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历史探究 >> 正文

王承尧开矿经历了哪些困境?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7/12/7 9:02:46   编辑:M  
[导读]:1901年,华兴利公司和抚顺煤矿公司建立后,即开始掘凿矿井,至1904年,华兴利公司在杨柏堡河西相继开凿斜井3个。采煤方法原始,所产煤炭全部装入麻袋,靠人力背到井上。当时,公司有职员50多人


华兴利公司小煤窑


  初建矿井


  1901年,华兴利公司和抚顺煤矿公司建立后,即开始掘凿矿井,至1904年,华兴利公司在杨柏堡河西相继开凿斜井3个。采煤方法原始,所产煤炭全部装入麻袋,靠人力背到井上。当时,公司有职员50多人。工人时多时少,一般在200至400入之间,均为中国人。“每日产煤少则十万斤,多则七、八十万斤”。产出煤炭完全根据预先订立的售煤契约移交包销者。均为畜力运输。

  在杨柏堡河东,抚顺煤矿公司的“杨柏堡坑”和“老虎台坑”开采规模较小。

  矿界纠纷

  翁寿的抚顺煤矿公司,在财力、物力和人力上远不如王承尧的华兴利公司。但翁寿野心很大,妄想挤垮王承尧,强占所有矿坑。1901年8月,翁寿发现河西煤矿良好,遂强占王承尧所管芦沿两坑硬行开采。对此,王承尧多次同翁交涉,要翁停采并交还矿井,翁却勾结俄商陆宾诺夫和俄籍华人纪凤台为靠山,拒不交还。无奈,王承尧上书增祺,后经王承尧多次据理力争,增祺才于1902年1月将被占两矿井判归王承尧,勒令翁寿交还。至此,由翁寿一手挑起的矿界纠纷案终使自己失败而告结束。2月,华兴利公司各矿井又重开采掘。

  股东会议

  王承尧为了抵住翁寿的进逼,不得已听从了华俄道胜银行买办吴介臣的劝说,于1902年3月,吸收了该行股金6万两(实缴3.7万两)以增实力。为防俄人染指本公司,王承尧当月召开股东会议,以明确各股东关系和权利义务。会上,议决了抚顺煤矿史上第一部成文法规:《华兴利公司章程》。章程明确规定了“不分中国人股东和俄国人股东,一律按股票数进行平均分配”,“各分公司一律归总公司管理”。王承尧这一精明、强硬之举,使沙俄利用翁寿挤垮华兴利公司,从而独揽抚顺煤矿的阴谋未能得逞。



  沙俄经营

  1902年初,俄人陆宾诺夫等人攫取抚顺煤矿公司董事长后仍用旧矿井采煤,并同时在杨柏堡等地大肆建造房屋,安装机器,极力扩大开采规模。其生产经营活动仍是用“中国式的原始方法进行采煤,采掘的煤炭供应奉天,主要是为铁路方面使用”。矿权转卖给远东森林公司后,仍维持原有规模,并将经营活动委之其他商人办理,远东森林公司则采取了回避态度。

  抢古矿场

  沙俄为独霸整个抚顺煤矿,有恃无恐地寻找机会妄图把王承尧的华兴利公司抢到手。1904年2月,日俄战争爆发后,为了战争的需要,俄人嘎里特拉斯多夫于5月强行在华兴利公司矿区内铺设铁路。铁路从苏家屯北铺到李石寨,又延续到杨柏堡、老虎台—带,并派400多人抢占华兴利公司3个矿井强行采掘。同时下令不许华兴利公司煤炭向外发售。对此,王承尧多次向增棋报告,毫无结果。12月,华兴利公司被迫再次停止采煤工作。


纪凤台

摘自《胜利矿志》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