抚顺市第十二届百姓雷锋——朱广福 百姓雷锋 - 第十二届百姓雷锋 - 新闻频道 - 抚顺新闻网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百姓雷锋 >> 第十二届百姓雷锋 >> 正文

抚顺市第十二届百姓雷锋——朱广福

我要评论 2018/2/26 14:50:46  作者:孙晓华 编辑:刘涛  
[导读]:社区里的女书记常见,男书记却不多见,新抚区千金街道乐园社区党委书记朱广福算是一个。社区里家长里短的事儿多,男书记行吗?

社区里的男书记



      社区里的女书记常见,男书记却不多见,新抚区千金街道乐园社区党委书记朱广福算是一个。社区里家长里短的事儿多,男书记行吗?
      行与不行,还得听听社区居民们怎么说。
      “朱书记,你要不当这个社区书记,我们可不干,我们还得去街道找去。”“对,咱们就得把你留下,咱们离不开你呀!”最近,新抚区千金街道乐园社区居民丛玉坤、薛福珍听说了朱广福要退休的事,赶紧跑到社区找朱广福谈心。
      新抚区千金街道乐园社区党委书记朱广福今年59岁了,马上要退休,可一提到他要退休或者不干社区书记了,社区居民们就不同意。这样的事在2014年就有过一次。那一年,朱广福已连任了10年的乐园社区书记,按照有关规定,不能再连任,正当街道准备让他到别的社区任职时,听到信儿的居民们不干了,大家伙儿联合找到街道,“强烈”要求把朱广福留下。就这样,朱广福继续被留在乐园社区连任了,至今,他在乐园社区当书记已有14年了。
      韩雨蒙的“朱爸爸”
     21岁的韩雨蒙长得亭亭玉立,如今已在新抚区就业局上班。她是名孤儿,小时候被李秀梅的父亲收养。2000年,韩雨蒙5岁时,李秀梅的父亲去世。当时,李秀梅家的生活也不宽裕,对于收养小雨蒙的事儿有点犹豫。“因为父亲在临终前把孩子托付给了我,我没办法,再难也得帮一把啊。”李秀梅说。
     2004年冬,朱文福来到社区当书记。那年冬天,天格外的冷。朱广福看到小雨蒙在地上蹦来蹦去的,便问她:“为啥在地上蹦来蹦去的呀?”小雨蒙回答说:“我冷。”朱广福看到小雨蒙脚上的单鞋,二话没说,拉着小雨蒙就去买了双红色的雪地靴。当穿上雪地靴时,小雨蒙抱着朱广福哭着说:“我没有爸爸,我能叫您‘朱爸爸’吗?”朱广福抱着小雨蒙连连点头。
     14年过去了,小雨蒙长大了,可“朱爸爸”给买的红色雪地靴、紫色羽绒服都被珍藏起来,雨蒙说:“这些是最美的‘纪念品’”。“朱爸爸”关心女儿一样的关心雨蒙,感动了“姑姑”李秀梅,从此李秀梅成了雨蒙的“妈妈”。李秀梅说:“当时我离异还带着个儿子,收入又少,哪能再管她呀。当时也很犹豫,一直不愿让雨蒙叫我妈妈。是朱书记对小雨蒙的无私关爱,感动了我,于是,我就认下了这个‘女儿’。”
     在这14年里,“朱爸爸”给小雨蒙买吃的、穿的、用的,甚至还给她开过家长会。如今,韩雨蒙上班穿的第一件新衣服就是“朱爸爸”给买的。乐园社区的居民们提起小雨蒙时都说:“那孩子是咱社区养大的孩子,更是她‘朱爸爸’的女儿。我们就多次看见她‘朱爸爸’给她钱。”
     “我们就信他”
