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赵振华回忆:杨靖宇从天上飞了!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2/23 10:10:38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我在军部教导团时,在新宾走过几趟,打了很多漂亮仗,至今还记忆犹新。比如,1934年冬天,由于我们在临江县伏击了敌人的骑兵连,缴获了全部枪支和100多匹战马,部队又买了一些战马,成立了一支300多人的骑兵队伍。骑兵队机动灵活,多次有力地打击了敌人。

  1919年,我出生于吉林省临江县(现浑江市)里岔沟村一个贫农家庭里。1934年参加临江青年抗日义勇军。后来,我义勇军的领导人“王工作”(他是杨靖宇同志派来的,人们不知道他的名字,都习惯地叫他“王工作”)也被土匪抓去杀害了。


  9月份,听说抗联一军杨靖宇司令率领队伍到了临江县黑瞎子沟,我就去那里找到了杨司令。杨靖宇同志让我把义勇军其他同志也找到部队去,我找了20多人;以后闻风又来一些人,我们青年义勇军的同志绝大部分都找去了。杨司令很高兴,把这些人都充实到一军教导团和司令部的卫队去了。这样,我们就正式参加了杨靖宇司令的队伍。

  我参加一军以后不久,就在党团组织的培养教育下加入了共青团。当时入团的过程也很简单,一般都是通过平时的考察,然后再委派一些特殊的任务来进行考验。记得有一次,团书记找我说:“今天有个任务派你去完成,让你到城里去侦察一下敌人的兵力有多少,你敢不敢去?”我说:“敢去”。我接受任务后,就一个人出发了。

  在路上,我看见了一位拉柴火的老大爷,就走过去帮助他拉柴火,混进了城里。进城后,我又帮助一位农民遛马,边遛马边观察,搞清了敌人的骑兵连及其兵力部署情况。回来后,向组织进行了汇报。部队根据我汇报的情况,在临江县的红土崖搞了一次伏击,消灭了敌人一个骑兵连,还活捉了骑兵连的高连长。经过这次考验,由于我较好地完成了组织交给我的任务,团书记又找我谈了话。他说:“部队很苦啊,你觉得怎么样?”我说:“部队打日本,是保护穷人的,苦我也不怕”。

  团书记又说,“团员是青年中最好的,战斗最勇敢,吃苦耐劳。你愿意加入共青团吗?”我说:“愿意”。这样,我就加入了共青团组织。

  我在军部教导团时,在新宾走过几趟,打了很多漂亮仗,至今还记忆犹新。比如,1934年冬天,由于我们在临江县伏击了敌人的骑兵连,缴获了全部枪支和100多匹战马,部队又买了一些战马,成立了一支300多人的骑兵队伍。骑兵队机动灵活,多次有力地打击了敌人。记得一次是打东昌台警察署。时间是1935年春的一天早晨,教导团用在临江红土崖子缴获敌人的马匹、军械、服装,伪装成敌兵部队,进了东昌台,伪警察署的四五十个警察,全被缴了械。

  新宾城来了敌人的救援兵,我们便往南边奔桓仁撤了下去。这次打警察署,我们牺牲了2名同志,其中有我一个亲戚,姓陈,当时是排长,他是被顽守在炮搂上的伪警察,用冷枪打死的。

  另一次是在洛道沟岭伏击伪军。事先得到情报,知道有四五十名伪军押送物资从此路过。我们埋伏在小河两岸的草棵中,伪军来到后,一下子冲出来,没用上二三分钟便结束了战斗,共缴获枪支四五十支,我从山下往山上背缴来的大枪累得我喝喝直喘,到了山顶都晕了。

  我们打东昌台警察署时,曾得到当地群众的支援。这证明那里早已有我们的群众基础。

  1935年春天,有一次我们的部队从辑安走到桓仁县,部队走得人困马乏。这时天已经大亮了,杨靖宇同志让大家休息一下,他就和一些领导同志研究如何通过公路的问题。正在这时,后面的追兵向我们开了火。由于敌人很多,把我们团团包围了。我们被迫退守在一个山上,居高临下,向敌人反击。为了节省子弹,战士就往山下滚石头,砸敌人。

