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回忆抗日烈士李春润(一)

我要评论 来源:《兴京抗日烽火》  2018/1/12 11:02:17  作者:曹文奇  编辑:李丹  
[导读]:一天上午,刚下课,县商会的会长室里,十分寂静,屋子里坐着一位衣着朴素,态度和蔼,从风度看来,好象非常儒雅的中年陌生客人,他跟肖子才会长谈起东北的局势,马占山、丁超、李杜等一些爱国将领的抗日活动,以及蒋介石的不抵抗……

  一、初见的印象

  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我们学校不能正常上课,我和几个同学于1932年春天刚解冻的时候,回到新宾县街筹办了一所“初中补习班”。由于条件所限,这所补习班暂时在县商会内的两间小房子里上课。

  在那里,常有各界人士来往。因为我长期在沈阳读书,当时是个新来户,对那些上层人物,大多数是不甚熟悉的。

  一天上午,刚下课,县商会的会长室里,十分寂静,屋子里坐着一位衣着朴素,态度和蔼,从风度看来,好象非常儒雅的中年陌生客人,他跟肖子才会长谈起东北的局势,马占山、丁超、李杜等一些爱国将领的抗日活动,以及蒋介石的不抵抗……,议论风生,引人注意,同时他也很关心失学青年,对我们这所补习学校的成立,极表赞同。我从侧面听他的谈话,心里十分敬仰。

  他中等身材,体格强健,脸色通红,声若洪钟,从他的话音和表情里,显然流露出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罪行的极端愤慨。这不难看出他是个绝不甘心忍受日本鬼子奴役的人,是个能文能武的知识分子。当时我想:他到底是谁?来这做什么?看样子不象当地人。

  后来经肖会长介绍,才知道他是东边道保安司令部步兵第一团第三营营长李春润。

  二、少年时代

  从这以后多年中,我同李春润共过患难,我们经常在一起谈心,并且我还认识了他的一些同乡、同学和老同事,使我概略地知道了他的身世。

  李春润是辽宁省凤城县大李家堡子村河西沿人。满族。他父亲李玉祥别号吉忱,早年家境清寒,无力求学。闹义勇军时,他由原籍迁移到下路河。他在地方热心公益,任劳任怨,很受群众的爱戴。当过团练长,训练壮丁,捍卫乡闾,先后击毙匪人数十名。人民的生命财产赖以保全。民国初年,他偕眷重返故里,被推为坊长。他为人慷慨、仗义琉疏财,以助人为乐;他不怕权势,主持正义,时常替被压迫者打不平。

  李春润在他父亲的影响下,赋性笃厚,温和诚恳,平易近人,喜议论,有辩才。他在少年时期,最崇拜岳飞、文天祥,立志要做个民族英雄,经常把“文臣不爱钱,武臣不怕死”当作座右铭。他特别爱读《正气歌》,课余饭后,高声朗诵,因而逐渐产生了忧国忧民的思想。

  三、出色的师范生

  李春润胸怀磊落,不甘雌伏,但是家无恒产,他连旧制中学也进不去,只想刻苦俭学,找个公费学校,毕业后当个小学教员,既能维持家庭生活,又可以教学相长,在工作中提高文化,充实自己,从教育界寻求救国的途径。民国4年左右他考进了奉天省立凤城第二师范。

  他资质聪颖,学习努力,不但对文史课能学深学透,而且对数、理化也很感兴趣,不会就问。为了钻研科学道理,他常常废寝忘餐,不达到彻底了解,绝不罢休。他对体育也不偏废,是足球校队的有名健将。

  他不光自己埋头苦干,要求全面发展,准备做个出色的教师,他更耐心帮助别人,共同进步,所以学业操行,都很优秀,受到老师同学的称赞。

  李春润在省学习时期,正是“五·四”运动前后,他接受了民族民主革命思想,积极参加历次学生爱国运动,在反帝斗争中,起着骨干作用,受到广大同学的拥护。

  四、投笔从戎

  李春润师范毕业之后,出任县立小学教员。他品质优良,作风正派,教学认真,凡事能够以身作则,对于改造劣等生成绩卓著,热爱安心于教育工作。

  但是,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国主义,乘第一次世界大战机会,贪婪地利用武力夺取青岛;用外交恫吓,强迫我国承认“二十一条”,以巨额借款,制造中国内部分裂,挑起接连不断的内战,妄想把整个中国变为它的独占殖民地。它又接二连三地制造“五·二九”青岛事件,临江设领……阴谋实现田中义一的满蒙政策。中华民族的命运已危如悬卵。这不能不激起中华民族热血儿女的满怀义愤,誓死反抗。

