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傅波:1948年解放军攻打抚顺时的带路人唐文义

我要评论 来源:辽东网  2017/11/2 9:47:56  作者:傅波  编辑:于小一  
[导读]:当年,18岁的唐文义冒着枪林弹雨为解放抚顺的部队带路并介绍国民党守军军事设施布防情况,在炮火硝烟中把解放军带入市中心,成功接管了抚顺煤矿,受到部队首长的高度赞扬。

——纪念抚顺解放69周年

当年,他冒着枪林弹雨为解放抚顺的部队带路

傅 波

  在站前街道东八路社区住着一位和善、热心、闲不住的老人,他满头银发,消瘦的脸上总是挂着微笑,几十年间做好事、管闲事,冬天除雪,夏天收拾院落,谁家有个大事小情他都愿意帮忙,经常受到邻居的称赞和社区的表扬,尽管进入耄耋之年也还乐此不疲。可是,近两年来,由于老伴病逝的打击加上年事已高,身体虚弱,下楼次数越来越少了。邻居们都知道他是一位由市纪委离休的老干部,却很少有人知道他还是解放我们这座城市的有功之臣,当年,18岁的他冒着枪林弹雨为解放抚顺的部队带路并介绍国民党守军军事设施布防情况,在炮火硝烟中把解放军带入市中心,成功接管了抚顺煤矿,受到部队首长的高度赞扬。在抚顺解放69周年纪念日到来前夕的10月14日,笔者又一次来到老人家中进行了深入采访。

唐文义(左)与本文作者合影

  今年已是米寿之年的这位老英雄名叫唐文义,生于1930年1月9号,是地地道道的抚顺人,唐老老家就在抚顺城南关。那时,抚顺城南门外的南关商业街是抚顺市河北地区最大的商业中心,店铺排排,招牌林立,唐文义的家就在这条商业街上南头,父亲经营着一家出售菜籽、农具的商铺——“唐家床子”,前面是柜台,后面是居室,唐文义与父母、哥嫂、妹妹一起生活在这里。抚顺解放那年唐文义在抚顺初级中学(今天50中北楼)读书,他每天从南关走到永安桥,过桥拐进东一路,再走民主路,来到东七路上的学校上课,班上很多同学在南北台、站前一带居住,同学间往来,站前商店购物,市中心的每一条街道对他说都是再熟悉不过了。

  日本投降后,唐文义亲身感受了共产党军队和国民党军队的不同,1945年8月,抚顺第一次解放,他的家里也曾住进了几个八路军战士,他们和老百姓很亲近,每天帮忙打水、扫院子、干零活,还和房东讲共产党的军队是老百姓的军队的道理,这些在15岁的唐文义心里深深地扎下了根。1946年3月,国民党军队进入抚顺,官员忙着“接收”,士兵趾高气扬,经常欺负百姓。特别是到了1948年10月,随着局势变化,国民党军队乱作一团,军纪很差,借防御之名征用老百姓的东西,南关商铺就有多家被砸抢,那时的人们是多么盼望着共产党的部队早点解放抚顺啊!

  说到这里,有必要介绍一下当时的形势。到了1948年秋,东北战场局势发展很快,10月15日,我军攻克锦州。10月17日,长春解放。东北野战军第十二纵队和5个独立师由长春全力分路向南挺进,后来解放抚顺的独立十师作为前卫师,走在最前面。

抚顺城

  独立十师归属东北野战军第一兵团,兵团司令肖劲光、政委肖华。独立十师师长兼政委赵东寰,副师长邓忠仁,副政委蔡明,参谋长王玉峰,政治部主任江腾蛟。10月23日部队由长春西南之大岭地区出发急速南行,10月28日中午师首长在开原附近接兵团急电,命令独立十师以急行军的速度昼夜兼程向南解放本溪市。我军的战略意图是:绕开有重兵把守的沈阳和抚顺两个相连的城市,从沈抚以东向南先攻取本溪,扫清外围,把沈阳、抚顺孤立起来,再一举歼灭。独立十师每天按130华里速度行军,30日下午独立十师二十八团进至抚顺下章党浑河北岸。宽阔的浑河挡住了去路,时近初冬,河水冰冷,水深1.5米左右且流速较快,当地没有船只,附近无桥,强行涉渡肯定会造成冻伤减员,即或是徒涉过去,火炮、车辆等辎重也过不去,临时架桥,将会失去战机。浑河天堑仿佛在召唤人民军队快来解放抚顺,侦察参谋向赵东寰等师首长报告:向西30多里的抚顺市有三座桥,一座铁路桥,两座公路桥,守军是国民党守备一师有6000多人。赵东寰当机立断提出攻打抚顺并与师首长分析了利弊,获得大家赞同。部队重新调整作战方案——沿浑河北岸向西攻打抚顺,正是因为这一变化才引出了热血青年唐文义为部队带路的壮举。

