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殷铭工:我的龙凤情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8/3/12 9:28:39  作者:殷铭工 编辑:李丹  
[导读]: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共产党为了加强对煤矿的领导,我父亲殷鉴铭由市胜利区委书记调任龙凤矿第一任党委书记,我们家也随之迁到了龙凤员工街。当时正是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能源在国民生产建设中作用是举足轻重的,多出煤,出好煤,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尽快形成我国...


  我对龙凤的深厚情谊,源于小时候有五、六年时间是在龙凤居住过的经历。

  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共产党为了加强对煤矿的领导,我父亲殷鉴明由市胜利区委书记调任龙凤矿第一任党委书记,我们家也随之迁到了龙凤员工街。

  当时正是我国第一个五年计划时期,能源在国民生产建设中作用是举足轻重的,多出煤,出好煤,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尽快形成我国独立自主的工业体系,共和国的长子——“煤都”抚顺发挥着巨大作用。

  我是一九四九年十月出生在抚顺,在我懵懂的记忆中,那时候我家住在龙凤矿招待所东边的日式别墅中,门前向北有条小马路,马路对面就是矿里干部的居住区,清一色二层日式住宅。我家南边就是山坡了,山上树木茂密。小时候觉得山很高,一到晚上漆黑一片,有点吓人,还经常能听到狼的嚎叫声。可是在矿前,尤其是龙凤矿大井架周围,却灯火通明,就是半夜也经常能看到上下班的矿工。那时候的人们很淳朴,工作热情非常高,刚建国不久,都是那种当家做主人的感觉,一派祥和气氛。


殷鉴明(1912-1976)

  到现在我还保留着一张,五十年代矿里完成全年生产任务,职工在矿俱乐部召开表彰大会,我父亲在大会上讲话的照片。讲台前摆满了奖旗,对一年之中做出贡献的职工进行表彰。那时候的龙凤矿是全国鼎鼎有名的大矿,能在龙凤矿工作是相当自豪的。尤其龙凤矿的精煤,是鞍钢炼钢的特殊煤种,热值高、灰份小,含硫低,这也成就了抚顺“煤都”的光荣称谓,而龙凤矿的大并架就是抚顺煤矿的象征。

  小时候父亲跟我说,龙凤矿的大井架是亚洲第一高的井架,站在井架上能看到整个矿区的全貌。还有一句顺口溜:“龙凤矿,井架高,五千马力大马达”,大马达是指井架上德国西门子公司生产的牵引电动机,力大无比,就是依靠它把煤炭从千尺井下提升到地面上来。

  我参加工作以后,有机会去龙凤矿下井参观,了解一下采煤过程。穿着工作服,戴上矿工帽,学着矿工的样子,走在通明瓦亮的主巷道里,觉得很神奇,感觉就是一座地下城堡。可是到了采煤工作面,情况就不同了,后来我才知道是预留的煤柱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要到掌子面,必须从煤柱下方,事先挖掘好的仅有一米直径的一个通道爬过去,就这十几米爬行的通道,我才真正感觉到什么叫“四块石头夹着肉”,死亡的恐惧油然而生。到了掌子面,由于刚刚放完一排炮,满地都是煤,粉尘很大,看不清人,静了一会,仔细査看才看清矿工蹲在旁边休息,只露出一排白色的牙齿,否则人和煤真是很难辨清,这一切我才知道,井下的矿工是多么的不容易,这些被挖掘出来的煤炭,是矿工们用生命和鲜血换来的,这话一点都不假。

  多少年以后,我去沈阳看望曾经在抚顺矿务局担任过局长的李涛叔叔,他给我讲了这么一件事:有一年他们一起去鞍山,当时的鞍山市委书记沈越宴请这些老同志,席间黑龙江一位领导不经意说了一句“抚顺矿,煤黑子”,我父亲顿时脸就拉了下来,义正言辞地训斥他—顿,难免有些语言交叉,气的我父亲差一点把桌子掀了,闹得大家很不愉快,最后还是沈越出面解了围。李叔叔说,看看你爸爸,这大半辈子在煤矿工作,对抚顺,对矿工的感情是多么深呀。

  父亲是河南农村长大的孩子,早年受到共产主义思想的影响,参加了革命。抗日战争胜利后,受党组织的派遣,带领一支工作队伍,从苏豫皖渡海到辽东省委,一九四八年抚顺解放,被派往接收这座工业城市。

