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于海涛:姥爷的寄托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晚报  2017/12/28 10:02:48  作者:于海涛  编辑:李丹  
[导读]:时至今日,随着抚顺市城市建设和产业发展齐头并进,一座更具内涵的魅力中国城呈现在人们眼前。尤其标志着抚顺石化实现“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产能的“大乙烯”工程,他们长眠在张二甸子,也许是老天的又一次精心安排,连续平整了十余座山丘之后,一座全新的炼厂竟然直接呈现在了姥爷的面前。

(图片选自网络)

  我的姥爷叫陈有庆,祖籍在山东省即墨市,17岁时姥爷来到了东北,并在抚顺的西露天矿当了钳工,后来姥爷当上了班长,并与姥姥组建了家庭。又过了些年之后,保家卫国的抗美援朝战争打响了,前线需要大批技术工人修理武器装备,姥爷响应国家号召,带着几个徒弟就上了前线。

  由于战斗经常处于拉锯状态,后勤队伍时常化整为零在山区隐藏。大部队转移时,姥爷与几名伤员躲到了山林深处的一个山洞,由于洞口位置比较隐蔽,又凭借深山密林的掩护,面对联合国军的大举搜山,姥爷的这只小分队始终没被敌人发现,山洞外经常能听到敌人的谈话和脚步声,有时敌人还会向林子里漫无目标地扫射,姥爷与战友们咬牙坚持直到等来了自己的队伍。

  抗美援朝战争胜利结束,历经枪林弹雨洗礼的姥爷,带着用生命换来的三枚军功章又回到了抚顺。姥爷不愿放弃自己喜爱的钳工工作,最后被安排在了石油二厂,凭借着过人的技术,姥爷还当上了金工车间的主任,直到退休。

  姥爷家就在与石油二厂毗邻的张二甸子,当时的张二甸子还没有几户人家,姥爷家算得上是老户了,那里有几座尖檐的砖瓦房,姥爷家是第一趟房子的第一家,相邻不远就是公社。整趟房子约有七八户,在姥爷家的东房头还接了一个仓房。姥爷家的门前不仅有一个院落,而且还有一小块菜地,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覆盖在整个院落上方的葡萄架,还有旁边的樱桃树、桃树、梨树,菜地里有白菜、黄瓜、西红柿、芸豆、辣椒。姥爷和姥姥非常勤劳,从屋里到屋外总是收拾得干干净净,院落里的红砖地面上从来不留枯叶和泥土。姥爷家院子的东北角盖了个鸡窝,那个窝很大,与房头的仓房一边高,姥姥养的鸡、鸭、鹅总是从小养起,由于是圈养,丝毫没有影响院落的卫生。

  姥爷和姥姥共有九个子女,妈妈排行老三,因为我是老陈家的第一个大外孙,全家人都特别喜欢。妈妈有五个妹妹和一个弟弟,刚从医院抱回来的时候,大家都争着抱呀、亲呀。直到现在,妈妈还清晰地记得,我衣服的肩膀头和脖领儿总是破的,有时刚上身的新衣服,没穿几天就又破了,后来才发现,竟然都是几个姨给咬破的。四姨美珍、五姨美荣、六姨陈彦提到这事也是笑逐颜开,说那个时候真是太稀罕这个白胖胖的大外甥了,又怕咬到肉,只能把劲儿都使在咬衣服上了。

  姥爷是在1971年因病去世的,姥爷走的那天正是我出生之后满两个月。此前,姥爷的病已经很严重了,并且住进了医院。据妈妈讲,姥爷非常挂念大外孙,由于怕传染我,所以每次我去医院看他的时候,姥爷只敢从后面搂着我。

  虽然外孙子、外孙女众多,但姥姥却只是把我带大了。当时姥姥在一个不大的托儿所上班,一方面是因为我的父母都是石化的职工,并且母亲还在石化公司化纤厂(现腈纶化工厂)后纺车间倒班,没时间照看我,另一方面也是为了给姥姥做个伴,于是妈妈就把我送到姥姥家照看,从我断奶开始,一直到我五岁。

  姥姥于1999年年末去世,她生前最疼爱的人就是我。也许是天意巧合,姥姥走的那天正是我儿子出生满两个月。

  时至今日,随着抚顺市城市建设和产业发展齐头并进,一座更具内涵的魅力中国城呈现在人们眼前。尤其标志着抚顺石化实现“千万吨炼油、百万吨乙烯”产能的“大乙烯”工程,他们长眠在张二甸子,也许是老天的又一次精心安排,连续平整了十余座山丘之后,一座全新的炼厂竟然直接呈现在了姥爷的面前。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