  10月30日学校还在上课,唐文义和几个要好的同学聚在一起议论共产党的部队从长春南下攻打铁岭快要逼近抚顺的话题,下午放学,唐文义在回家路上看到街市一片凄凉,行人走路匆匆,店铺提前关门,国民党士兵在防御工事中进进出出,城市中呈现出大战将临的紧张气氛。但是,谁也没有想到解放军当天夜里就会神奇般地出现在抚顺市内,简直犹如神兵天降一般!

  唐文义一家吃完晚饭,又唠了一阵子见闻就早早安歇了。因为是非常时期,唐文义的母亲、嫂子、妹妹睡在里面屋里,他和父亲就睡在前面店铺。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他和父亲同时被轻轻的敲门声惊醒,唐文义翻身一看挂钟,11点30分。再仔细听听,又是两下敲门声,有人轻声喊话:“老乡,我们是共产党的部队,快开门吧”,唐文义父亲把门打开,五六个胳膊上系着白手巾的军人涌了进来,一名挎着短枪的军官和气地对唐文义父子说:“对不起啊老乡,惊动你们了,我们是解放抚顺的队伍,因为对进入市中心的道路不熟悉,能麻烦你们出一个人给带路吗?”这不是我们盼望的一天来了吗?唐文义兴奋地一边穿外套一边说:“这条路我天天走,我给你们带路”,在父亲千万小心的叮咛声中,唐文义出了家门。

  那天夜里格外黑,热血沸腾的唐文义就觉得身后跟着的部队人数很多,但很静,只有急促走路的声音。根据后来史料分析,这支部队应该是独立十师二十八团二营的全体将士。按军事部署:攻打抚顺,二十八团担任主攻,二十九团随后跟进,三十团作为预备队。二十八团一营的任务是攻占高尔山,二营的任务是攻占永安桥南北桥头堡向浑河南市区进攻;三营的任务是攻占抚顺城。唐文义带路的二营任务艰巨。此时,战斗还未打响,国民党部队做梦也没想到共产党大部队会在抚顺城和永安桥中间插进。行进中,唐文义向那位首长介绍了进入市中心的道路和国民党守军沿途火力布防点设置情况。很快,穿过永安堡临近永安桥北头,唐文义领着部队在一块低洼空地上隐蔽起来,详细讲述桥两头碉堡的情况,爆破组进行攻桥准备。

  10月31日零时,战斗打响。因为守敌没有防备,爆破组顺利地接近桥北碉堡,只听轰隆一声巨响,碉堡被摧毁,部队占领桥北,战士们利用桥上铁架做掩体向桥南进攻。与此同时,攻打抚顺城和攻打高尔山的战斗也打响了。

  桥北的爆炸声惊醒了桥南碉堡里的敌军,,刹那,碉堡里几挺机枪向进攻部队扫射,强攻没有可能。于是,解放军在桥北组织强大火力压住敌人机枪扫射,组织爆破组对桥南碉堡实施爆破。唐文义亲眼所见,一组、两组、三组,拿着爆破筒和炸药包的战士一次一次被敌人机枪扫倒,后面的又一次一次跟上。战后统计,在解放抚顺的战斗中,我军伤亡数为204人,二十八团伤亡96人,其中阵亡烈士23人,这些烈士为解放抚顺而英勇牺牲,耸立在友谊宾馆山上的“抚顺解放纪念碑”默默地守望着烈士的英灵。第五次终于靠上碉堡,爆破成功,桥头激战打通了我军进攻市中心的道路。

