪门亲戚那边套过来的,反正从小到大一直这么叫着,而且叫得很亲,两家走动得也很近。那时候,我们两家住在前后院,从小到大我们姐弟间把她当成自己家的奶奶一样。记事以后,我们亲身感受到了舅奶对我们家的关心帮助和对孩子们的疼爱呵护,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岁月一晃,和她已经有五十多年的缘分了。

  对我记忆中小时候的那些往事舅奶很有发言权的,她目睹了我出生时的整个过程,所以她常跟我和一些人说起我出生时候的样子。下的定论是,我刚生下来的时候是个“酱块子”脑型,没个模样,砢碜,不招人爱看。

  但,就是从那时起,我伴着舅奶的关爱,在老家那个泥土里一天天张大。我清晰地记得,从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几乎每天都要钻进舅奶家几趟,不管是天刚亮还是夜已黑,屋里屋外,炕上炕下一顿乱作,有时候甚至趴到她家锅里,钻进灶坑,淘得没边没沿。有几次把舅奶惹生气了,她扯着嗓门连吆喝帯骂,可我跑出去没多一会还照样回来,跟在舅奶的身边,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那时候舅奶挂在嘴边最多的话就是说我“没脸没皮”,可她心里从不烦我,她说小男孩不淘气没出息。我感受很深。

  我四、五岁的时候爸妈上班,姐姐上学,白天我几乎成了村里唯一的“留守儿童”。饿了,经常跑到舅奶家找口吃的,困了,在舅奶家倒炕上就睡,有时候半天功夫见不到我,舅奶还要到我家去看看,她下地去干活时偶尔也拽上我,担心我自己在家出点意外。她和我爸妈很严厉地说过多少次,不让妈妈出去上班,在家看孩子。现在提起那段,舅奶还说:“孩子怪可怜的。”我那时候小,根本不知道我给舅奶带了多少麻烦,感觉她就是亲人,她那里就是家。和老于舅奶邻里乡亲一回,我感恩一生,期间,有太多的记忆到现在都觉得“刻骨铭心”。差不多我五岁的时侯,有一次,妈妈从舅奶家借了一个圆圆的“盖帘”,用完后让我给送回去,我顶着“盖帘”一溜烟儿地跑进舅奶家的院子,进门叫喊:“舅奶,我给你送花圈来了”,连喊几遍。舅奶从屋里跑出来拎着棍子连喊带骂冲我就来,我扔下“盖帘”,撒腿就跑。舅奶一直追到我家,连气带笑描述我给她送“花圈”的事儿,我跳到炕上躲着,舅奶和妈妈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长大以后,舅奶常常提起这事,她说一辈子也忘不了,还常常提醒我,到她死的时候别忘了给她送个花圈。

  从我记事开始,舅奶在我的印象中就是个非常开朗的家庭主妇,房前屋后连吆喝带喊,而且说说笑笑,举手投足幽默风趣,总会给邻里们带来笑声。那些年,小品演员赵丽蓉一出来,我脑子里一下子就把她和舅奶联想在了一起。像,很像的。舅奶的生活很节俭,小时候我记得舅奶夏天穿的所有背心,都是破旧得前后露眼儿,感觉大人们常常拿这个跟舅奶开玩笑,她也舍不得扔掉,但她却把孩子们打理得利利整整,让邻里们羡慕。舅奶生了五个儿女,在那个年代,有五个孩子的家庭,能保证全都吃饱饭是头等大事。舅奶省吃俭用,几乎是用汗水和面,才让孩子们经常有粥喝、有饽饽吃,而且吃得很饱。舅奶始终是家里的绝对权威,舅爷是个老实人,在家里好像一个月也说不上三五句话,五个孩子从小的管理和教育也基本上按照舅奶的套路进行的。她识得字不多,但她认准对孩子们应该是严加管教,使孩子们懂得与人为善,以孝为先和勤俭持家。正因为如此,五个孩子都收获了幸福,她也在孩子们的百般孝顺中幸福的安度晩年,让村里人羡慕,舅奶贏得了村里人的好口碑。

  如今舅奶已四世同堂,尽管舅爷十多年前就已去世,但和儿孙们生活在一起她并不孤单,特别是前几年学会了打麻将后,让她晚年的生活增添了不少的乐趣。舅奶告诉我,现在每天吃完早饭后她啥也不管,撂下碗筷就出门找人打麻将,麻友不固定,但她天天准点到。据舅奶家的孙子说,她现在在是村里“麻坛”上年龄最大的选手了。舅奶自己也说,这些年和她年龄差不多的麻友都陆续倒下了,死的死,趴炕上的也爬不起来了,就她整天还在战斗。有几次回村,我亲眼看到的都是村里的一些中年媳妇陪着舅奶在一起打麻将,除了出牌的速度之外,气场她一点也不差。但舅奶孙子跟我透露,其实那些小媳妇也不十分愿意跟舅奶玩,一来她年纪太大,怕累坏老人身板,“沾包”,二来她打牌“埋汰”、玩赖,有时不敢跟她争论,但又没办法,她天天准时招呼,有时真是碍着情面。八十好几的舅奶现在就像个孩子,舅奶的儿子说,她每天打麻将回家进院又是说又是笑,那一定是赢了;进屋一句话没有,那指定是输钱了。舅奶说,其实一天的输贏就一、二十块,但她很在意,有时连输三天她自己都不想出屋,偷偷在家“躲躲点子”。现在,麻将已成了舅奶晚年生活中最重要的部分。

  几年前,前妻患病去世,舅奶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赶到我家,进门抱着我就哭。白发送黑发心情不言而喻,但八十岁的舅奶对我的安慰更多的是担心我的承受力,也是近50年对我百般疼爱的一种亲情表达。她很心疼我,很在意我。那个晩上,很少住在外面的舅奶,在我家里陪我住了一夜,她流了一夜的眼泪。

  去年年末,舅奶到城里医院做白内障手术,知道消息后我们把舅奶接到家里,和我父母亲在一起住了差不多一周。那几天,我几乎推掉所有应酬,每天陪着他们一起吃饭聊天,逗着舅奶开心,让舅奶讲些村里有趣的事情,听她讲她人生的经历。那些天,我们家里每天直到夜里很晩,还不时传出一阵阵笑声,要么是舅奶讲了风趣的经历让我们开心大笑,要么是我把她逗得前仰后合,就像在演喜剧小品。舅奶回家的时候,我开车把舅奶送回了家。一路上她很认真地叮嘱我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珍惜生活,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跟家人、跟同事、跟朋友怎么相处,开车多加小心,注意安全等等,她几乎叨叨了这一路。我感受得到,不管我现在多大,也不管我生活的咋样,在她眼里、在她心里我永远是她挂念的孩子,永远都是那个“酱块子”脑型的“砢碜男孩”。其实,老于舅奶很早以前就说了,我模样早变了,变得越来越帅了。在老家村子里,很多时候和别人提起我,舅奶都会很开心,两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缝。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