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丁美艳:刘山不是一座山

我要评论  2018/2/9 14:15:38  作者:丁美艳  编辑:张媛淼  
[导读]:刘山不是一座山,是姥姥家的旧居地。 那是一个煤矿工人聚居的地方,就位于抚顺这座城市的边缘,这里曾经沧海,阅过沧桑,无以繁华,亦不显赫,却承载着我童年时的许多回忆。

  刘山不是一座山,是姥姥家的旧居地。

  那是一个煤矿工人聚居的地方,就位于抚顺这座城市的边缘,这里曾经沧海,阅过沧桑,无以繁华,亦不显赫,却承载着我童年时的许多回忆。

  一

  我出生在抚顺,却成长在铁法,那里有一个比刘山还不起眼的小镇叫做晓南。晓南镇与刘山之间每天固定往返两趟客车,它们就像是两根风筝线,把我们这些外乡人一次次拉回到家乡的怀抱。

  上个世纪70年代末,铁法初建煤矿,一批年轻的煤矿职工,响应“扎根铁法立新功”的号召,从抚顺来到这一片新的广阔天地。他们形象地称自己是被“空投”的,从此便在这里落地生根,聚居而兴起一座又一座新城镇。在这些劳动者中,便有我的父亲母亲。他们在铁法的热土上挥洒青春,却把背影留给家乡,从青葱到花甲,一晃便是四十年。

  自刘山而来的原胜利矿职工大多落户在晓南镇,这里的人们一直保持着一个习惯,相互见面后不再问候“吃了吗?”,而是问候“最近回抚顺没?”或“家里最近有啥消息吗?”。他们虽然身在外地,却须臾没有忘记抚顺那个家。他们知道家乡的一草一木、一景一物,都在等着他们回去。在经常回家的人群里,有我的父母,自然也有我。那时每逢寒暑假,我都要回刘山住上一段,去看姥姥,去亲近那些拥挤不堪的老屋。

  二        

  那时的刘山,铺着还算平整的土路。路的两旁,站着两排高高的白杨,它们就像整齐的士兵,站得笔挺而峭拔,是一段难得的风景。秋天的时候,路旁层层叠叠落满了老杨树枯黄的叶子,孩子们便将它的叶梗掐下来,揉拧软韧后成为“麻酱”,两人各执一根,十字交叠一齐使劲儿,不折断者为胜。这种简单而又古老的游戏,成为我童年的一大乐事。如遇下雨天气,路上虽是泥泞的,但空气却甚好,细细嗅来是那种夹杂着青草与泥土的气息,令人感到清爽顺畅。当时小小的我,特别喜欢穿着雨靴趟在微凉的泥水里,一路深深呼吸并欢叫这是“抚顺的味道”。每每这时,总有母亲的笑声从后边传来,该是应和了她对家乡的感觉。

  那时的刘山,多是低矮的平房。姥姥家就位于一趟房的中间,北面入户,从外到里有三间屋,还有一个小后院。每一间屋都有一盘炕,约占据了屋子空间的一半,使得地上的活动空间很逼仄。屋子里的棚壁上,糊着一层层白纸、报纸、广告纸,满屋子花花绿绿,很是热闹。不过这种装饰很是短命,常常在下雨后就被浸湿了一大片。若是大雨降临,屋里屋外便一起下,豆大的雨点直往炕上落,落在摆满一炕的大盆、小盆里,击打盆底发出一阵又一阵噼里啪啦的响声。雨停后,棚壁上留下斑驳的水渍,待日久发黄时就不得不糊上新的一层。这般情形,当时的人们也没觉得苦,因为邻里间家家都大抵如此。

  那时的刘山,街坊挨得很近,邻里之间也很热络。人们虽然居住在简陋的屋子里,但是生活却别有滋味。逢年过节时,数十口人聚在一起,炕上一桌,炕下一桌,鸡鸭鱼肉馨香扑鼻,老式火锅热气腾腾,一大家子人推杯换盏、欢声笑语。一门相隔的邻居,有什么好吃的好喝的,也都送上一点,年节来临时互相问候平安。夏日的傍晚,家家开着门,人们坐在门前的板凳儿上,摇着小扇儿,唠一唠十街八坊的家长里短。这时就数我们小孩子最高兴,把门前当成了游乐场,捉迷藏,做游戏,屋里屋外乱钻,撞得门帘珠子哗哗作响。遇到雨天,大人们忙着屋里接水,小孩子们却乐不可支,踩着雨水,摔着泥巴,或是把泥巴捏成各式模样,每一个模样都是心中最美的想象。

  那时的刘山,也有难堪与不便。屋里没有地下排水设施,生活用水只能从门前的水沟排掉。夏季里,蚊虫多到撞脸。还有异味浓重的旱厕,数十家共用一个,人多排队自不必说,到了冬季,结了冰的地面甚是令人心惊胆战。

  那时的我,每年回刘山几次,直到姥姥家后来搬离了那里。年幼的我甚至根深蒂固地认为,刘山就是这座城市的全部。

  三

  2007年,我终于又回来了。

  这一次,是我从学校毕业开始新的工作和生活。再次走进这座城市,我才明白那个叫做刘山的地方,在媒体的描述里只是一个棚户区,一个背负着历史的悲怆,并亟需改造的地方。破旧不堪、污水横流、生活困苦成为对它常用的形容词。
  其后,我看到了它华丽的蜕变:成片的棚户区被拆迁,高楼拔地而起,街路伸向远方,那一湖池水竟引来天鹅到访。人们坐在崭新的公交车上,往返穿梭,一张张面孔写满幸福的微笑。

  再回刘山时,当年的景象早已没了踪影。我在祝福这里的人们改善了生活的同时,又为往事不复以及当年那些记忆的消失而感到怅惘。不过,无论记忆曾经多么温馨,无论这模样变得如何陌生,也无论这幢幢楼房里住着的还是不是我熟悉的人们,我只愿生活的脚步能够走得更快,走得更好。因为这里是我生命的出发地,是我一生割舍不掉的成长足迹,也是我记忆里最鲜亮的一抹虹。

  刘山不是一座山,是我心中的一片天。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