     乐园社区的部分居民生活在采煤沉陷地质灾害区内。2016年,让采煤沉陷地质灾害区居民们都记忆深刻的就是这个数字——“6141”。乐园社区居民薛福珍就曾生活在采煤沉陷地质灾害区,是“6141”户当中的一员。当时在避险搬迁安置中,她选到了心仪的房子,目前在“香山美墅”小区居住的她虽然搬得远了,但她仍经常往社区跑,跟老姊妹们一起参加活动。“只要朱书记在,我就离不开这里。一想到那时朱书记为了动员我们搬迁,没日没夜地忙乎,我这心里就热乎着。朱书记自己家也在避险搬迁安置之列,可他光替我们忙了,轮到他选房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了。”现在一提到“6141”,薛福珍说,她就想哭。她对记者直说着:“你不能理解”,“白天出门时还好好的,等晚上回家时楼房就倾斜了,家也回不去了,你说那是啥心情。大家正有些激动的时候,一看到朱书记,大家心里就都有底了。我们就信他,只要他说话就好使。”薛福珍说。
     朱广福为啥说话就好使?用社区居民的话说,朱书记时时处处都替我们着想,他说啥我们自然就听。
     在搬迁安置的那段时间里,因为没有选到心仪的房子,朱广福的妻子和女儿埋怨了他好久,家里争执不断。可朱广福照样每天去管社区居民家中的纷争。崔荣勋家因为动迁发生矛盾,他一趟趟跑去劝;马桂婷家因为突发事情,动迁出现问题,他帮着办理临时救助、低保,帮她渡过难关,顺利动迁;还有张荣珍、孙桂香、管玉志……
     2016年7月26日,西露天矿北邦发生大面积滑坡,情况十分危急。当日凌晨4时,朱广福在高烧不退的情况下,挨家挨户敲门、劝解,确保每位居民撤到安全地带。这片居民里有100多户残疾人,有的聋哑、有的盲残、还有的肢残。为了劝解这些人尽快离开,朱广福使出了浑身解数,写出劝解的话语给聋哑人看,把肢残人背到安全地带。
     薛福珍回忆说:“当时我们都不能理解,家里啥啥都没拿出来,就不让进了。很多人都跟朱书记吵闹起来,有个聋哑人还动手打了他。尽管这样,朱书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依然是好言好语相劝。”说着说着,她留下了眼泪,“那时,咱们朱书记太不容易了,他都是为了我们好啊!”
     那天,朱广福好不容易劝着聋哑人王成利离开了,可出去清点人数一看,林绍忠还没有跑出来。于是他冒着生命危险折返到他家,刚把他从家中拽了出来,随后整个房子就滑了下去。林绍忠逢人就说朱书记救了他的命。
     “谁也比不上我们的朱书记”
     正因为社区离居民近,居民们才看得清。在采访朱广福时,居民李秀梅、丛玉坤、薛福珍等人几度落泪,“要说朱书记的好儿啊,我们三天三夜也说不完”“他在这里装着我们呢。”说着,李秀梅用拳头捶了两下自己的胸口。
     居民李若珍今年80岁,老伴去世,两个儿子身体不好,家庭生活来源仅靠李若珍一人的微薄工资。朱广福看到这种情况,帮助李若珍一家办了低保,又帮她办理了廉租房,他们一家吃饭、住宿都有着落了。现在他们娘仨生活得很幸福。李若珍感动地说:“我儿子对我都做不到这么周全,朱书记比我儿子还亲呐。”现在,只要李若珍来社区里,就得看看这个“儿子”。
     朱广福不仅是李若珍的“儿子”,在乐园社区,很多老年人都跟他叫“亲儿子”。80多岁的张大娘,3个儿子都去世了,只留她一个孤老太太,每当中午时,她就会给朱广福打电话:“‘儿子’,我没有午饭,上你那吃去呗。”朱广福就会或买、或做给张大娘弄一顿丰盛的午餐。 
     社区居民刘某某出狱后,朱广福为他办理了低保,还腾出一间房子给刘某某住,直至他去世。
