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赵俊升回忆录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3/8 11:07:51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1933年,抗日联军一位姓曲的地下工作员,对响水河子各种人员的情况和思想进行了考察。选拔了一些坚决抗日的人,于1934年组成了响水河子反满抗日救国会,简称抗日会。这个组织是由抗联组织下产生的,受抗日联军领导。

  我对反满抗日救国会,简称反日会作如下介绍:

  1933年,抗日联军一位姓曲的地下工作员,对响水河子各种人员的情况和思想进行了考察。选拔了一些坚决抗日的人,于1934年组成了响水河子反满抗日救国会,简称抗日会。这个组织是由抗联组织下产生的,受抗日联军领导。

  反日会的目的和作用:反日会就是为了挽救东北失地,拯救东北人民不做亡国奴,支援抗日联军把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赶出中国去。反日会为抗联贡献财力、物力、传送情报等。也是后方地下工作机构。

  反日会的誓言和表现:反日会会员必须做到“愿做中国鬼,不做日本奴!”也就是说:愿意参加反满抗日战争,死在敌人枪下,成为中国鬼,也不愿听任外族的侵略苟且偷生,做亡国奴。“愿受中国苦,不享日本甜!”愿受中国的苦难日子,因为我们是中国人,再苦也是中国人。日本鬼子嘴甜心苦,心比毒蛇毒。它左手拿糖,右手拿刀,屠杀中国人民。它对中国实行了“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我们东北同胞睡狮已醒,要振奋精神,共同对敌,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恢复我东北,脱掉亡国奴的帽子,奋勇前进,坚决抗战,决不让日本侵占东北,头可断、血可流,东北土地不可丢。我们组织起来,抗战到底。

  有一次日本守备队800多人和伪满沈阳警察大队100多人,准备要把岗山抗联根据地四面包围。这时由新宾传来密信,响水河子村长和赵成福两人,亲自送信交给抗日联军。使抗日联军从大荒沟和岗山及时转移到四道沟、三道、二道沟、一木树一带。第二天日本守备队赶到岗山扑了空。日守备队和警察大队到了响水河子住了一宿,第二天向业主沟方面出发。抗日联军、朝鲜人民革命军和青山好又转到大荒沟和大坎子等地。

  只要敌军一出发,我们这边就能及时得到消息。然后再把得到的这些消息一分一秒不耽误地送到抗联负责人手里。这样才算完成任务,也就放了心。

  1936年春,日本汽车要从响水河子路过。抗日联军、朝鲜人民革命军及青山好等部队,共同开会决定,不准日伪到响水河子打劫抢掠,因为响水河子是我们的根据地,又是我们的家,当时青山好不在队内,由绿林好率领部下,埋伏西岭和转水湖附近劫汽车。一早汽车从桓仁开来,当他们刚一到西岭,绿林好就开火打起来,汽车到转水湖西头,就被打停了,日本守备队的人,逃到老百姓屋里,架起了机枪。当绿林好等人上车抢东西时,被日本守备队打死多人,绿林好也被打死,他的尸体被运到安东,因此,惹起日本人的不满。敌人把沈阳搜查班派到响水河子,打死了不少人,其中有反日会长和会员5名。

  在打汽车的时候,赵成福正在生病。他对被打死的人和桓仁宪兵队抓去的好几个人,感到可惜,为此忧虑上火,病情加重,不几天就死了。牛永春被桓仁宪兵队抓去,受苦刑拷打,放回来不几天也死了。

  青山好对这次打汽车没有取得多大成绩,反而牺牲这么多人,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忧虑成病。通化县三棵榆树伪警察署王署长带领警察和保甲通过臭李子沟,将青山好所居的地方包围了起来。结果将青山好等人全部打死。这些都是因劫汽车,用人不当造成的后果。由于形势紧张,各抗战部队完全转到别的地方。从此失去联系。

  反日会会员情况简介:

  陈宝森,种地为生。1933年,他当上了响水河子伪村长后,想到“九·一八”事变,东北人民沦为亡国奴。人心恐惶,人身得不到自由,不能安居乐业,因此,对日本鬼子特别痛恨。因此要和抗日联军、朝鲜人民革命军、青山好联络在一起。送情报要分两方面:对抗日方面,要报实际情况,按策略办事。抗日联军、朝鲜人民革命军、青山好遇到危险时,要帮助他们,生巧计,用智慧安全转移;对敌方,要口中应酬,报假情报。对我方,要忠心耿秋,一心一意;对敌方,要坚决反抗,想法对付,随机应变,决不暴露组织秘密。

  宁宝贵,家贫,种地为生。自卫军失败后,英求加入抗日联军。1934年,地下工作员组织反日会时,派他为反日会长。他一切听从抗日联军指挥,不专擅独栽。

  冯永发,农民,伪满响水河子村小荒沟屯长。他一心一意想要收复东北失地,不做亡国奴,加入反日会,听从上级指挥,抗战到底。

  周金山,无职业,依吃租为生,但会治红伤。他不愿当亡国奴,实心实意抢救抗日伤病员,想方设法为伤病员弄药,常和汉医牛永春一起治疗伤员。

  赵成福,铁匠,1931年9月18日日本侵略中国。不久,东北失守,当了亡国奴。当时他正在盖房子,一听说当了亡国奴,就无心盖房子了,经过亲朋好友的劝说,方把房子盖起。但他想当了亡国奴,只知今日生,不知何日死,因此,成天流泪,吃什么也不香。

