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频道 >> 记忆往昔 >> 记忆珍藏 >> 正文

抚顺棚改纪事:“共产党给的待遇”

我要评论 来源:抚顺七千年  2017/10/21 17:47:41  作者:孙辉  编辑:卢然  
[导读]:“共产党给的待遇”,这七个字发自质朴的、感恩的心田。拥有这美好心灵的人,他不只能够感受阳光,他就是阳光本身。只要你见到他,你就不难感到他的纯净、透明与温暖……

抚顺棚户区改造前居民生活环境(李诚摄影 2006)
  望花创业园盘南社区,住着一户传统的矿工世家,退休、下岗、打工,成了这一家生活的关健词。

  他们生活在社会的底层,生活在自己的日子里,在自己的生活中感受自己的哀乐,依然保有那种传统的本色与自然。

  老汉名叫付春起,还是那件洗得发白的蓝色人民服,一张饱经风霜的脸,刻着倔强的皱纹。大娘名叫吕晶,生活的艰辛困苦与轻松自在一齐写在了脸上,打开了话匣子――也透着那么一般子质朴与自然:

  “老伴是建国前参加工作的,他今年74岁。他父亲也干矿工,他来时才8岁,11岁到矿上,开始当小工,13岁装车,15岁干大人活,他叫付春起。党没少培养他,党校、干校,让他当工会主席。他不会写字,下去走访要救济困难户,他画个画回来,他自已知道,我再给他写,拿到班上汇报去。干了能有半年多,哭鼻子,说死不干了,没有文化。以前在窑地住私人房,57年5月10号搬到南沟的,给咱们是一间半房,21.47。我这房子曾经住了十几口人,我3个孩子,老父亲母亲都在一起,后来又给了一间21.47。又取了个媳妇,又生孙子。现在还住这个地方。就有一个儿子不在这住了,剩下都在这。

  “现在还住8口,两个房票,院里盖个小房要不没地方住,老爹老妈活时就住那屋,现在俺们老两口住这一个屋。从搬来那天,咱也没相中这个地方。矿里给房子,咱们老头是党员,56年9月入的党,给别的地方房子,他从来不要,给哪房都不要。我说我去要房,那都不可以,绝对不行。最后给南沟的房子,没人要他要。我俩都生气呀,别的地方给房子他不要,他不跟人家抢。这地方给房人家不要他要,他要咱也犟不过他。开始时没有车都走,走到古城子电车站,就我带着孩子走得1个多小时,后来,他买自行车不会骑、现学上班。以前不漏不坏还行,我都搬来快50年了。开始盖时是简易房就住10年,现在都快50年了,咱还住这破房子。房子漏也没人管,哪坏了找谁、谁不管,自己能整你就整,不能整就得漏着。现在实在不行了,屋漏外面下大雨里面下小雨。我可以说,从结婚到这地方,也没想住这地方住到现在,没有办法。你矿里一给楼,一给啥的咱老头回家都不待说的,给房子没有那事。他说,紧着年轻人吧,第二个,有2份,有工亡的,咱不能跟人家争去,咱有地方住就不错了,以前在关里家来时,还住人家乱棚子呢,那么困难!就在这住吧,一住到现在。他挺倔咱犟不过他,都知道他可犟可犟了。”

  倾听大娘的述说,我们不觉得那是嗔怪。对于传统工人阶级中最有觉悟的一员,吃苦在前,享受在后,是那么的自然:那是内在精神的坚守,那是外在形象的珍视,那是独立人格的选择。

  如今,面对党和政府对棚户区改造的大政策,为建设出了大力又为改革付出代价的传统工人世家,投入其中的快乐与欣喜,同样是那么的质朴与自然。

  “这次说动迁,这真感谢党,感谢国家,这次棚户区动迁,咱们从心眼里高兴,盼多少年了。他可高兴了,老头高兴的这个楼赶快盖上,三天两头就坐车上窑地,慢慢走到五老屯看一圈,帮助社区宣传,这可要动迁住楼房,给他乐坏了,第一个签协议。我说干啥签那么早,早点交钱排个好楼房,他有病,心脏病,上趟便所回来都得趴着。一楼我还不要,二楼不挡阳光还行,要不就得到三楼。叫你满意,这一辈子挺苦的,这回上楼房了依着你。我排第5号交款,为老头我也得抢啊,达到他满意,回来给老头乐的够呛,这回我可能住好楼房了。这个事我非常高兴,我盼望多少年的了,真实现了。以前说动迁住楼房,咱都不敢想,夏天还行,到冬天上便所得摔好几个跟头。年轻时还行,现在老了,不敢出屋,我儿子都告诉在院里吧,别让我爸上外头,怕摔着啥的。这回也行了,这回上楼儿女也跟着省心了,说实在的真感谢党,感谢国家。”

  听着老伴述说,可犟可犟的付春起老人,也接过了话茬;当然还是透着“支持政府工作、支持党的事业”的一本正。

  “这次国家纯粹是照顾受苦的老工人,想着咱们老工人、老百姓。现在这棚户区改造,因为什么我支持老伴签协议呢?签协议是为了党的工作,不是为了她个人。社区改造她成天在这忙,忙去吧,有时我还过来,眼瞅着过年能上楼,我们心情非常高兴,非常感谢党,感谢政府,对我们的关怀。国家拿出这么些钱来,我们再不支持,还有什么脸面?一个党员就得支持我们政府的工作,支持党的事业。国家想着咱老百姓,老百姓也得想着国家。”

  “国家想着咱老百姓,老百姓也得想着国家”――穿透几十年的岁月苍桑,依然闪亮的,是那颗质朴自然的、金灿灿的心。

  “感谢党,感谢政府,就得做出了榜样来,给群众做榜样,别的咱们不能做,帮助政府宣传了,尽点义务,还是可以的。街道工作我有多大力使多大力,多帮忙,我帮他们签协议,谁不会填表,我给他填;帮他们去办房票,去房产局给他们办房票去,我在这干两月。这棚户区改造没完事呢,又赶上水灾,又帮这个忙。棚户区里的道都直摔跟头,岁数大的人出去都不方便,水沟出不去水,都往屋里灌,到冬天没有下水道,随便倒脏水,那大冰山都拿炉灰掩那都一人多高。可困难还埋汰,这回可真好了,做梦都寻思这楼盖起来了,多少年的愿望。

  “我6个孩子,5个下岗的,我还得供大学生,我孙女今年大学还毕业了,我可高兴了,我大儿子上学的是低保户,给救济的;今年毕业了,他是沈阳师范大学的,成绩可好了,奖状老了,荣誉证一大摞,得奖学金。这回毕业,上内蒙了,那是开发区,那地方可好了,一回来看这地方就不习惯了。我今年我孙女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我小孙女,今年考上二中,过年我就要上楼了。从我来讲,我高兴,我能多活十年,住楼房了心情好,所以我说,老头你好好活着,共产党给的待遇,咱还没享受呢,好好享受。”

  “共产党给的待遇”,这七个字发自质朴的、感恩的心田。拥有这美好心灵的人,他不只能够感受阳光,他就是阳光本身。只要你见到他,你就不难感到他的纯净、透明与温暖,你就会懂得他们拥有的最朴实无华、最真实自在的快乐。(系列广播报道《抚顺棚改纪事》节选)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登录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

辽公网安备 21041102000001号