     社区居民崔某某两口子因为房子要闹离婚,崔某某的婆婆找到朱广福来解决家庭矛盾。朱广福一次次真诚的劝解,让崔某某与婆婆都很感动,最后她们表态说:“朱书记,我们就冲着你的这份心,我们之间的矛盾再大也要解开,不能让你担心。我们每个人家里有事你都要管,你太累了。”这对婆媳之间互相道了歉。朱广福用真诚挽回了一个即将破裂的家庭。
     社区居民老纪和儿子先后患上尿毒症,朱广福带头拿出300元捐给老纪和他儿子。此后,居民们你十块他五块地给父子俩捐了款。“朱书记带头捐,我们就必须捐,管多管少呢,让人心里暖和。”丛玉坤说。
     朱广福有个习惯,不管风吹雨打、数九寒冬,早午晚三次要给社区里的几位独居老人买饭送饭,生怕他们冻着、饿着。那时有些居民还住着平房没有动迁,他在雨季时就会挨家挨户走,哪家的棚漏雨了,他立即跑上去帮着铺油毡;哪家的屋子里倒灌水,他挽起裤腿、卷起袖子就帮着往外舀水。
     朱广福是原抚矿爆破工程处经理。如今,他已到退休年龄,好几次都动了想歇歇的念头,可是居民们的一句话:“谁也比不上我们的朱书记!”让他把退休的念头生生压了下去。他感动地说:“只要组织上还允许我干,我还能干得动,我就愿意在乐园社区里为大家服务。”
     坐在乐园社区的活动室里,记者看到墙上挂满了荣誉牌匾、锦旗。居民们说:“这些都是俺们朱书记得的。你看这些锦旗,每一面的背后都有一个朱书记助人为乐的故事。”
     朱广福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年轻,他笑着说,主要是心态好。在社区的这些年里,就一个字儿——“累”。处理家长里短的事,有时还真得注意方式方法。有时也有做不通的思想工作,那时就要多看看被帮助的人那感激的笑脸,多想想做了哪些好事,就会觉得释然了。
    “社区里的‘男书记’不好当啊。”听了朱广福说的话,丛玉坤深有感触地说。
    “你们都说朱书记好,他好在哪呢?”一轮“举例说明”“讲故事”过后,记者继续深入地挖掘着朱广福的事。有居民说,那可有太多的事了,三天三夜咱也唠不完呐。居民丛玉坤却突然来了“灵光”,她激动地说,咱们朱书记不自私,他把在社区工作的经验都无私地教给了社区里年轻的副书记们。别看咱社区的朱书记没换,可社区里的副书记却换了一茬又一茬。她们从咱社区出去后,在别的社区都干得非常优秀。“这算不算一条?”丛玉坤说。
     听到丛玉坤的话,其他居民也急急地说,让丛大姐再说说她家的事,朱书记也没少关心她家的事啊。丛玉坤爽快地说:“好,那我就说说我自己的事儿。我的爱人患重病很多年了,朱书记不仅去家里看望我们,而且啥时候碰上了啥时候问我有困难没?要不是有他时不时地关心、支持着我们,我这心呐都不缝儿了。”
     周围的邻居补充着说,丛大姐还是市里的老劳模呢。
     朱广福看着大家伙儿很激动的神情连忙说着:“应该做的,都是应该做的。”
     现在,朱广福的家动迁到了离社区较远的地方。但每个周六他依然保持着老习惯:到社区里转转。今年的防汛期间,他干脆就在社区里吃住。这不,进入冬季,他把行头再次搬到了社区里,准备也在社区里吃住,“好及时组织大家扫雪呀。”他说。
     14年来,朱广福加班加点累积多达1000余天,长期帮扶社区群众近百户,经常自掏腰包帮助贫困居民累积金额近两万元,调解、化解邻里矛盾纠纷500余次。
     采访结束时,朱广福用深情而朴实地话语对记者说着感受:“活到这个年纪了,咱没啥所求。就看着这社区里家家都好、人人都开心,也就足够了!”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