  李春润热爱我们的祖国,与日本帝国主义不共戴天,他认为中国没有强大的武力就不能巩固国防,救己图存。于是他毅然辞去小学教员,在沈阳考进陆军教导队,毕业后,在东北军某部充当下级军官。不久,他被保送东北讲武堂(第六期)深造。他勤学苦练,在很短的时间里,精通了各科军事知识。因成绩优异,被留校任教官,队长。

  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后,他到热河驻军某部步兵团,就任少校团副,掌管全团教育,但他仍觉学识不足,前途不大,迫切要求深造。当民国17年,东北易帜之后,他就申请上级批准,保送他进北平陆军大学,他把从部队得到的实际经验结合到课堂学习中去,因而使他的理论水平提高得很快,可还没等他毕业,霹雳一声,骇人听闻的“九·一八”事变爆发了。平时,热爱祖国、关心国事的李春润再也抑制不住他的愤怒心情,一心要回东北,看个究竟,有机会走上抗日的最前线。他觉着自己是于芷山一手所提拔,饮水思源,在这强敌压境的紧要关头,就该去帮助他做一番事业,而他个人的远大理想——抗日救国,不久就要实现了。于是,他在山城镇找到于芷山,就任东边道镇守使署的中校参谋处长,他对当时的国内外形势了如指掌,初步施展他的军事才能,成为于芷山最亲信的幕僚。

  五、不当亡国奴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乘虚强占我东北各大城市,但对偏远地方,一时还鞭长未及,不得不暂时利用原东北军旧将于花山维持东边道治安。而于龙山为了苟全自己的性命,保持个人的名誉地位和私有财产,也就无耻地接受了东边道保安司令的封号。

  当时,李春润仔细地观察了东边道的战略地位,他清楚地知道日寇在军事和政治上的统治力量非常薄弱,如果军民一致,群策群力,据险固守,这是完全可能的,他不止一次地向于建议,在敌人尚未深入之前,用原有一个旅为基干,从而改编所属通化、桓仁、凤城、安东等二十几个县的公安队,广泛收容东北军王以哲旅的散兵游勇和讲武堂学员,收降盗匪,缴收民枪,可以形成一支强大的自卫军。东边道一代的大部分地区是山深林密,有险可守,可进可退,同时还可以与吉、黑两省已经举起义旗的东北军将领如丁超、李杜、马占山、苏炳文等取密切联系,互为声援,壮大声势,另一方面呼吁远处关内的东北军,早日出关,收复失地,里应外合,可收到夹攻之效。那知道于芷山老朽昏庸,只顾个人,不管国家、民族的利益。他对李春润的回答总是“敌强我弱”,“只手擎天”,“以卵击石”,“无补大局……”一类的自卑之词。

  李春润满腔热血,空叹英雄无用武之地。他反复考虑个人的未来,不能再追随于芷山,去给日本鬼子效劳。于是,他在1931年的冬初,请求外放,降职接任驻防新宾的唐聚伍团第三营营长。

  六、到部队去

  李春润离开东边道保安司令部,心情格外舒杨,他对抗日救国充满信心。他偕同眷属到达防地,在第三营内部遇见几个讲武堂同学,营副周葆中、副官张翼飞等都是他以前最熟悉的人。一些连排长们也都知道这位新来的营长是个有来历的。

  李春润针对部队存在的问题,稳步地改善了官兵的日常生活,加强术科的训练,特别注重政治组织方面的教育,经常对士兵灌输救国保家的思想。他每天在收音机旁收听辽西和吉黑边境抗日部队的活动情况,把重要消息记录下来。我从县商会初中补习班跟他会见之后,几乎每天要到营部找他闲谈,他给我的第一任务就是记录这些。

  李春润在努力整顿队伍之外,他还通过种种方式,同县里一般人物取联系,如县长衣文深,公安局长张同,税捐征收局长杨庆贤,财政局长于达经以及中学校长孙绍纲,商务,会长肖子才等都同他很要好。

  李春润更为关心全县的治安,他时刻警惕着土匪的乘隙窜扰,遇有匪患,他便亲自率队剿办。队伍在那里打响,他就身先士卒,不避危险,他用兵神速,使土匪闻风丧胆,不敢在新宾作案,因而威名远震,匪患销声匿迹。

  李春润到任不久,新宾就出现了新气象,辖境安定,商旅无阻。人们都说这样智勇兼备、保境爱民的营长是从没有见过的。未完,待续......摘自《兴京抗日烽火》(曹文奇 著)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