  敌人以为我们没有子弹了,就拼命往山上冲。等到敌人接近了,我们就开枪打。这样,接连打死了很多敌人。这次和我们作战的,是日本关东军和驻通化的伪军廖旅。双方打到下午3点多钟,廖旅的人就问我们:“你们是谁的部队?”我们说:“是杨靖宇的部队。”他们不信,又说:“我们都是中国人,要真是杨靖宇的部队,就派来一个人到中间地带谈判。”我们经过商量就决定派一连徐连长去了。

  他去了以后,对方说,“你们已经被日本人包围了,你们常走的路日本人都下了卡子。”然后又问:“你们子弹怎么样?”我们的同志说:“子弹是足的。”其实,这是撑着说,因为摸不清对方的情况不能说实话。这时对方又说:“我们给你们一些子弹,你们今天晚上就可以从我们防区撤出去。我们都是中国人,中国人不打中国人。”一连连长回来把情况汇报了,我们就决定他们如果给我们子弹,我们就把一些烟土送给他们。

  后来,我们又问:“怎么把东西送去呢?”他们说:“你们先让出一个山头,我们把子弹搁到那儿。你们去拿。你们再把破烂枪支、衣物扔下一些。把病马、瘦马、不顶用的东西扔下一些,我们就可以交差了。”我们真的这样做了,他们也真的把子弹送来了。我们过去时,他们就往天上打枪,我们每个人都得了不少子弹,又把烟土给了他们一些,然后,趁着天黑我们就撤出去了。我们部队刚撤出,他们就跟日本人接火了,打得很凶,一直打了一夜。

  到了天亮,日本关东军才发现是自己打自己,打错了,他们就说:“杨靖宇从天上飞了!”这段战斗情景,回顾起来是很有趣的。

  我再把机枪连的情况说一说。最初,一军没有机枪连,后来,一师李红光的部队在战斗中缴获了敌人一挺机枪,把它送给军部。杨靖宇同志说:“我们不要,军部要自己从敌人手里去夺!”就这样,我们多次缴获敌人的武器,到1936年夏天已经有了8挺机枪,就成立了一个机枪连。后来又增加到12挺机枪。机枪连成了部队的宝贝,都是选拔精明强悍的青年战士到连里来。

  当时连长才20多岁,我才18岁,担任了机枪连第一任指导员,并兼任代理军的共青团书记工作。机枪连里的青年团员占三分之一以上,青年们坚强勇敢,抗日情绪很高,一到冲锋的关键时刻,我们就冲上去,大打一场,打得非常猛,在战斗中发挥了先锋作用。后来,教导团的政委牺牲了,军部的团委书记小老安去代替政委工作,我就到军部接任了团委书记工作。

  一军的青年工作开展得很活跃。当时军部设共产主义青年团委员会,各师也有共青团委员会,连队设团支部或团小组。虽然团组织不公开,都是秘密地进行活动,但在青年中影响很大。他们通过演节目、讲演或个别找青年谈话等形式,宣传抗日道理,动员青年参军。在部队里,团组织主要是教育团员青年起模范带头作用。青年团提出的口号是:“攻时在前,退时在后”、“重伤不哭,轻伤不下火线”,以及“遵守群众纪律”、“宜传动员群众参加抗日”等等。那时入团条件要求很高,和入党条件基本相似,所以,后来团员转党时就没有预备期。在党团组织的教育下,青年战士们英勇无畏、机智顽强地打击敌人,出现了很多感人的事迹。

  1936年夏天,抗联二军政委魏拯民同志到我们部队传达共产国际指示精神。为建立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取消共产主义青年团组织,成立东北抗日靑年救国会。当时正赶上共产国际要抗联一军输送学员,杨靖宇同志就决定让我跟魏政委一起走,送我到苏联去学习。我开始不愿意去,因为这时正干得起劲,我舍不得离开部队,就掉眼泪了。杨靖宇同志劝我说:“你去学习吧!你现在虽然很能干,但还是把小剃头刀,党要把你锻炼成一把战刀,将来还有千军万马要你指挥呢,今后有的是仗打。”

  就这样,我含泪告别了首长和战友们。到苏联去学习。直到1939年5月才回到我们祖国的陕北延安。

  (赵振华中共党员。1934年参加革命,离休前任黑龙江省政府秘书长)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