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文化抚顺 >> 琥珀文苑 >> 正文

那福民:故乡的河

我要评论 来源:辽沈晚报 2018/4/8 14:00:47  作者:那福民 编辑:李丹  
[导读]:我的故乡是抚顺南部的一个小山村——峡河,南、北两条山脉中间夹着一条由西向东流的河,故乡的村庄坐落在这条河北边的山脚下。故乡的病是家乡人民的母亲河,她给了我难忘的童年。淙淙流淌的河水向人们诉说着她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沧桑。

  我的故乡是抚顺南部的一个小山村——峡河,南、北两条山脉中间夹着一条由西向东流的河,故乡的村庄坐落在这条河北边的山脚下。故乡的病是家乡人民的母亲河,她给了我难忘的童年。淙淙流淌的河水向人们诉说着她半个多世纪以来的沧桑。

  我的童年正值国家困难时期,农村人生活单调,每逢暑假,盛夏来临,河浴便是我们唯一而且必须的游戏。我家位于村子西部南沿,离河边约二百米远,这地方是一处河湾,深不到二尺,水流平稳。河水把北岸涮成一个一人高的土崖。这是我们的“多功能”天然浴场,既可以游泳又

  可以跳水。

  每天中午匆匆吃完午饭,我们几个小伙伴会不约而同来到河边,迫不及待地脱光衣服跳进水里,恣意嘻戏,尽情享受在水中的乐趣,真有“如鱼得水”之感。

  在我的童年时代,故乡的河九曲十八弯,造福也为患。每年春旱时节雨水贵如油,这条河便成了两岸数百亩水田的生命河,受这河水的滋润,两岸水稻郁郁葱葱、生机勃勃。正是因为有这条河,故乡人从上世纪50年代起就陆续将河两岸的旱田改成了水田,故乡百姓从此吃上了白花花、香喷喷的稻米饭,这是故乡河给百姓造就的福。然而“福兮祸所倚”,因水得福也因水为患,那便是每年的汛期。那时农村生产力低下,没有拖拉机、推土机等农机设备,农民手中有的只是铁锹、镐头而已,这条河得不到应有的治理,只能任河水自然流淌,或随地势,或因障碍而左弯右拐,本来不宽的一条河却冲积成十倍于河宽的沙滩。加之那个年代农村经济萧条,农民为了缓解吃粮不足,只好开辟山地种粮食,大片山坡植被因开荒种地而失去了水土保持功能,一到汛期,山洪暴发,南、北山坡大量泥石流倾泻到河里,河水浊浪翻滚,奔腾咆哮,呜呜轰鸣,那一刻的这条河像一匹脱缰的野马,左冲右撞。山村人管泥石流叫“山啸”,已近收获的庄稼被冲毁,河边大片农田被洪水涮走,庄稼地是农民的生命线啊!

  时光荏苒,半个世纪过去了,故乡的河今非昔比了。经过故乡几代人的艰苦奋斗,河道取直了、理顺了,河水平稳了、清澈了,水随人愿,不再为患。看那河水欢快地流淌真像唱歌一样,河水清得能看见鱼在游、虾在戏。城里人路过这里总要蹲在河边洗手洗脸,甚至捧起水来喝上几口。河的北岸筑起了宽阔笔直的河堤路,既规范了河水又护卫了村子,而且便捷了交通。过去的山坡荒地已是绿树成荫,“山啸”早已销声匿迹。

  可爱的故乡河啊,我虽然与你阔别已三十余年,但是你的今与昔将永远珍藏在我心中。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