  唐文义把队伍带到今天税务局位置的空地上,观察琥珀泉(今友谊宾馆)山上的建筑物和碉堡里情况,留下一部分部队在这里与敌军展开枪战,等待二十九团随后跟进,另一部分由唐文义领路沿东一路向市中心方向进军。

  由于四周枪炮声不断,北台居民区谁家也不敢开灯,但在一片黑暗处却有一处灯光格外显眼,莫不是要联系进城的解放军?部队首长命令一部分人随唐文义顺着灯光来到一处日式二层小楼,敲开房门才知道,这是抚顺爱矿委员会副主任贺子杰的家,他听到枪声后,知道这是解放军打进抚顺了,特意开着灯等候进城军队前来联系。

  贺子杰拿出了一个信函,那是1946年3月八路军撤出抚顺时,市委副书记兼抚顺煤矿矿长王新三写给他的一封信,要他保护好煤矿,等待抚顺第二次解放。解放军同志对爱矿委员会给予赞扬并商谈了接收煤矿事宜。接着,贺子杰把临近住着的爱矿委员会主任吴葆民找到家里,一起商谈怎样进驻煤矿。在这之前,吴葆民作了国民党矿警队上校副参谋长李相忱的工作,约定起义,于是,吴葆民拿起电话打给李相忱,告他解放军已经到了贺子杰的家,你马上集合矿警队列队迎接解放军。之后,唐文义带着这部分解放军经过今天的煤都宾馆绕道东十路,到了矿警队驻地(今天运输部),此时天以拂晓,尽管中央大街与七路交叉路口仍在激战,但200多名矿警队员却整齐列队,把枪炮堆在队伍前面,起义投诚。至此,唐文义带路任务圆满完成,那位首长紧紧握着唐文义的手说:“小同志,谢谢你给我们带路,还提供了非常有价值的情报,你为抚顺解放立了大功啊”。

  唐文义往回走的时候,天已大亮,市中心的枪声基本停止了,但东公园一带枪声仍很激烈,永安桥处于戒严状态。唐文义把一位住在南台的同学找出来,两人在南台高地可以清楚看到东公园战斗状况,当看见我军的大炮把东公园山上敌人碉堡轰开时,他们兴奋的跳了起来。

  抚顺解放,人们欢欣鼓舞,一片欢腾,社会秩序井然,抚顺城南关各家商铺10月31日上午就开板营业了。很快,工厂复工,学生复课,煤都迎来了新的曙光。处处一派新气象。抚顺解放当天下午,东北野战军一兵团司令员肖劲光、政委肖华等首长就到达抚顺并把司令部设在今天的煤都宾馆,指挥各部乘胜追击,11月2日沈阳解放。       

  抚顺解放后,唐文义在党的领导下从事学生联合会工作,1948年11月,他担任抚顺市学联筹委会主任,1949年4月担任抚顺市首届学联主席,曾代表抚顺市出席省、全国代表大会。文大前唐老一直在团市委、教育系统工作,担任过团市委办公室主任、常委,抚顺市第十中学校长,抚顺师范学校书记等职务。文大后调入市纪委工作,担任处长、常委等职务,工作兢兢业业,成绩突出,1990年离休。

  在唐老家中挂着一幅字画,是在纪念抚顺解放60年的时候,市委组织部原副部长周新、市纪委原副书记张国服联合写给友人唐文义的七言绝句:“解放抚顺带路人,如今白发近八旬,一生勤奋尽责忠,无私心底系在民。”这样的评价真是恰如其人。如今,又是9年过去了,唐老身体虽不如前,但还硬朗,坚持每天看书看报,关心时事,还是那样乐观豁达,还是那样谦虚谨慎,采访中总是说:“想想当年在永安桥北从我身边冲出去牺牲的解放军战士,我做的这点事就不算什么了。”

  唐老为解放抚顺做出过特殊的贡献,战争硝烟虽然早已散去,他的红色故事应当永远传承下来,老功臣就是我们这座城市的宝贵财富,时值抚顺解放69周年纪念日到来之际,仅以此文向唐老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节日的祝福,祝唐文义老人健康长寿!

  (本文作者为抚顺市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执行副主任,三级教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