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姜玉文回忆录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2/27 10:21:25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1936年6月,我在桓仁万龙背参加抗联。入伍后被编到军部迫击炮连一排当战士。当时的排长姓孟,连长姓王,指导员姓吕,但他们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那时还有位军部的丁参谋,直接指挥我们作战,后来,因为他在几次作战指挥上犯了错误被撤职,当了机枪射手。1939年10月左右,在铧尖子一次战斗中牺牲。

  1936年6月,我在桓仁万龙背参加抗联。入伍后被编到军部迫击炮连一排当战士。当时的排长姓孟,连长姓王,指导员姓吕,但他们的名字都记不起来了。那时还有位军部的丁参谋,直接指挥我们作战,后来,因为他在几次作战指挥上犯了错误被撤职,当了机枪射手。1939年10月左右,在铧尖子一次战斗中牺牲。

  军部当时有个警卫团。这个团,由机枪连、步兵二连、三连共300来人组成。团长姓徐(名字不祥)。政委姓黄(名字不祥),后来在铧尖子一次战斗中牺牲。警卫团的机枪连是由原迫击炮连改编的。原迫击炮连只有一门炮,由于当时常爬山进行游击战斗,行走携带不方便,就在一师六团于集安热闹街缴获敌人几挺机枪后,便把它扔掉了,改为机枪连。

  1937年6月,我们由集安12道沟向淸原方向去。三师来了不少人,大概是1排人给我们带路,走了一宿,刚走到新宾的黄岗子上,天就亮了。军部领导一看,永陵的公路过不去了,于是下令就地休息,待天黑再走。我们刚休息不久,敌人便追上来了,开枪把我们的岗哨打伤了。军部命令还击,双方打起来,从早晨太阳窗红接上火,一直打到晚上掌灯时才停。我们部队从战斗中撤下来,淌过苏子河,经过老龙岗,直奔清原方向而去。

  在这次战斗中,我们牺牲了很多人,大约30多,其中军部的安政委,是朝鲜族人,当时30多岁,很胖,圆脸,汉话说的很不错,但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是他亲自指挥了这次战斗,并叫同志们顶住敌人,在他站着喊话期间,警卫员提醒他,别这样站着。他说:“不怕”,话没说完,胸部突然中了一弹,当即牺牲。当时牺牲的还有二连苏指导员,三连王连长,军部事务长,以及机枪班的不少战士。也有不少受伤的,如韩政委,他原是从伪军哗变过来的,过来后在军部当秘书、参谋长,直到政委。后来,在1940年,于牡丹江东岗的一次战斗中牺牲。

  6月,我们打过东昌台。这仗杨司令和军部没有直接参加,当时他们停扎在不远的一个僻静地方。这一仗的经过是这样的,有一天晚上,我们路过东昌台附近的时候,捕获了一个特务,从他的口中得知东昌台驻着很多伪军。军部便决定在第二天晚上,去偷袭东昌台。当时,东昌台村的周围有老百姓站岗,我们冲过岗一直打入伪军院内,但没有打几枪伪军就投降了。这次缴获50多支步枪,俘虏了伪军50多人。

  以后,我们在集安的大蚊子沟又打了一仗。二连指导员和盂排长在这次战斗中牺牲。

  1938年,我们在宽甸县四平街截堵过伪军汽车3辆,射杀敌人16名。

  不久,一师师长程斌叛变。之后,他配合伪军尾追我们。当时军部为了保存力量,化大为小,化整为零,进行分散活动。

  1937年,敌人进行讨伐,军部带领我们奔八道江,向苏联进发,但不久,杨司令和徐哲组成1队与我们分开。我们30多人由军部的李XX领着。以后,徐哲又和杨司令分开。杨司令带着几个警卫员进行活动。最后,只剩下杨司令和两个警卫员,其中一个逃跑后,向敌人告密。因此,杨司令被围,剩下的一名警卫员也被打死,但杨司令员仍然坚持和敌人斗争,最后宁死不屈,光荣牺牲。

  1940年阴历5月,魏拯民派我们7人去苏联,到苏联后,只剩下5人。我们到苏联不长时间,组织上派我回东北虎林做侦察工作,然后又回苏联,直到光复才回国。

  (姜玉文回忆录,现保存于抚顺市档案馆。)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