  调到龙凤矿以后,对于父亲来讲,就是一个门外汉,农村的孩子哪懂煤矿,那就老老实实认真从头学起,他经常深入井下生产一线,拜工人为师,几年下来对煤矿的生产工艺,安全防范等等都基本掌握了。那时我和两个姐姐都很小,为了不影响工作,他将我们几个孩子送到保育院长托,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投入到矿里的生产建设之中。

  父亲在龙凤工作期间,还交了不少矿工朋友,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山东籍井下木工余伯伯,就是后来我父亲调到局里,余伯伯还经常来我家看望父亲,并给他讲矿里的事情。爸爸虽然不会喝酒,可像余伯伯这样的工友来家,总要做几个好菜,陪他们喝点小酒,父亲经常对我们说,并下木工很重要,他们支好了棚子,采煤工人的安全才有保障。

  父亲还特别重视矿里的工程技术人员,尤其是龙凤矿的瓦斯利用,把井下的瓦斯抽到地面,变害为宝。这项综合利用的首席工程师叫费广泰,也就是从那时起,我就记住了这个名字。六十年代初,我曾去过北京,在部队大院的髙干居住楼里,还是使用蜂窝煤烧饭,而我们抚顺矿区大部分地区则使用管道煤气,别说有多么自豪了。我们河南老家的亲戚到抚顺看到用瓦斯做饭,发出蓝色的火苗,不知是什么东西,即省力又干净,不用烧柴火,说能不能给带回老家一点,这在当时真是一个笑话。就是这个笑话,也成就了全国第一个使用井下瓦斯煤气的佳话,这也是我国现在实行循环经济,综合利用最早的典范。

  我从上学开始,父亲就经常教育我们要好好学习,说他年轻时没有条件学习技术,你们赶上了好时候,将来掌握一门技术,一定会对国家有所贡献的。亲给我和妹妹起的名字:铭工,铭龙,就是让我们永远记住抚顺这座工业城市,永远记住抚顺龙凤矿。

  我这一辈子同煤矿结下的情缘,除了父亲的经历以外,还有我上大学时学的是锅炉专业,锅炉是离不开能源的、毕业后我回到抚矿暖气厂工作,把煤炭转换成热能,为矿区和市里千家万户的冬季供暖,工作至今。

  北方居民的冬季供暖是民生大亊,在上世纪七十年代以前,我国的采暖设备一直沿用西方国家的老旧品牌,燃烧不充分,热效率低,虽然经过八十年代的设备改造,浪费煤炭的现象仍然比较严重。

  过去的供暖通常是蒸汽采暖,在热能转换的过程中,消耗了大量的燃料,但供暖效果也并不十分理想。之后我们根据国家的要求,大面积将蒸汽采暖改为热水采暖,借着老房拆迁改造的机会,通过近十年的努力,逐步将全厂供热系统全部改造成热水供暖。

  改造前锅炉产生一吨蒸汽能供两千五百平方米住宅都比较吃力,改完水暖后,一吨锅炉蒸汽供五千平方米住宅,连续运行都不成问题。也就是说,消耗同样数量的煤炭,供暖面积可翻一倍,所以那几年暖气厂煤炭消耗未增加,供暖面积几乎增加了一倍,这是多么大的节约呀,因为我对煤矿的这份感情,懂得煤炭生产来之不易,看到浪费就会心疼,这件节能改造的事做好了,我还真有一点成就感呢。

  现在我虽然已经退休了,但仍然在供暖,环保这项事业上工作着,先后在抚顺,大连,北京等地帮助有关企业做一些技术工作,继续发挥着余热。父亲是采煤的,儿子是用煤的,两代人都把一生贡献给了煤炭事业,我为我们父子能与煤炭结缘而感到骄傲和自豪。因为我的故乡是抚顺,是龙凤,龙凤矿的大井架永远竖立在我的心中。但愿有那么一天,龙凤矿深部煤炭的开采,采煤新技术的应用,国家能源政策的出台等等,百年龙凤矿一定会再创辉煌的。

  殷铭工

   二〇—八年春节


-----------------

资料:

     殷鉴明,又名殷维翰,河南省息县人。1939年参加革命,1940年加入中国共产党。抗日战争时期,曾任安徽省淮北泗县十区区长、淮宝县区委书记、县委城工部部长。解放战争时期,历任本溪市区委书记兼区长,辽东地委组织部、组织干部科长,安东省委城工部科长。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先后任抚顺市中心区委书记,龙凤矿党委副书记、书记,抚顺矿区监委书记、矿区党委副书记兼副局长。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