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徐洪:非常“三加一”

我要评论 2018/3/2 10:21:32  作者:徐洪 编辑:李丹  
[导读]:笔者克隆一下电视栏目“非常六加一”,聊聊新中国邮票发行史上的两例“非常三加一”。即1971年的编号12-20《庆祝中共产党成立五十周年》(简称“建党”)和1974年的J3《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五周年》(简称“建国”)。这两套邮票均采用了三枚连印方式,各凸显出诸多的不寻常。闲来无事将其梳理成文,为集邮和不集邮的朋友们增...

  笔者克隆一下电视栏目“非常六加一”,聊聊新中国邮票发行史上的两例“非常三加一”。即1971年的编号12-20《庆祝中共产党成立五十周年》(简称“建党”)和1974年的J3《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二十五周年》(简称“建国”)。这两套邮票均采用了三枚连印方式,各凸显出诸多的不寻常。闲来无事将其梳理成文,为集邮和不集邮的朋友们增添一些茶余饭后的谈资。

  首先,发行背景的“非常”。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由于那场史无前例的运动,给国民经济带来了严重的破坏,导致社会秩序混乱和人们怨声载道。为恢复生产、改善人民生活,党中央提出了“抓革命、促生产”、和“要节约闹革命”的口号,国家政局开始逐渐由疯狂走向冷静。


(图一)

  发行邮票一直是社会政治经济形势的真实反映,这两套邮票在印制时就体现了“要节约闹革命”的状况。“建党”邮票的后三枚《奋勇前进》N18~20号,采用了依次横向连印的方式,起初横排3组竖排4列,全张9×4=36枚(图一),正好可撕成完整的12个横三连组。印制一段时间后,发现全张左边空出了一条竖向大白边,这不符合“要节约闹革命”的要求。为节约用纸,便改为在左侧添加一列4枚20号票(图二),这样邮票全张就变成了10×5=40枚。


(图二)

  同样,三年后印制J3“建国”邮票时也遇到了这种情况。这回是直接在全张右侧加印了一列第一枚邮票J3(3-1)《工业学大庆》,全张为10×5=50枚(图三)。就这样,相隔3年的两套邮票,都出现了“三加一”的情况,只不过是添加的票号与位置的不同罢了。这也是新旧中国邮票发行史上从未出现过的非常时期的非常现象。


(图三)

  其次,印制数量的“非常”。先说N12-20“建党”邮票,据各版本文献均记载,该套邮票于1971年7月1日影写版发行,由许彦博设计的N12~17六枚横幅票52×31毫米,其中两枚4分票各1700万、三枚8分票各2250万、22分的最少320万,这些都没有问题。而由张克让设计的竖幅31×52毫米的N18~20三枚8分邮票,发行量亦均为2250万,全套9枚总印量1.69亿枚。然而由于后三枚组票中途改为40枚版,增加了N20的印量。而各图鉴仍注明N18~20三枚票相同的印量,这显然是不对的。但前期36枚版究竟印多少时改的版?后期40枚版究竟印了多少?迄今一直不见档案披露,形成一个印量之谜。

  而发行于1974年10月1日的J3“建国”邮票,各版文献工具书亦均记载着每种印量500万枚,这也是非常错误的。前文说过,为节约用纸在J3每个全张右侧加印了一列5枚J3(3-1)《工业学大庆》邮票,明显这1号票要多于2、3两枚票的一倍。至今四十多年过去了,各版本邮票图鉴仍坚持三枚邮票相同印量的错误标注,不知何故?