  1932年3月1日,唐聚伍起义,组织起辽宁民众自卫军,需要用鬼头刀(大刀片)和扎枪。赵成福就积极为自卫军打大刀片、扎枪及箍榆木炮用的铁箍。为此,他昼夜不停,迅速完成任务。除此,还搞其他工作。

  1934年,赵成福加入反日会。每当反日会有紧急事,如计划怎样消灭敌人,如何不让抗日人员受损失等,他都积极参加意见。

  每年冬季,他经常到抗日部队常走的路上,打冰碴子,以防路滑跌倒战士。另外,还常供给抗日部队用具、豆油、菜类等物资。

  响水河子村民邱佩君,因当“胡子”被伪警察抓去进行拷打。赵成福得知后,便去伪警察那里把邱佩君保出来。

  1933年,伪警察到响水河子驻防,把大荒沟30多人以通匪的罪名列入名单。赵成福闻知此事,就以慰劳的名义,来到伪警察部队所在的地方,找到伪队长高顺成。他就坐在办公桌前,先谈论了一些闲话,然后看看名单,因未念过书,虽认识一些人名,但对什么叫通匪,他不明白,就问伪队长。伪队长说:“通匪就是给胡子送情报,送东西”。赵成福起身来到炉子边,将名单扔到炉子里烧了。高成顺说:“你怎么烧了,他回答说:“你是队长有枪能抵抗,老百姓有什么能力抵抗呢!就是你高队长在这里住的话,老百姓也得通匪。我说这话,你考虑一下对不对。你如果无法交代,就把我送去吧!”高成顺说:“你是好人,忠厚耿直,我赞成你,今后咱俩结成兄弟吧!”从此这件事才算了结,看来高成顺是有点中国人的良心的。

  牛永春,1936年春天和绿林好在响水河子西岭劫车时,被桓仁县宪兵队抓去拷打,受重刑,放回不几天就死了。活着的时候,曾和周金山一起给抗联部队治伤病员。牛永春还供给药品。

  杨锡春,教师,桓仁县师范毕业。加入反日会后,担任副会长和文书,掌管财物,文件、宣传材料等。因被赶逃走,死在抚顺城。

  赵俊升,家开铁匠炉和油坊,做记帐和卖货工作。

  1932年,参加了辽宁民众自卫军第七路军,在司令部稽查处,任上尉副官。自卫军失败后,回家仍做记帐卖货的工作。

  1934年,我加入反日会,担任联络任务。因我家开铁匠炉和油坊,有很好的联络条件,所以联络站设在我家。接头人员,以买货为名,来回通信和收取文件,不能被别人看出形迹可疑的地方。我为了做好这项工作,順利完成任务,每天忙到黑,没有休息时间,就是睡觉也得在半夜以后。对此我不但没有怨言,反而感到非常舒畅。因为我不愿做亡国奴,只要是为了抗日救国,就是牺牲了自已的生命,也毫不在乎。对来往情报,随来随去,决不拖延。对于接头人,还要观察他们行动态度,注意他们的说话,然后,沉着、谨慎地交接情报。

  徐德君,农民,响水河子村转水湖屯长。他以屯长的名义,到村里联络人,收集情况,报消息。

  李春芳,农民,腰堡屯长。以屯长身份,到村里办事,到铁匠炉买货等名义,进行联络。

  徐荆芳,以为铁匠炉要帐为名,送情报,运物资。能做到何时有何时送,从不耽误,那怕是牺牲自已的一切,也决不使抗战部队受损失。

  刘云廷,农民,加入反日会后,给抗战部队弄吃的和穿的,不让抗日战士挨饿受冻。以此让抗日人员体壮力强,好消灭日寇,收回东北失地,让人民早日过上幸福的生活。

  髙景云,农民,他家是重要的会场,反日会经常在他家开会,在开会时,他担任站岗放哨的任务。

  邢徳恒,农民,为支援抗战部队募款。

  徐学忠,农民,担任响水河村副村长,协助村长做抗日事务工作。

  王徳元,农民,负责他所住的大荒沟南边的木掀沟的情报传递工作。

  杨照勋,农民,不识字,从小扛活为生。反日会成立时,曲工作员,批准他加入反日会,为会员。由他担任重要情报的传送和重要物资的保管。还担任站岗放哨的任务。

  刘永丰,农民,他机灵巧辩,能见机生情,这是他的特长。所以派他担任各方面的招待工作。对敌人,他虚心假意,套敌方真实情况。对抗日人员,陈述实际情况,热情招待。

  赵春生,农民,家开油坊,他和油匠王成文打油。他一方面以卖油为主,一方面供给抗日部队食用油。

  1983年5月

  (赵俊升曾为响水河子反日会会员,现为新宾县响水河子村村民。)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