  第三,发售方式上的“非常”。据近几年一些集邮文献披露,当年这两套邮票在发行时,每版加印的一列邮票按邮局规定都被齐刷刷地撕掉了!即N18-20“建党”全张撕掉了左侧一列N20邮票,J3“建国”全张撕掉了右侧一列1号邮票(图四),然后在邮政窗口出售给用户。因为邮票本来就是为寄信用的,寄信人要一封一枚地贴票,套票连印也要撕开使用。从这个角度来说,三枚邮票连与不连无丝毫邮政意义,何况还带来印刷时排版的麻烦。再说那时几乎没有人集邮,对邮票志号以及连印与否也根本无人注意。


(图四)

  一些多年经营新中国邮票的老邮商,也都证实说邮局当年出售的这两种全张,都是撕掉左边(建党)和右边(建国)的,没有见过完整的版票。另据邮界分析,当时邮局撕掉加印的一列邮票的原因无外乎有两点:一是为吻合已经公布的发行量,二是撕售三枚一套(组)时这一枚纯属多余。这后者显得有些牵强,既然无人集邮了,成套(组)又有何意义?而琢磨一下前者比较合乎情理,但撕掉的那些邮票应悉数销毁,才能使三枚票印量相等,而实际上并不见销毁纪录。话又说回来,即便真的销毁了,这又与节约的初衷违背!还有撕掉的那些邮票究竟哪里去了,有关部门至今也没有向社会交代。

  最后,收集难度的“非常”。由于文革时期一切集邮活动都被视为资产阶级的闲情逸致而禁止了,发行邮票也取消了志号,还停发了为专为集邮而发行的小型张、首日封等。若非出于集邮目的,那连印只能从邮票内容的连贯性和政治宣传功能来解释了,这从那个时期发行的文1、文10等连印套票就可以得到证明。但若从集邮角度来看,这些连印邮票还多少弥补了文大十年没有发行小型(全)张的遗憾。

  时至今天,广大邮迷尤其是传统集邮者,普遍重视邮票版式的挖掘与研究,连票、全张是他们不惜重金寻觅、集藏的对象。也只有他们才真正懂得邮票除了邮资凭证以外的功能,才能感受到连印票的艺术价值。为此才会不懈地苛求邮票是否成套、否成连印,邮票品相是否完美等。通过孜孜不倦地收集研究,在享受集邮无穷乐趣的同时,也充分证明了文革连印邮票的特殊价值,为保护与传承集邮文化功不可没。


(图五)

  在一般情况下,只要是邮政部门正常发行的邮票,在销售期内通过邮局窗口都是能买得到的。可实际上却完全不是这样,比如J3“建国”邮票,在发行后一段时间内,单枚票无论哪枚均可随时购卖使用,想买按顺序号连在一起的三连套票也不难。可带右边纸的四枚连印票(图五)却难见踪影,对此老邮迷们都深有体会,盖因被邮局撕掉了全张右列票的缘故。至于完整的全张和带右边纸的“三加一”四连票,据说都是当年中国集邮总公司出口,后又从国外倒流回来的,显然这部分数量不会很多。这种带右边纸的J3四连票奇缺难寻的状况,已引起越来越多集邮收藏者的注意。图六是截屏于某媒体的短文,虽然有些提法尚待验证,但对集研新中国邮票的人来说,还是有一定参考意义的。


(图六)

  再来说说N18~20的左边纸四连票的收集。同理推断,这个带左边纸四连票也应该同J3右边纸四连票一样难求,有的集邮家也持此观点。可实际上却比J3相对容易些,在各大邮市是不难买到的。相对来说倒是前期带左侧大白边纸三连票十分稀少。这既证明了前期36枚版张印量少、损毁多而珍罕难求;后期加印N20票的40枚全张,并没有全部被邮局撕掉,仍有很多完整全张流市的现实。邮市交易和拍卖场时有露面,就是有力的佐证。图七是笔者银奖邮集中的一个贴片局部,对比展示了带左上角的N18~20邮票前后两种版式。


(图七)

  总之,这两例绝无仅有的“非常三加一”,为集邮人增添了收集研究的丰富兴趣。借此也希望大家不要只是花钱买了邮品,然后束之高阁作保管员,而要认真地读懂它,真正地认识它。在收集研究邮品的过程中增长学识、享受乐趣、提升品位,这才是真正的集邮,不知我说的对否?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